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7

周滿點頭,然後摸著自己的頭發道:“當年你大表哥種試驗田的稻種可都是我找來的,試驗田也是我讓他種的,你娘我的郡主之位就是這麼來的。”

白景行只知道她娘有功,因此被先帝封為郡主,卻還不知道是因為新稻種來的,一時驚嘆不已,“娘,您真厲害!”

周滿矜持的頷首道:“還好,還好,一般一般吧。”

白景行握緊了拳頭,眼睛閃閃發光,“娘,我知道了,我回去以後不去明學上學了,我要去太醫署!”

周滿微微挑眉,“去太醫署也不是不行,不過太醫署中多是學習醫術,其他的課業很少,但你父親是世家出身,至少四書五經你得讀全了,好知道些做人的道理。”

白景行一呆,“難道我要把自己劈成兩半,一半去明學聽課,一半去太醫署上學嗎?”

“大晉目前還沒有分身的醫術,你要是真把自己劈開了,娘只能把你就地掩埋了,”周滿思考片刻後問道:“你去太醫署是想學什麼?”

“我就想像娘親一樣厲害。”

周滿便笑道:“那你只去太醫署可不行,太醫署最重要的便是教醫術,其他的,你還得從別的先生那裏學習,至於醫術嘛,你回家的時候我教你便是。”

她摸了摸白景行的頭,欣慰的道:“你總算懂事了些,為此我也能放心的放你去明學了,以後下學回家我再教你醫術,也教你怎樣成為你母親我這樣的人。”

“那娘親你要是出公差不在家怎麼辦?”

“不是還有你大表嫂和三表姐嗎?”周滿道:“醫術有她們,至於其他的方面,有你爹在呢。”

周滿和白善每年都要出一段時間的外差,兩個月到三個月不等,基本上都會岔開來。

這樣家裏總會有一個當家做主的人在。

周滿若有所思道:“不行再給你請個先生,你每日下學回來還能教你。。”

白景行小朋友以她超乎尋常的敏銳感覺打了一個抖,於是立即拒絕,“還是不要了,娘和爹教我就好,學裏的先生也很好的。”

“學裏的先生是很好,奈何你不聽話呀。”

“我聽,我以後一定聽。”

見母親總算略過此事,白景行小朋友大松一口氣。

周滿定下的新藥方效果很好,兩副藥下去,病人的情況大好。

於是周滿將藥方公布下去,雲州各地開始按照藥方熬制藥劑。

周滿道:“著令勝州、朔州和代州等地收購盡可能多的藥材送來雲州,讓京城調度藥方所需的藥材,走漕運以最快的速度送到雲州來,不僅感染鼠疫的病人需要服藥,未曾感染的也要服用一劑藥,以防護鼠疫。”

典藥躬身應下,接了周滿的折子後退下。

雲州刺史和附近兩個縣的縣令前來求見,周滿讓他們進來。

跟在身側的白景行乖覺的去給他們泡茶倒茶,雲州刺史忍不住將白景行誇了又誇,誇得白景行臉都紅了。

周滿就笑道:“刺史有話便直說吧,您再誇下去,我這女兒的尾巴就要翹上天了。”

“女公子如此優秀,下官這些誇獎解出自真心的,”刺史道:“看滿朝文武百官,哪家的公子能夠十歲便出來體察民情?更不要說這是疫區。”

說真的,刺史是真誇白景行,但他最佩服的還是周滿。

這可是疫區,她竟然敢把孩子帶到這裏來,要不是白景行和周滿有幾分相像,一看就是親生的母女,他幾乎要懷疑白景行不是周滿所生。

不過事實證明,周滿是真有本事,她帶來的人無一人染疫,她到了以後,疫情也很快得到了控制,染疫的人越來越少,現在還研究出了藥方……

刺史此時看著周滿的眼睛裏都帶著淚光,“周大人,下官此次前來,一是查看醫帳情況;二是代表雲州百姓感謝大人的救命之恩。”

周滿道:“這亦是本官職責,當不得大家的謝。”

刺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除此外還有一事,周大人,此次鼠疫前草原旱災,不少動物南遷進入雲州,農田遭受了些破壞,加上鼠疫爆發,田裏的收成都顧不上,所以雲州的糧價現在都漲到五文一鬥了。”

他一臉為難的道:“不知能否請周大人替雲州美言幾句?”

周滿問道:“雲州的糧庫呢?”

“沒有朝廷法令,下官等也不敢開雲州糧庫啊。”

周滿微微頷首,“我給朝廷上書時會提及此事的,但朝廷作何應對,本官也不敢保證。”

“白尚書那邊……”

周滿微微一笑道:“賑災一事,也不是白尚書一人說了算的。”

但他是戶部尚書,他的話可是很重要的。

刺史不敢糾纏,生怕適得其反,所以又說了一些話,巡視過這一片醫帳後便帶著人告辭。

白景行不解,“娘,您也同情雲州的百姓,為何不讓爹爹賑濟雲州?”

周滿:“是否賑濟自有朝廷去衡量,我並不知雲州的糧庫情況,也不知道它歷年的收成情況,所以不好下定論。但朝中的大臣自會去了解,他們知道的要比我們多,下的決斷也要比我好。”

“你要記住,在朝中做事,不能太過感情用事,要理智,做大夫更是,”周滿道:“對病人要懷以仁心,但決不可感情用事。”

還小的白景行有聽沒有懂。

周滿也不勉強,“你只要記住這句話就好,等你再長大一些,以後親自上手救治病人就知道了。”

白景行應下。

周滿給朝廷寫折子匯報,但和折子一起送出去的還有給明達的信。

白景行在一旁磨墨,很不明白,“娘,為什麼是給堂嬸嬸寫信,而不是給爹爹?”

“他是戶部尚書,不好偏私,我也不會插手他的公務,雲州的事讓他去判斷,至於給你堂嬸嬸的信,當然是因為她是大晉有名的慈善家呀。”

明達除了明學外,育善堂等一系列慈善機構也管理得很好,先帝還在時便主動將京畿一帶的育善堂交給明達來管。

等新帝登基,她更是和皇後一起接手了大晉所有的育善堂,

皇後可為一國表率,明達公主的善心也是名揚天下。

所以,雲州有難,皇後和公主捐點兒不?

白景行看著她娘寫的信,隱隱約約摸到了一點兒她本不應該摸到的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