番外 強悍的姐姐25

楊則之提前定好了船艙,白景行不是第一次坐船了,尤其是往隆州去的船,前些年各地疏通漕運時,她沒少跟著父母往外跑。

所以她對船艙很熟悉,一上到船就自己拿著牌子找過去,還順手拽走了白若瑜。

楊則之見她歡快的走了,這才轉身和三個一臉懵的學弟道:“走吧,我送你們去船艙。”

李涵連忙跟上,“楊學兄,錢你都提前付過了?”

楊則之“嗯”的一聲,笑道:“之前我不是和你們要了隨行的名單和要帶的行李嗎,我直接照著單子定好的。”

“我們一會兒就把錢給學兄送來。”

楊則之微微搖頭,“這一段便算了,等在隆州下船,我們再各算各的吧。”

“我們怎好占學兄的便宜?”

楊則之道:“這算是我的私心,你們也知道,我前兩年受過傷,雖平時看不出來,但身體卻比以前要弱許多,不敢過於勞頓,所以我才選擇水路出行。”

他歉意的道:“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們都要一起遊學,所以還希望學弟們多多包涵,我體弱,不能趕急路,花費在路上的時間可能要比預計的多。”

對著楊則之的臉,一般人都很難拒絕,尤其對方還一臉抱歉的時候,三位學弟連忙道:“學兄太客氣了,這本就是應該的,出門前博士已經和我們說了,本來學兄是不必與我們一道的,還是因為要帶我們才一起出行,說起來是我們勞煩學兄才是。”

“互幫互助吧,”楊則之笑道:“這是遊學,遊字雖重要,但學字也不可放松,所以一路上,即便沒有進官學交流學習,我們也要讀書的,以免進了地方官學丟國子監的臉。。”

三人齊聲應下,“是。”這話出來前他們的先生,還有國子監裏的送行博士都強調過。

“我比你們年長幾歲,也多讀了幾年書,所以你們讀書時若有不解之處可以問我,這也是學裏讓我帶隊的原因之一。”

三人一臉感激,“多謝學兄。”

楊則之點點頭,這才談起路程,“學裏給我們畫了範圍,我看了一下輿圖,最好是走個圈回去,這樣重復的地方少,花費的時間也少,能交流的官學也多。”

“我們最先去遂州嗎?”

因為從北下去,離遂州最近。

楊則之搖頭,“不,我們先去廬州,然後向東去渝州、涪州、黔州,再走另一條路遊學回到合州。”

“這樣豈不是有重合的地方?”

“只有兩個縣而已,”楊則之道:“每一州囊括的縣可不少,我們不可能只去府學交流,縣學也很重要,聽說有些縣學的先生比府學的還要厲害,有朝中隱退下來的官員,還有致仕回鄉的,多是居住在故鄉裏,偶爾去縣學裏講課,所以……”

三人精神一振,連忙道:“我們聽學兄的。”

楊則之點頭,帶著些歉意道:“本來遊學的路程應該和你們商量過再定下的,但昨日我派人去找你們,沒在學裏和你們家中找到人,所以我便暫時先定了這條路程,你們若有好的建議,或是有特別想去的官學可以和我說,我們路上再改,畢竟這一路要走很遠,每個地方都會停留很長一段時間,臨時改動是有時間的。”

三人昨天去和同窗們喝餞別酒去了,那些同窗可是逃課出來的,對著楊則之,他們不敢說,因此憨笑道:“我們都沒意見,都聽楊學兄的。”

“那此事就先這樣定下了,走,我帶你們去船艙安置。”

這是一艘專門拉客的船,所以二樓的貴賓船艙布置得很大,堪比一般客棧的房間。

裏面有床有桌子,還有供下人睡臥的木榻,楊則之特別大方的給他們一人訂了一間房。

護衛們則是住在一樓。

白景行除了兩個護衛外就只帶了一個丫頭,叫錢小羊,說是丫頭,其實她已經領管事姑姑的工錢了,府裏的丫頭也都叫她小羊姑姑。

她雖然年紀不小,卻自有一股天真爛漫的氣質,看著很顯小。

不過她力氣不小,是周滿當年在青州時選入北海醫署的幫工。她在醫署裏學了些醫理和武功,白善從青州回來時便把她給帶上了。

不過她和白家簽的一直是活契,她膽子也大,直接簽了二十年。

白善讓她和西餅跟在周滿身邊,因為她不僅會些醫理,能處理藥材,功夫也學得不錯,尤其是硬功,她力氣大,硬功學得很好。

這次白景行出行,選隨行的丫頭時,周滿特意把她給了白景行,也是看中了她會功夫,又會醫理,不僅可以保護白景行,也能在白景行行醫時給她打下手。

錢小羊是自梳,一直沒有成親,伺候人的活兒,細致的她不太能做,但基本的還是很熟練的。

她把行李放下,打開箱子拿出白景行的被子來將床鋪好,把船上自帶的被褥都放到一邊,然後開始收拾箱子裏的行李,把茶具等擺出來。

白景行在屋裏轉悠了一圈,琢磨了一下後便扣了一個機關,將窗戶推開,屋裏瞬間亮堂了不少。

錢小羊擡頭去看,不由驚嘆,“竟然有這麼大的窗?”

白景行自己也很驚喜,“這個房間位置極佳呀,從這裏可以完全看到江面,還避開了甲板上人最多的那兩面,好好呀。”

窗戶邊還有一張木榻,可以讓人倚靠在上面往外看風景。

白景行忍不住在榻上滾了半圈,歡喜的踢著腿道:“太開心了,感覺接下來都不會無聊了。”

她在屋裏看了看,指著被收到一旁的屏風道:“把那道屏風挪到這兒來,展開,正好可以擋住床,這樣便有了內外室,楊大哥和若瑜他們也能來我這裏玩了。”

錢小羊眨眨眼,“咦”了一聲道:“我剛才去給堂少爺送茶,他的房間好像沒這麼大。”

白景行嘿嘿一笑道:“他運氣沒我好,這次終於輪到我時來運轉了。”

錢小羊一想也是,一邊收拾行李一邊道:“小姐一直很有福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