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15

楊琪一路滾下坡,一下就撞在了一棵樹上,力度之大讓他悶哼出聲,捂著胸口卷起身子來。

白景行和護衛們跑下來,伸手將人翻過來,見他頭冒虛汗,臉色蒼白,不敢亂動他,“快叫大夫!”

護衛應聲而去,白景行蹲下給他檢查,“你撞到哪兒了?”

她摸了摸他的頭,“頭疼嗎?”

楊琪壓著痛意道:“不痛。”

白景行就一路按下去,按到他的胸口見他臉色一白,悶哼一聲,便問道:“這兒痛?”

楊琪“嗯”了一聲,白景行有些擔憂,一路下摸,“腰呢,痛不痛?腿痛不痛?”

白景行檢查完,大夫也趕到了。

馬場裏養有大夫的,而且還是擅長跌打骨傷的,畢竟馬場裏都是極限運動,很是危險。

從趙依靈的馬受驚開始,便有馬場的人去通知大夫了。

楊琪滾下山坡的時候,大夫已經到半山坡上,所以下來的速度很快。

兩個大夫帶著一群護衛擡著擔架下來,因為不知道楊琪傷得如何,他們一時間沒敢移動。

白景行道:“他胸口受傷,懷疑是骨折傷到了肺部,左腿骨折,但不嚴重,其他皆是挫傷。”

大夫忙道:“沒有明顯的出血,先把胸口和左腿固定住,把人擡下去。”

楊琪身份不低,肯定會請京城醫署的醫者救治,甚至還可能請到太醫,他們這兩個還是不要上了。。

“大夫,楊公子暈過去了!”

就這麼幾句話的功夫,楊琪意識越來越模糊,呼吸越來越短促,整個人臉色都發青了,這一看就是不好了。

“這這這,”大夫大驚,“這是內出血了呀!”

另一個大夫連忙打開藥箱,取出一丸藥來要餵楊琪,“這是止血藥。”

楊琪連呼吸都困難了,怎麼吃得下藥,整個人都迷迷糊糊了起來。

白景行看得大急,“先紮針,將胸腔裏的血和氣排出來,不然他要死了。”

“這,白小娘子,我們不會呀。”

“這怎麼辦啊,大郎君,您堅持住,我們郎主和夫人都在宋州,臨走前把郎君交給我們……”

白景行見楊琪眼睛緊閉,脆弱的躺在地上,臉色白得好似天地間只有這一種顏色一樣。

她咬咬牙,伸手去翻大夫的藥箱,很快從裏面找出一根中空的針,她快速的連接上腸管,先把東西塞給了大夫,大夫慌張的接過,結巴道:“白小娘子,我,我們雖在太醫署裏聽過這種案例,但我們沒做過,甚至都不太記得其中要點,實在是不會呀。”

“我來,”她拿了剪刀,對護衛們道:“把他扶著坐起來。”

護衛們連忙將他扶起來,白景行一剪刀下去將他胸前的衣裳剪了,接過針後在他胸口上摸了摸,咽了咽口水緊張的道:“我,我看我娘做過,在第七和第八根肋骨間,我且試一試,要是……你別太恨我。”

反正不試,你是一定會死的,試了,還有可能活著。

“對對對,白小娘子,你是周大人的女兒,肯定可以的……啊——”

大夫一句話還沒說完,白景行一針紮了下去,血液瞬間從腸管裏湧出,因為腸管不長,血液飆出成了一道直線,看著就嚇人得很。

從山上趕下來的各書院學生一看,腳都軟了,趙依靈直接跪在地上哭了起來,“楊公子他他死了!”

與楊琪一道的國子監學生臉色蒼白的跑過來,“則之,則之……”

白景行卻是大松一口氣,沖他們伸出手,“別過來,這兒已經夠臟的了,你們再這樣跑過來,術後感染了怎麼辦?”

兩位大夫也回神,紛紛恭喜楊家的下人和白景行,“成功了,楊郎君吉人自有天相。”

又誇白景行,“白小娘子不愧是周大人的女兒啊!”

楊家的小廝東方低頭去看,就見他們家公子臉色稍緩,呼吸竟然順暢起來了,再去看潺潺流出來的血液,他一臉的茫然。

這,這,這出了這麼多的血,怎麼反而好了?

白景行穩住針道:“快把人送到醫署裏去,不,不對,送去太醫署,今天下午我娘在太醫署裏有課,她肯定在太醫署裏。”

“不知道他內出血的情況如何,必須讓我娘來救。”

眾人應下,忙將楊琪擡到擔架上,迷迷糊糊間,他睜開了眼睛,正對上給他扶針的白景行,含糊道:“多謝了……”

白景行根本沒留意,她第一次給人紮這樣的針,紮的時候不覺得,這會兒手有點兒抖,心底不免有些後怕。

唐宇上前來,扶住擔架的另一頭,在她眼前揮了揮,問道:“白家妹妹,你沒事吧?”

白景行搖頭,強自鎮定道:“我沒事,我能有什麼事,有事的是楊家哥哥。”

唐宇呼出一口氣,道:“此事多謝,等他好了,我一定讓他給你備個厚禮送上。”

有白景行這個親閨女在,一行人直接走後門進了太醫署。

周滿課才上到一半,被人叫出來,看到擔架上的俊美青年,嚇了一跳,“則之這是怎麼了?”

白景行道:“馬瘋了,他從馬上跳下來滾下山坡,被樹撞到了胸口,胸腔內積有氣血,左腿骨折,娘,你救救他。”

“把他送到太醫署的診室去。”周滿給他檢查了一下,摸了摸他的脈後回身吩咐道:“去熬藥。”

她念了一串藥方,看了一眼他胸口上紮的針問道:“這針誰紮的?”

白景行顫顫巍巍的伸手。

周滿微微點頭,和她道:“你一起過來。”

白景行就目睹了一場她母親是怎麼解決血氣胸病人的,從診室裏出來時,她整個人都是恍惚的,眼前全是紅色的血,最後還是扭頭看了一下楊琪的臉才好受起來。

“他現在不好移動,需要在太醫署裏住幾天,好在我們這裏應有盡有,”周滿轉身,看到不少署裏的學生趴在窗口和門口往裏看,不由瞪眼,“你們幹嘛呢?”

學生瞬間散了大半,只有幾個膽子大的女學生還留著,小聲道:“署令,楊公子需要人照顧,不如我留下照顧他吧。”

“還有我,還有我,我也能照顧他。”

外面還留著的女學生們瞬間激動起來,紛紛毛遂自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