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19

夏牧站在白景行身後,悄悄伸手戳了戳她,白景行沒理他。

白長松年紀還小,和楊則之年紀相差更大,此時也更加無聊,見哥哥催不動姐姐,就助他一臂之力,也用力的戳了戳她。

東方在一旁看得有趣。

白景行把手背在身後拍掉倆人的手,楊則之好奇的擡起頭來看他們。

白景行尷尬的沖他一笑,等他喝得差不多了才問道:“楊大哥,你家裏有沒有叔祖母的畫像啊?”

楊則之一時有些茫然,“誰?”

“就,就是您祖母,親生的那個。”

楊則之一時被嗆住,忍不住咳嗽起來,咳得胸口發疼……

白景行連忙接過藥碗,見他捂著胸口就憂心的問道:“你沒事兒吧,就是問個畫,不至於這麼激動吧?”

楊則之緩過氣來,擡起頭看她,“有倒是有,但因何故要我祖母的畫像?”

“我們……我,是我就想看一看,聽說叔祖母以前是天下第一美人呢。”

楊則之的目光就落在她身後的倆少年一孩子身上,他們最大的白若瑜都只有十三歲,目光清澈,眼中只有單純的好奇。

他便不由一笑,頷首道:“有,不過祖母遺像不好外借,你們要想看可以上我家來,到時候我帶你們去看一看。”

“看什麼?”楊瓊和唐宇走進門來,看到白家的四個孩子便也不由露出笑容,“原來是你們,我說大哥的屋裏何時這麼熱鬧了。”

看到白景行,他便擡手沖她一揖,笑吟吟的道:“白妹妹,多謝你救了我大哥,回頭你有何事需要我,只管言語,我一定替你達成。。”

白景行眼珠子一轉,“真的?”

楊瓊:“那還有假,你說吧,什麼事?”

白景行就輕咳一聲道:“楊二哥,我聽說你在國子學裏也是一霸,不知在國子監裏進學可有什麼講究嗎?”

楊瓊的目光就朝旁邊飄了飄,在他大哥微笑的註視下尷尬的一笑,“這個,講究的話就是,就是那個,讀書好便是最大的講究,對,就是要讀書好。”

楊則之和白景行道:“等你入學,讓唐宇和二郎帶你去國子監裏認認路,裏面的先生和同學都是很好相處的,和其他書院差不多,不必擔心。”

白若瑜立即道:“還有我呢,還有我呢,楊大哥,我也要入學國子監了。”

楊則之笑著點頭,“好,到時候你們一起。”

唐宇嘖嘖道:“你倒是會派任務,這下子事兒全是我們做了,情倒是你領了。”

楊則之指著自己的腿笑道:“等它好了,我回你們禮。”

楊瓊和唐宇也都在國子學裏讀書,倆人都是恩蔭進去的,楊則之卻和白景行一樣,自己考進去的。

只不過他們進去時,父親在朝中權勢都不小,加上倆人頭上都有一個哥哥,已經在國子監裏有了一定聲望,所以他們進去時,沒人敢欺負他們,很快就在國子監裏玩開了。

不僅沒人會欺負他們,還交到了不少朋友。

雖然近來因為楊和書被貶黜,楊家兄弟身邊圍著的人少了許多,氣氛也淡了些,但還真沒人會欺負他們。

一來,官場上的起起伏伏,素來是說不準的,楊和書被貶,並沒有犯原則性的錯誤,和皇帝也不過一時口角,誰知道他們兩個啥時候又好了?

二來,楊氏是世家,即便這些年世家在朝中勢力被削弱,但誰會無端去得罪楊氏?

三則是因為楊家兄弟長得都好,尤其是楊則之,在國子監裏,便是男同學都不太忍心刁難他,更不要說女同學了。

便是有人嫉妒,也不敢表現得太過明顯。

這是利益上的分析,非利益上的,三人在國子監裏的人緣也不錯,尤其是楊瓊。

年紀小,因為他哥哥的緣故,不知替多少人遞交過書信,他在國子監裏很受歡迎。

楊則之安慰白景行,“你也別怕,不過是換個書院,同學們知道你是周大人的女兒,不會故意為難你的。”

白善在朝中或許有政敵會影響到國子監這邊,但有周滿在,不看僧面看佛面,國子監裏的學生家長們也不會讓自家孩子為難白景行的。

夏牧在一旁聽得羨慕不已,戳了戳他姐姐和白若瑜道:“姐,堂哥,你們要努力在國子監裏稱王稱霸呀,等我進國子監的時候,你們要罩著我。”

白長松立即跟上,“還有我,還有我。”

白景行豪爽的拍著胸口道:“放心,一定罩著你們。”

楊則之默默地看著他們姐弟幾個,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

看過楊則之,確認他沒有大事以後,他們也能趁機出來散散心,看看風景,四人心滿意足的回家去了。

唐宇看著他們四個離開的背影都變得霸道起來了,不由回頭和楊家兄弟笑道:“等他們進國子監,不知學裏要多熱鬧。”

“肯定極熱鬧,白妹妹自己就不是省油的燈,再加上若瑜,嘖嘖嘖。”

楊則之橫了他一眼,“有你這麼說白家妹妹和弟弟的嗎?”

他道:“我覺得他們挺好的,比你還懂事些。”

楊瓊並不否認,點頭道:“這次可真是讓我對白妹妹刮目相看,沒想到她這麼厲害了。這兩天太醫署裏到處是談論此事的學生,我才知道,她紮大哥那一針很有講究,錯不得的,別說醫署裏的大學生,就是已經畢業出去任職的,也沒幾個敢在沒有前輩指導的情況下自己紮這一針。”

唐宇伸手作證,“當時那血飆出來時,所有人都驚呆了,則之,你那頭可是嚇壞了不少人,不過經此一事,白妹妹算是徹底名揚京都了,聽說現在外面到處在傳頌她的英勇呢,都說她有可能成為周大人第二。”

楊則之卻有些憂心,“盛譽太過,於她未必全是好事。”

壓力太大了,尤其對方年紀還這麼小呢。

楊則之太知道這種感覺了。

“反正現在外面是誇她的多。”楊瓊嘆氣,“我已經能想見,等母親回來知道此事,又該念叨我了,唉,過年的時候我還能仗著年長勝她一籌,再過年,我恐怕就要落後了。”

楊則之回神,看向他道:“不是恐怕,而是肯定,連白妹妹那麼小的人都懂事了,你也該謹慎些,馬場驚馬的事,你要謹言慎行,不要沖動。”

“知道,知道,你怎麼比父親還老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