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23

現在女學雖盛行,但願意和能夠進入官場的女子卻不多,會出門遊學的女學生就更少了。

畢竟女孩子出門在外多有不便,家裏人也很難放寬心讓女孩子去遠方。

所以白景行算是國子監裏第一個申請遊學的女學生。

國子監裏有兩種遊學模式,一種是接受國子監的任務,去各地官學交流學習,這也是算學年的;

一種則是休學,出去自由行,不算學年,回來以後要麼考試重新定級,要麼出去的時候是幾級,回來還是幾級。

白景行通過深思熟慮,最後選擇了第一種,一來,她想看一下外地官學裏女學的情況;二來,她初次出門遊學,其實心底是沒有太清晰的目標的,所以帶著任務出行會更好。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這次申請第一種遊學,以後再申請第二次唄。

白景行喜滋滋的想。

她在京城過了笄禮後便去國子監裏領文書。

國子監的博士將一封折子交給她,道:“這是你在國子監的身份通牒,不論你到哪個地方,都要先和當地的官學聯系。”

“記住,拿著這份通牒你就代表國子監,在外要謹言慎行,可不要給國子監丟臉。。”

白景行保證道:“先生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一定努力給國子監爭光。”

“大可不必,國子監本就有光彩,你只要不給國子監抹黑就行。”

白景行:“雖說我現在不是年級第一名了,但去年好歹也考了年級第八名,不至於給國子監抹黑吧?”

博士,“你的學識自然是沒問題的,但你闖禍的能耐……”

他頓了頓後,盡量委婉的道:“白同學啊,作為學生,要恭謹敏學,作為女子,要賢淑端靜,你……”

白景行立即道:“我敏學,還……還賢淑。”

博士就靜靜地看著她,白景行也瞪著大眼睛看他。

博士就揮了揮手道:“罷了,罷了,你說你賢淑便賢淑吧,好在這次出行不是你帶隊,你只要聽楊則之的話就行,有他在,你們就算是闖禍,也應該不會很抹黑國子監吧?”

博士說到這裏,自己都懷疑了。

白景行驚詫的張大嘴巴,“啊,這次是楊大哥帶隊?不是,他都考中進士了,他不出仕嗎?”

博士一臉欣慰的道:“楊則之是有大誌向的人,並不拘泥於一朝得失,他想要多積累些學識,所以會繼續留在國子監裏,這次正好和你們一起申請去各地官學遊學,學裏商議過,覺得由他帶隊最好。”

白景行大失所望,“我還以為這次我能當隊長呢。”

畢竟遊學的人並不多,她知道的,除了她和白若瑜外,也就還有三個學兄,她的成績是五人中最好的,家中父母的官職也最高,背景最深厚,沒想到楊則之也參加了。

“行了,你回去準備吧,後天一早在國子監匯合,可別遲到了。”

“哦。”白景行耷拉著腦袋轉身離開。

剛出院子沒多遠就碰到正往這邊來的楊則之,她懨懨的打招呼,“楊大哥。”

楊則之停下腳步,上下打量過她的臉色後笑問,“怎麼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

白景行踢了踢腳下的石子,嘆氣一聲問道:“楊大哥,你以前不是和唐二哥遊學過嗎,怎麼這次還去?”

“那一次是休學自由遊學,這一次想試一下與各地官學交流,”楊則之笑問:“怎麼,不喜與我同行?”

“那倒不是,只是我……”白景行撓了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想當隊長。”

楊則之挑眉,略一思索便問道:“怎麼,你有想走的路線?”

國子監雖然要求學生去官學交流,卻不會強硬的規定好具體地方,更不會有具體路線。

他們只會畫一個圈圈,告訴他們在這個圈圈裏遊學,中途參加的學生可以申請回京,也可以漫長的繼續遊學。

在這個圈圈裏,不僅有府學,還有縣學,去哪個官學都由學生自己決定。

嗯,一般是聽隊長的。

白景行轉了轉眼珠子,小聲道:“我聽說廬州山水險峻且美,那裏的江魚還特別鮮美,哦,不對,是聽說那裏有很多人求學,還有大儒在廬州隱居。”

楊則之輕笑出聲,笑了好一會兒才頷首道:“廬州的確不錯,從京城到廬州可以走水路,要輕松很多,沿途風景也不錯,但陸路能經過更多的地方,你覺得走水路好,還是陸路好?”

白景行眼睛大亮,兩根食指忍不住點起來,“水路雖然輕松,但也很貴,我們自然是沒問題的,但不知其他三位學兄能不能負擔,而且我們出門遊學,也不好太過奢靡……”

“那就水路和陸路交叉著走,”楊則之道:“沿途路過一些大的城鎮,可以下船轉陸路,不僅可以去當地的官學拜學,還能看一下當地的名川。”

白景行興奮的點頭,“對對對,就是這樣。”

楊則之就笑道:“那明日我們碰頭確定一下遊學的路線吧。”

“好呀,在學裏見嗎?”

楊則之想了想後搖頭,“學裏人太多了,也沒有專門的地方留給我們討論,不如去綠竹苑吧。”

綠竹苑是楊家的產業,是一所別院,裏面很多竹子,平時都開放給文人墨客包場做文會詩會之類的。

楊則之隨便在裏面選一個院子就能作為據點。

“好呀,”白景行一口應下,道:“白若瑜我來叫,剩下的三位學兄。”

楊則之頓了一下後道:“我來通知他們。”

白景行就高高興興的回家去了,雖然她沒當成隊長,但楊則之願意和隊員們商量遊學路線,那她就有機會爭取到自己想走的路線。

白若瑜對這件事不太感興趣,其實他自己是不太想此時出門遊學的。

他覺得在國子監裏上學也挺快樂的,因為是恩蔭入學,比之前在書院裏上學還要輕松,他很享受這樣的日子。

但他爹覺得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裏路,何況他還沒讀萬卷書呢,所以不如出去走走。

最要緊的是,此時有白景行帶著,倆人可以一起遊學,過了這段,下次再要出門,可就不知道誰陪著了。

所以白二郎知道白景行要出門遊學後就當機立斷的讓他兒子也跟上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