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5

周滿拉住她的手道:“好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我是太醫署署令,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我的職責,我也有這個能力救治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幸免於難,既如此便不能懈怠。”

“夜深了,你還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先去睡覺吧。”

白景行呆呆的看著母親,“娘,您十歲的時候在幹什麼?”

“我嗎?”

周滿歪著頭想了想後道:“好像是在益州的濟世堂裏學醫吧,也有可能是在七裏村讀書,自己琢磨些醫術,時間太長,不記得了。”

“娘親那麼小的時候就想著濟世天下了嗎?”

“沒有,”周滿拉著她的手道:“我和你父親並不是一開始便想著出入朝堂,封侯拜相的。”

“我們年紀小,便只想著學習,每日只要完成先生安排的課業,想先生讓我們想的事情罷了,”周滿道:“學醫,一開始也不過是為了治你外祖母,想著家裏若有人看病,我學了醫術,能夠少花些錢罷了。”

她拉過一張椅子,讓白景行坐下,“我和你父親也從未想過你們姐弟三個將來要有多厲害,功名利祿這些看似很重要,但我和你父親自詡還是給你們攢下了不少家業的,有了足夠的錢,那些東西也就不那麼要緊了。”

“所以我們只想你們快快樂樂,自由自在的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但是,”周滿握緊了她的手,擡眼望進了她的眼睛,“你得先做好一個人!”

她眼中盛著淚光,“大姐兒,是我和你父親不好,這兩年忙於政務,沒有教好你,所以現在娘親要親自教你,不為你將來有多出息,只要你能做一個無愧於天地,無愧於自己的人,好不好?”

白景行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她繼承了父親的聰敏,這些事以前是從不想,現在想了,這段時日又見識了這麼多生死,自然知道了母親所指為何。

她覺得以前在學裏,為了讓對頭被罰值日所做的那些事都幼稚得不行。

就連她所認為的對頭,討厭起來時也是莫名其妙,反正就是莫名的看對方不順眼,所以便各種針對,可是,她又做錯了什麼呢?

便是真做錯了什麼,那也不過是多瞟了她一眼,或者是背地裏說了兩句她的壞話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與生死扯在一起又算得了什麼呢?

何至於對方做什麼都是錯的,恨不得對方立時消失了才好?

“娘,我知道錯了。”

周滿大松一口氣,輕輕抱著她道:“好孩子。。”

白景行擦幹眼淚,卻還是忍不住抽泣的問道:“娘,雲州,能治好嗎?”

“當然可以了,”周滿微微一笑道:“雲州的情況比當年夏州出天花的情況可好太多了,當年夏州都能挺過來,雲州自然也可以。”

“可死去的人卻不能復活,他們死了就是死了。”

“是啊,所以我們要看著還活著的人,也不要辜負已經死去的人。”

周滿扭頭看向案上的藥材,喃喃道:“或許可以用銀翹試一試……”

白景行就見她娘皺著眉頭沈思起來,半晌不說話。

她試探性的一叫,“娘?”

周滿沒理她,白景行便知道她娘這是又把她忘了。

不過這次白景行一點兒也不生氣,她撐著下巴靠在桌子上看著她娘。

所有人都說她娘很厲害,是朝中官位最高的女官,官居三品,不僅得太後和皇後喜歡,也深得帝心,在這一點上,就是她名揚天下的父親都要略遜一籌。

因為母親開了女官入朝的先例,前幾年國子監也開始招收女弟子,於是朝中陸續出現女官,雖然擔任的官職都不高,但女子出仕已經成常態。

明學裏的女學生上到十三歲,可以和男子一樣,或恩蔭進入國子監,或參加國子監的入學考試,會選擇進入國子監的女學生,基本上就是奔著當女官去的。

不然十三歲了,正是可以開始說親的年紀,誰還會耗費那麼長的時間去讀書呢?

白景行已經十歲了,再有三年,她也要選擇是否進入國子監讀書。

白景行當然是想要入朝當官的,她想成為她母親一樣的人,站在朝堂上指點江山,只是想一想便很激動人心。

但來了雲州與母親朝夕相處後才知道,她一直以為的母親的樣子是多淺薄。

周滿推衍了一番藥方,將其寫下,正打算去藥房裏抓一副藥試試效果,放下筆才看到趴在桌子上睡著的女兒。

她握了握拳頭,鍛煉了一下手指和手臂後才上前小心翼翼的將她抱起來送到床上。

十歲的孩子,抱起來可真重啊。

周滿將她放在床上,拿了藥方出門。

醫帳裏有值守的大夫,看見周滿過來,立即起身,“周大人,您怎麼來這麼早,還未到交班時間呢。”

“周大人,您不會一直未睡吧?”

這話一出,大夫們都擔憂的看著周滿。

周滿將藥方遞給他們,吩咐道:“選九個病人,輕癥、中癥和重癥各三個,將此藥熬了給他們服下,註意觀察他們的情況,明日下午我要看數據。”

“只吃一副藥便能出結果嗎?”

周滿道:“先試著吧,一副藥不行就多試兩天,三副藥下去,若是還沒效果再換藥。”

眾人應下,“是。”

周滿這才揮揮手,轉身回屋去睡覺。

實在是太累了,她一躺下眼睛就閉了起來,只是腦子依舊興奮活躍睡不著,最後何時睡著的她都不知道,還是感覺臉上毛毛癢癢的才醒來。

她一睜開眼睛便見白景行快速的收回手去。

周滿撐著手臂從床上坐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道:“別藏了,就跟你爹一樣,總是喜歡拿草刮人的臉。”

白景行嘿嘿一笑,將背在身後的手拿出來,高興的道:“娘,八號木棚裏那小姑娘退燒好轉了,方醫助說她若是情況不再惡化,吃上兩副藥就能痊愈。”

周滿:“她年紀比你大,你別總是小姑娘小姑娘的叫人家,該叫小姐姐的。”

“她看著比我小。”白景行當慣了姐姐,且深受作為姐姐的好處,自然不肯做妹妹。

周滿:“那是吃的不好,看著自然要比你小了,但這是按照年齡來尊稱的,誰還按照身形大小來稱姐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