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6

白景行一臉的不解,“可爹爹不是說,各地糧食高產,國泰民安嗎?她怎麼還會吃的不好?”

周滿一邊起身穿衣服一邊道:“吃的好和吃的飽是兩回事,而且,各地糧食雖高產,的確是國泰民安,但誰又說這天下就沒有貧苦之人了呢?”

“從新稻種推廣到現在,也不過才十六年而已,想要真正的做到天下無饑饉,只怕還得再做好幾個十六年。”

“怎麼會,大表哥明明說現在荊州一帶的試驗田畝產都過九石了,這麼高的畝產還不夠一家人吃飽飯嗎?”白景行懷疑道:“是不是他們懶的?”

周滿:“天下自然有懶惰之人,但除了懶惰之外,意外和病痛也會致貧,還有,有的人家無地,就是天生貧困的;有的人家有地,那日子也過得艱難的,形形色色的貧困太多了。”

周滿穿好衣服,沖外面叫了一聲,便有丫頭端了溫水上來給她梳洗,她一邊招水洗臉,一邊問她,“你對這個感興趣。”

“只是奇怪,若是勤快之人,在糧食如此高產,又如此低廉之時怎麼還會貧困?”

每年,白善都會做各地糧價匯總,白景行和夏牧時常闖禍,除被抄書外,時不時的還會被白善叫去抄錄匯總這些數據。

其實就是把前幾年的糧價和今年的一起抄到一個表格裏,好讓白善一目了然。

所以白景行是知道這幾年糧價是怎麼一點一點的往下降的,到現在,京城的糧價低的時候,谷價已經降到了兩文一鬥,米價三文一鬥,比她爹娘說的小時遇上水患,米價三十文一鬥的時候可便宜太多了。

就這都吃不飽,那要是擱她爹娘那會兒,還不得直接餓死啊?

白景行一臉的不服氣,周滿便道:“你要實在好奇,隨我去問診送藥的時候可以問問那些貧困之人,問問他們每年做什麼過活兒,收成如何,每天幹什麼,吃什麼……”

白景行:“這豈不是很浪費時間?”

“你不聞不問,堅持自己的偏見,那才是浪費時間,”周滿道:“在你該了解實情時卻沒有去了解,這浪費的可不只是你自己的時間。”

周滿很擦了擦手,很大方的道:“行了,去吧,我今日可以讓你少幹一點兒活。”

白景行真的去問時才知道,人幸福的路徑是有很多種,但人不幸的原因有更多種。

她簡直驚呆了。。

七號木棚裏才送進來的一個小娘子,和她一樣大小,也是十歲。

她還有個哥哥,十三歲,也病了,被放在另一個木棚中,而她父母幾天前就已經病死了。

他們兄妹倆將來的日子怕是不好過。

但在沒有疫情前,他們家的日子也不太好過。

他們家有地,是她爹的永業田,雖然才分了十二畝,不夠數,但其中有四畝水田,仔細耕種,養活一家四口還是夠的。

白景行問了她每日要做的事,發現她每天一大早起床便要掃地,然後去河邊洗衣裳,回來後還要出去打豬草,煮豬食……

她娘則是要做飯、餵豬,鋤菜地種菜,澆水……

下半晌的時間她可以出去和自己的朋友們玩兒,至於吃的,早上吃的稀粥,中午吃的雜糧粥,晚上吃的是饅頭……

據她說,這樣的日子比以前好很多了,在她很小很小的時候,他們家一天只吃兩頓,早上是粥,晚上還是粥,不是下地的日子,那粥還特別特別的稀,饅頭也是摻著麥糠做的……

她爹和哥哥也不懶,但就是存不下來錢,每年賣出去的糧食賺的錢並不多,聽說外面並不缺吃的,所以他們家才舍不得賣很多糧食,這才能一天吃三頓,晚上一頓還特別的好。

她覺得晚上能吃白米飯或者白面的饅頭已經是很好很好的生活了。

因為存不下錢,所以他們家已經決定給她說親,等她到十三歲,她哥哥十六歲時就出嫁,然後拿著彩禮錢給她哥哥娶一個媳婦回來……

小娘子一臉的悲傷和惋惜,“可惜我爹娘都死了,怕是沒人給我說親,我哥也娶不到媳婦了。”

白景行沈默的說不出話來。

晚上母女兩個談心,白景行特意說了她的故事,很是不解,“糧價為何這麼低呢?他們都存不住錢。”

周滿道:“天下的糧食多了,糧價自然就低了,這是好事兒。”

“可他們賺不到錢。”

“那你問問她,現在的日子是不是比以前好過了?”

白景行:“不必再問,她已經說了。”

“那便是了,以前他們家也存不下錢來,不過在將來,他們是有機會存下錢來的。”

“怎麼存?”白景行忍不住坐起來,目光炯炯的問道:“娘,糧價是不是要漲了?”

“傻孩子,糧價要是上漲到能讓他們賺到錢的程度,最後受苦的還是普通的老百姓,”周滿道:“別總盯著糧價,想要從糧價上賺錢。”

她道:“這世間能賺到錢的東西太多了,你就沒想到嗎?糧價如此低,對於他們來說,其實更好賺錢。”

白景行一臉迷茫。

周滿道:“人啊,吃飽飯以後便會想著吃好飯,我說過,吃得飽和吃得好是不一樣的,你摸摸你這個頭,你這勻稱的身材,這是吃白米飯和白饅頭能養出來的嗎?”

“因為我爹高?”

周滿:“……因為你娘我每天給你吃的羊奶,羊肉、雞肉、雞蛋,你掰著手指頭數一數,你之前在家裏每天吃下去多少好東西?”

“這都是你能得這麼好的原因,”她道:“這世上的人都如此,糧食畝產增高,他們終於不用將所有土地都用於種植糧食,也不用把所有人力都放在種植糧食上,最後收獲所得還不足以飽腹。”

“他們可以在土地上種植和養殖其他的東西,也有了人力做其他的事,這些收入都是錢。”

白景行掰著手指頭將這其中的邏輯縷順,終於反應過來,“這一切的基礎就是畝產增高,糧食高產?”

周滿點頭。

白景行咋舌,“原來大表哥這麼厲害,幹的是這樣一件大事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