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9

白善就趴在桌子上道:“我就是好奇,不說你是怎麼把她的性情掰過來的,就說對醫術的興趣吧,你是怎麼讓她感興趣的?我記得頭兩年她可是一直不願意隨你學醫的。”

周滿道:“我也奇怪,其實她對醫學沒有很強烈的願望,我還以為能讓她學會一些基本的治療手段,知道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就好,誰知道她這次回來會這麼用心的學,難道是被雲州的疫情給嚇著了?”

白善微微一笑道:“這樣也挺好的,不然你這一身醫術無人繼承也太可惜了。”

周滿搖頭,“有什麼可惜的,太醫署裏這麼多學生呢,我都有教他們。”

周滿對三個孩子都不強求,“隨他們喜歡吧,我呢,只要求他們知道一些基本的醫療知識就行,以後出門在外可以保護自己,也能保護身邊的人,其他的,隨緣吧。”

白善擁著她,將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低聲道:“可我惋惜,你這一身驚才絕艷的醫術盡傳給了外人,家裏人一個都沒學會。”

“嗨,誰都是第一次做人,誰都有選擇的權力,你可別以為自己是爹就能夠逼人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周滿不在意的道:“若要名呢,我現在都有了,不說名滿天下,學生也遍布天下了,如今太醫署所用的教材,大半出自我手,甚至外面的藥鋪醫館傳授醫術時也都用上了我編寫的醫書,我的醫術早就傳遍天下,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白善忍不住抱緊了她,“還是你想得開。不過近來景行懂事,你說我該獎勵她什麼好呢?”

周滿歪頭沈思,“馬?”

她笑道:“這次回京,路上騎馬走了一段,我看她盯著我騎馬時雙眼發亮,她現在十歲,也該有自己的小馬駒了。”

白善一聽,旬休時就帶著白景行去馬場逛了一圈,最後通過趙六郎的關系買到了一匹有汗血寶馬血統的馬駒。。

據說這匹馬的外祖母有二分之一的汗血寶馬血統。

雖然到它這一輩被稀釋了不少,但它依舊長得很好看,紅的似火,眼神犀利,很是精神。

這是趙六郎通過趙國公的關系弄來的,他都沒敢弄回府上,也不敢放在馬場太久,看到白善便連忙迎上去,一把拖住他就走,“快快快,我幾個哥哥要是聽到消息趕來,這馬怕是就留不住了。”

白善:“放心吧,我嘴緊得很,出了周大人,連白二都不知道我來找你看馬。”

“誰說白二不知道的,他知道啊!”

白善就扭頭看向趙六郎。

趙六郎在嘴巴上一劃拉,“我的錯,是我嘴快說的,反正先去看吧。”

他這才看向跟在白善另一側的白景行,笑瞇瞇的道:“大侄女,我保證你看了這匹馬後鐵定喜歡,我這些年看了這麼多馬,再沒有比這一匹還要好的了,等到你弟弟選馬,恐怕也選不到這麼好的馬了。”

白景行也有些激動,“真的?”

“真的!”

趙六郎說得肯定。

這匹號稱是汗血寶馬後代的寶馬果然也沒負了趙六郎的肯定,的確是神駿。

白景行眼睛都移不開了。

白善也只看了一眼便頷首,“好馬!”

有時候一匹好馬不必仔細賞鑒,只一眼便可感覺出好壞。

他看向女兒,笑問,“想要嗎?”

白景行連連點頭。

白善就看向趙六郎。

趙六郎臉上就笑成了一朵花,搭著白善的肩膀道:“你我好兄弟,我也不多要你的,我多少錢買回來的,你便多少錢給我就行。”

白善搖頭笑道:“這怎麼一樣,你可還搭進去不少人情呢。”

趙六郎能找到這樣一匹好馬,還安全無虞的運到京城來,不知費了多少人力物力。

“嘖,這麼多年了,難得你們有用得上我的時候,之前一直是你們照應我。”

趙六郎現在禁軍中任職,這麼多年了,只到正六品,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他能升到正六品不是因為他有功績,而是因為他是皇帝的表弟,又曾是崇文館學生,皇帝伴讀而已。

他估摸著他下一次升官得是皇帝登天極樂,他那些表侄子,還得是和他關系不壞的表侄子登基才行。

他這一生在仕途上就沒有很大的野心,只要自己吃好,玩好,快快樂樂的就行。

所以他對權勢不太有興致,他對錢更感興趣。

奈何皇帝和他爹將他按死在禁軍中,禁軍裏能有什麼發財的機會?

這些年他之所以能養家糊口,還能夠吃好玩好,多半靠的是和周四郎的生意。

而周滿早就身居高位,周四郎這些年為什麼還帶著他玩兒?

還不是因為白善和周滿的關系?

這一點趙六郎清楚得很,只不過這兩個都不是愛財之人,他也認為他們的同窗之情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所以從不送豪禮。

白善忍不住問,“那這次不是君子之交了?”

“哎呀,君子之交也可不必在意錢財嘛。”

白善聽了忍不住一樂,付了錢後讓女兒把寶馬牽回家,只是過年時,他還是送了趙六郎一個年禮。

四張造紙的方子,其中兩種軟的,兩種可書寫的硬的。

趙六郎收到方子時目瞪口呆,顧不得是過年,直接登門,“你送我這些,明達知道嗎?”

據他所知,這些紙目前只有明達的紙坊有,其中兩種軟的,這兩年剛取代竹籌和綿綢,成為更衣室裏最受歡迎之物。

據說造價也很便宜,所以五文錢便能買一大沓,足夠一家五口用上兩個月。

“知道啊,”白善微微笑道:“我和公主提過,她答應了我才送你的。”

一開始紙坊用的就是白善從書中抄錄的方子,後來白善翻閱周滿拿出來的那些書,發現有一些紙張被一筆帶過,只零星提及一些方法和材料,但看用途,似乎很廣泛,所以他閑暇之余就琢磨起來,將琢磨出來的方子交給紙坊的工匠不斷試驗。

這才慢慢弄出來這許多紙。

因為他們的造紙坊,現在市面上的紙張也便宜了許多,一開始或許沒人註意,但到現在,造紙坊和明達的書局幾乎占了大晉三分之一的份額,恐怕早成了人的眼中釘肉中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