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8

明達生活不奢靡,但她和白二郎卻賺得多。先帝疼她,在她出嫁時便給了她不少產業,後來又陸續撥給她一個書局,因為知道她和周滿等人合作紙坊,且手底下的匠人還做出了很便宜的紙張,所以很幹脆的送了她幾塊地和一大堆匠人。

這些匠人有會造紙的,也有會雕版印刷的,還有畫師等,不僅讓他們的書局和紙坊又一次壯大,還極大的支持了白二郎的話本事業、

反正就是明達後來者居上,在文化類產品上趕超了皇室和各大世家,成為大晉圖書行業的巨頭之一。

隨著大晉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讀書的人越來越多,書和紙張的消耗也越來越大,文化行業得到快速發展,所以明達賺了很多錢。

而這只是明達其中的一個行業而已,除此外,她還有櫟陽商業一條街,是當年先帝為她建造,整一條街都是她的。

那條街在沈寂幾年之後,隨著長安人口越來越多,城池外擴,加上皇室的藥坊就在距離不遠的地方,那一片人流量劇增,商鋪的租金已經趕上長安外城繁華路段的鋪面,也就是說,每年明達和白二什麼都不敢,坐著收租都能數錢數到手軟。

錢多了,她便喜歡做些好事,是京城裏最活躍的慈善家。

每有天災人禍,她都會捐獻一些東西,有時是交給戶部,有時是交給皇室,有時則是自己親自挑選運送管理的人,不一而定。

這次收到周滿的信,明達只算了算手頭上的東西便吩咐下去,“在京城和附近多買些糧食送往雲州,走漕運,速度快些。”

雲州的糧價還沒有波及到京城這一片,或許都影響不到,現在又是秋收之時,所以糧價不算高。。

明達可以輕易買到很大一批糧食。

朝廷也收到了雲州的折子,朝上的大臣們略一商議,覺得雲州附近三個糧庫,完全能夠支撐這次雲州的災禍,因此同意他放掉三個糧庫五成的糧食,秋收過後,他們會從別的地方調撥糧食將糧庫填滿。

等雲州終於解封,白景行跟著母親離開雲州時,衙門正在放糧,還有明達公主派來的人在各縣的城門口派發救濟糧食。

受衙門和明達公主的號召,雲州不少豪富鄉紳都跟著設點派發糧食,之所以不是熬粥救濟,是因為現在秋收還未完全結束,地裏的糧食還能搶一批,所以衙門只核對戶籍,允他們拿著籍書領取救濟糧,領了就趕緊回家幹活去。

周滿帶著太醫署的人離開雲州時,不少百姓一邊趕著來領賑濟糧,一邊跑到街上去送他們。

刺史也跑來送。

周滿一臉無奈,“都說了不要送了……”

刺史笑道:“不知是誰泄露了大人要離開的消息,百姓們自主相送,人員混雜,下官怕出事,所以才帶著衙役來送一送。”

周滿看了眼兩邊路上默默註視著她的百姓,微微頷首後高聲道:“多謝相送,今日大家便送到這裏,回家去吧。”

有人跪伏在地,高聲道:“謝周大人和太醫署的諸位醫者救命之恩,願大人們平步青雲,前程無憂。”

一有人跪下,兩邊站著的百姓便呼啦啦跟著跪下,有跟著他一起嚷“平步青雲”的,也有念著讓他們“長命百歲”的,還有人大聲念著什麼“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周滿眼眶微濕,站在周滿身後的太醫署太醫、醫助和典藥以及學生們也都紅了眼睛,動情的看著他們。

周滿的目光從百姓們身上滑過,看向遠處,那是焚燒坑,這段時間雲州城死亡的病人都被送往那個方向焚燒,親人只能從那裏得到一捧灰回去掩埋,大部分亡者甚至都沒有領灰的人。

這是一座苦難的城市,但現在,它綻放著勃勃的生機。

周滿退後一步,伸手作揖,沖著他們深深一拜,回禮道:“願雲州此後無病無災,百姓安居樂業。”

她身後的下屬和學生們一起拜下,齊聲道:“願雲州此後無病無災,百姓安居樂業!”

白景行站在一側,也跟著拜下,眼中旭旭生輝,心中激蕩不已。

白景行一路激動的回到京城,第一次主動拒絕了她娘給她的假期,拎著書箱就沖到了明學,腳踩凳子,一臉霸氣的和所有人宣布,“今日的白景行已經不是昔日的白景行了!”

她的死對頭冷笑,“更黑,更瘦了嗎?”

白景行不理她,而是轉頭和她的朋友們道:“我決定了,從今日開始,我要好好學習,你們以後別找我出去玩了。”

朋友們:“……景行,你母親給你吃了什麼藥?竟這麼厲害!”

有人勸道:“景行,你本就是第一名,再努力還是第一名,有什麼意思?”

白景行一甩頭道:“你們不懂,我要成為我娘那樣的人,所以光上明學的課是沒用的。”

“你,你要學醫?”

“天啊,景行,難道以後你也要當太醫嗎?”

白景行握著拳頭道:“我不知道我要不要當太醫,反正我要像我娘一樣,像太陽一樣耀眼,讓人註目。”

“切,”連白景行的好朋友都不站她這邊了,揮手道:“大家散了吧,散了吧,該上課了。”

白景行撇撇嘴,“你們別不相信,我會很厲害的。”

“你不過是有些聰明罷了,”白景行的死對頭瞪著她道:“就你還想跟周大人一樣?做夢都沒那麼快!”

白景行:“那是我娘!”

“嗤,周大人知道她的女兒是一個連《素問》都背不下來的人嗎?就你這樣還想成為周大人?”

“說的好像你能背下來似的。”

對方一揚下巴,驕傲的道:“我就能。”

白景行張大了嘴巴。

然後她咬咬牙,開始發奮讀書,她依舊是明學裏的第一名,上完課還要跑回家和周滿學醫術。

白善看得嘖嘖稱奇,一直圍著周滿轉悠。

在他又一次轉到她身側時,周滿忍不住一手拽住他,“你能不能別轉了,轉得我頭暈。”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