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14

白景行和白若瑜站在一邊看著他們的同學互相認識,交談甚歡,根本用不著他們兩個介紹。

白景行轉頭去看山上的樹木,再閉眼感受了一下秋風,嘆氣一聲道:“除了秋風有點兒燥外,完全看不出這是秋天啊。”

白若瑜深以為然的點頭,“像春天。”

倆人站著看了好一會兒,白若瑜就推了推她道:“你要不要去認識一下我的朋友和同窗?”

他上下打量她,用手擋住嘴巴小聲道:“你也十三了。”

她爹娘十三的時候都私定終身了。

白景行哼了一聲道:“你的同窗和朋友有哪個我不認識的嗎?”

那還真沒有。

白若瑜的目光就慢慢飄向那些年紀比較大的學兄,然後看到了幾個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人,“哎,那不是趙國公府的表哥嗎?那邊都是國子監的人?”

白景行掃過去一眼,“看年紀,應該都是國子監的。”

“走走走,我們過去認識認識。”

白景行拒絕了,“過不了多久就要入學國子監,到時候自會認識,難得來一次馬場,我為何要把時間浪費在這件事上?”

“那你想去幹嘛?”白若瑜問:“馬球你也打了,賽馬你也賽了,現在馬場裏還有什麼你沒玩過的?”

“雖然玩過了,不代表我不可以重復玩,”白景行道:“我想去打馬球,順便去看一下我兩個傻弟弟。”

相對於認識一些她不太感興趣的人,她覺得玩兒和看著她兩個傻弟弟更有趣。。

白景行上馬,居高臨下的問他,“你走不走?”

白若瑜很想說不走,但他扭頭去找他的小夥伴們,發現他們都笑成一朵花似的跟在明學的女學生邊上,頓時打了一個抖,也立即跳上馬,“走走走。”

倆人正要打馬離開,遠處突然傳來一片驚呼,然後是幾聲馬嘶聲,倆人轉頭看去,就見另一側半山坡上一直聚集的人突然驚叫的散開,有一匹馬一下竄出去,帶著馬上的人便往山下狂奔。

白若瑜大驚,“是趙家表姐!”

白景行一扯韁繩,一踢馬肚子便沖著她追去,白若瑜連忙大叫,“別別別,你別去啊,你扯不住馬呀……來人,快來人,快去救人啊。”

他們的護衛也反應過來了,紛紛扯了附近的馬便上馬追去。

但有人比他們速度更快,有一匹馬在趙依靈的馬蹦出去之後便緊隨著跑出,只不過她的馬太快,所以一下拉開了距離。

驚跑下山的馬讓散落在馬場下方的人都驚了一跳,紛紛避讓,“那是誰?”

“好像是趙家六房的小姐。”

“那是誰,是楊相家的公子吧?”

“就是楊琪,天啊,是楊琪。”

“還楊相呢,他父親已經被貶黜出京,現在只是宋州刺史而已。”

“馬朝這邊來了,快讓開,快讓開……”

白景行的騎術是跟著殷家的家將學的,這些年又時不時的跟著父母外出,自覺練得不錯,因此在看見趙依靈要被馬顛下來,而她的另一只腳卡在了馬鐙裏以後便狠狠地一踢馬肚子沖了上去。

緊跟著趙依靈的楊琪也看到了她的腳陷在馬鐙裏,奈何他手上沒有趁手的工具,便想著去抓馬繩,但對方的馬太快,他試了幾次都不成功。

白景行從後面趕上來,抽了腰間的一把短刀便丟過去,“給你————”

楊琪回首伸手接過,刀一抽,直接劃斷馬鐙上的繩子,伸手就把趙依靈提過來,就在他提人的時候,她的馬再度受驚,直接揚起前蹄,馬首狠狠的沖旁邊一甩,因為兩匹馬靠得太近,他身下這匹馬又是馬場的馬,與他不夠默契,因此也受驚,撒開腿就要驚跑。

楊琪感覺到腿下馬瞬間繃緊的肌肉,想也不想就把才抓過來的趙依靈往遠處一丟……

白景行在他回首時才把人認出來,還沒來得及叫出他的名字,就見他把人給扔了,嘴巴微張,他的馬已經嘶叫的沖了出去。

趙依靈被丟出去後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停下,白景行勒住馬,跳下去看她,“趙姐姐,你沒事吧?”

趙依靈也覺得自己完了,連忙摸自己的手腳和頭臉,哭嚎道:“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白景行看著手腳都異常靈活的趙依靈,再扭頭去看已經受驚跑遠的馬匹,便拍了拍她的手道:“別怕,你沒死,也沒斷手斷腳,我去追楊家哥哥。”

“我,我手沒事嗎,我腿也沒事嗎?”

白景行已經跳上馬跑遠了。

“糟了,那邊是沙坑,馬場預備拿來給人練習摔跤的。”

“楊琪對這邊不熟,快讓他把馬拉住呀。”

楊琪對馬場不是很熟,但白景行對馬場還算熟悉啊,自然知道那邊是沙坑,連忙大叫道:“楊大哥,那邊是沙坑,快讓馬拐彎啊——”

楊琪努力的扯住韁繩,想要制住它,但它就跟瘋了一樣,甩著頭不願意受制於楊琪,不過到底還是轉彎,且受力的作用,拐了一個大彎後又朝山上跑去。

白景行和護衛們跟在後面追,只覺得這馬場的馬也太好了,瘋跑了這麼久竟然還不累。

楊琪也是厲害,竟然一直牢牢的把控住馬的脖子,就是穩坐在上面不摔下來。

馬瘋跑著沖上山,速度終於漸漸慢了下來,楊琪一手抓住韁繩輕輕地拉住,想要讓它慢慢停下,馬也的確慢慢緩和下來,結果在這時,趙依靈已經跑遠的馬又橫沖直撞的跑回來,他的馬再次受驚,嘶鳴一聲揚起前蹄,沖著趙依靈的馬就奔去。

眼見兩匹馬要相撞,楊琪一咬牙,幹脆放掉韁繩,終身一躍從另一面跳下。

護衛們一分為二,一隊去制住瘋跑的馬匹,一隊則跟著白景行去救楊琪。

楊琪一跳下就護住了頭和脖子,只是馬速過快,他跳下時又在半山坡上,一時控制不住速度和更好的角度,只能一路順著山坡滾下。

那邊不是馬場的範圍,不好開發,所以還有樹木和亂石,根本不能跑馬。

白景行面色一變,立即跳下馬追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