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18

楊則之留在太醫署裏養病,外面的風雲都影響不到他,最多白天的時候,有很多學生路過他養傷的病房。

其中以女學生居多,當然,男學生們也不少。

雖然同在京城,但很多人都只是聽說,並沒有真的見過楊則之,很想見一見這位名揚京城的楊公子到底長什麼樣。

果然見之望俗,他們太醫署的學生,尤其是高年級的,偶爾會被先生們帶著出診,不僅見過各府邸的貴夫人和閨秀,也見過宮裏的貴人,多好看的人沒見過?

但楊則之的確是其中最好看的。

有年輕的博士摸著小胡子道:“也就只有年輕時的白相能與之一比。”

便有更年長的太醫搖頭笑道:“那是你們沒見過楊相年輕的時候,那才是驚才絕艷,顏絕天下,便是現在,整個大晉也無人能出其右。”

那胡子花白的太醫搖頭晃腦的道:“有楊相顏色的,沒有其才華,有其才華的,無他的涵養氣質,這天下,也就楊相身兼三者,所以才為京城第一,天下第一,現在的楊公子比其父,還差一些呢。”

“但楊公子的確是我見過的最好看的人了啊。”

“這倒是的,唉,歸根覺得還是先楊夫人長得好看,天下第一美人不是浪得虛名啊。”

“先楊夫人?”

“就是楊相的生母,傳說她當年也是艷絕天下,時逢亂世,楊氏可是費了不少勁兒才保住人的。。”

“有多漂亮,可有畫像嗎?”一道稍顯稚嫩的聲音插進來。

老太醫回神,扭頭看去,這才發現在他坐著的花壇不遠處蹲著三個少年一個孩子,四人正捧著臉眼巴巴的看著他,一副等著聽故事的模樣。

老太醫:……

他慢慢的起身,摸了摸胡子後問道:“白小娘子,你們是何時來的?”

“在你說‘那是你們沒見過楊相年輕的時候’,”白景行道:“楊世伯長得好看我們知道的,卻無緣見一見楊家叔祖母的模樣,不知民間可有畫流傳嗎?”

老太醫:“那種東西怎麼會在民間流傳?”

“怎麼沒有,楊世伯的畫民間就很多,我家就有好幾副呢,全是我爹畫的。”

老太醫一臉驚悚,“沒想到白相還有此愛好。”

老太醫不想再和白景行交談,帶著大家一哄而散。

白景行看著他們四散而離的背影,一臉莫名,“他們怎麼走了?”

白若瑜和夏牧也不明白,一起搖頭。

白長松就更不明白了,但他敏銳,若有所思的道:“爹爹給楊世伯畫畫,這聽上去似乎不是一個很好的愛好?”

“那不是為了送長豫姨母嗎?”白景行從小跟著白若瑜喊長豫姨母,已經叫習慣了,道:“她就喜歡這個,娘親說了,送畫不僅正好對她心思,我們家也省錢,是雙贏的事,何樂而不為呢?”

四人都一臉迷惑,不過他們素來想得開,對於想不明白的事,他們都決定暫時丟在一旁不想。

白景行一揮手道:“走吧,帶你們去看楊大哥。”

夏牧對於美人圖依舊有很大的熱情,因此道:“可以問一問楊大哥家裏有沒有畫,那是他祖母,應該有的吧?”

白若瑜:“有膽子你去問。”

夏牧:“我沒膽子,姐,你去問。”

白景行:“憑什麼我問?”

夏牧:“你和楊大哥有救命之恩呀,而且你是女孩子,求看他祖母的畫不奇怪,我們都是男孩子,求看前輩的畫才奇怪吧?”

白若瑜和兩個弟弟都眼巴巴的看著她,白景行受不了他們的眼睛,咬咬牙道:“我試試吧。”

四人帶著下人大搖大擺的到了楊和書病房外,門外站了不少女學生,正探頭探腦的往屋裏看,卻不是很敢上前打攪。

白景行看她們,又擡頭看了一下天上的太陽,“學姐們,你們這會兒都不用上課?”

“我們是自由課,領了任務就可自行完成,只要在時間內完成就行。”

白若瑜就問:“那你們現在完成了?”

學姐們支支吾吾一陣,還是依依不舍的離開了。

守在門口的東方見狀,大松一口氣,立刻迎上來,“白小娘子,你們來了,快請進。”

白景行轉身從下人手中接過食盒,“我們來看看楊大哥,今日他傷勢如何?”

東方恭敬的笑道:“好多了,周大人說過兩日便能移動回府。”

楊則之正靠在床上看書呢,看到他們進來便收起書放到一邊,露出笑容,“有勞你們來看我。”

白景行看了一眼他放在旁邊的書,發現是她母親編撰的《瘍醫手編》,不由問道,“楊大哥,你也會醫術嗎?”

楊則之搖頭,“只是閑時一觀,粗通些許醫理罷了,不敢說會。”

說到這裏,他露出笑容,和白景行笑道:“說起來還是白妹妹厲害,這一次多謝你救我了。”

白景行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其實我也是第一次紮那樣的針,情急之下,並不知結果會如何,這也是楊大哥運氣好。”

“哪有什麼運氣好,你若不紮那一針,我必死無疑。你敢紮這一針,可見你平日之用功。”

白若瑜覺得他們客套起來沒完沒了,連忙道:“楊大哥,你就別和她客氣了,以我們兩家的交情,救你不是應該的嗎?”

他指著食盒道:“我們給你拿了骨頭湯來,你吃著補一補,都說以形補形,你這次可是斷了好幾根骨頭。”

白景行忙將食盒放下,將裏面的菜和湯拿出來,東方連忙拿了碗上來盛,“白小娘子,奴才來吧。”

白景行嫻熟的盛了一碗湯出來,“我來吧,順手的事兒。”

盛完湯便坐在床邊,攪了攪湯勺問,“楊大哥,你能自己喝嗎?”

楊則之笑著伸手。

白景行就把湯碗塞給他,看他喝下去還問,“怎麼樣,是不是特別美味?”

楊則之笑著點頭,“這湯裏有一股草藥味。”

“自然,這是我從我母親的藥膳譜裏找出來的,正合你現在喝,”白景行道:“你多喝點兒,我還給你抄了一份方子,回頭讓你家的廚娘給你做,你這次失血,斷骨,還傷到了肺,這都需要好好的養一養。”

楊則之頷首,“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