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強悍的姐姐2

作為幫兇,白長松小朋友失去了他最愛的栗子糕十天,他哭得不行,然而就算祖母一臉心疼為難,卻還是沒幫他說情,也不肯私底下給他栗子糕吃。

於是他就知道了,靠人不如靠己,才三歲的白長松小朋友暗暗發誓,以後絕對不再幫助姐姐和哥哥作惡。

但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他年紀小,上至祖母,下至父母,多少會對他有些優待,於是姐姐和哥哥幹什麼壞事都喜歡帶著他,雖然他大部分時候就站在一旁看,並不參與,但只要出了事,他就得一起承擔。

他無數次在心裏說服自己,唾棄自己,然而從三歲到十三歲,再到二十三歲,甚至更大的年紀,他總是控制不住給姐姐和哥哥擦屁股的沖動。

白長松小朋友一臉的憂傷。

不過他現在還小,他並不知道他將來的悲慘命運。

他此時剛哭過,因為失去了最愛的栗子糕。

他背著門口躺著,小身子因為抽泣一抖一抖的,白景行小心翼翼的推開門來,見屋裏只有一個小丫頭,便噓了一聲,悄悄的溜進去。“你先出去,我看著他。。”

小丫頭遲疑了一下,屈膝行禮退下,不過依舊守在門口聽吩咐。

白景行湊上去推了推他,小聲道:“小弟,你別哭了,我把我那艘船送你好不好?”

白長松哭聲一頓,爬起來看她,“真的?”

“真的。”白景行伸手在他臉上一抹,摸了一手的淚,嫌棄的在他身上擦了擦後道:“總之你別哭了,等風頭過去我就把它給你。”

白長松伸出自己的小指,“拉鉤。”

白景行就和他拉鉤。

為了不讓父母註意到白景行收買了白長松,所以他們暫時不交易,但這不妨礙白長松過去看他未來的船。

那是一艘有三層樓的大船模型,三尺多長,樓的窗戶、門口等都雕刻得很真,屋頂也是可拆卸的,一層樓,一層樓都可以取下來,每一層樓的房間屋頂拿開,裏面有桌椅、床榻,還有茶具擺設等……

這些用具一共有兩套不同的,白景行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隨意調換。

這是工部去年進獻給皇帝的壽禮,一共是兩艘。

皇帝對這種東西不太感興趣,但明達公主很喜歡,於是皇帝便將一艘賜給了明達公主,另一艘賜給了於漕運有大功的白善。

白善送給了周滿,周滿和三個孩子都很喜歡這個東西。

但今年春天淮南道爆發時疫,疫情嚴重,周滿便去淮南道出公差,沒帶白景行,承諾白景行的生辰禮也沒有了,她便把這艘船當賠罪禮送給了白景行。

船上的燈籠很小,只比大人的拇指大一些,也能拆開,裏面放著很小的蠟燭,點上以後把燈籠合上,掛在船上,整座船都亮了起來。

不僅白景行,周滿也對這艘船愛不釋手,時間寬裕時常常拿出來賞玩。

對白長松這樣的小朋友來說,更是擁有無上的吸引力,一聽姐姐說送他,他立即高興起來,暫時忘記了失去栗子糕的傷痛。

很久很久以後白長松才發現,船雖然名義上是他的了,卻一直是白景行在玩。

兩天休沐日過去,白景行和夏牧被罰抄的書還沒抄完,周滿也不急,一大早親自送他們去學堂。

周滿先把白景行送到明學,領著她進去找先生,和他笑道:“先生,我家景行近來要鍛煉身體,這學裏的路就交給她來打掃吧。”

先生就看向白景行,“又要鍛煉身體啊?”

白景行低垂著腦袋不說話。

周滿托先生盯住白景行後就把夏牧拎到和明學隔了一條街的學堂裏,和他的先生叮囑了同樣的話以後才去點卯。

白景行看她娘一走,大松一口氣,她先生卻把掃把往她手裏一塞,“現在是早課時間,你一邊背誦課文,一邊掃地吧。”

白景行抱著掃把露出哭泣的表情,“先生……”

“別哭,我們的山長是公主,便是我能網開一面,你覺得公主會幫著你隱瞞周大人嗎?”

白景行眼底泛淚,深深後悔當年娘親問她是要留在家裏請先生教她讀書,還是來明學念書時,她選擇了明學。

白景行拖著掃把去打掃,早課結束,各級同學都出來活動,小至七歲的小學妹,大至十四歲上的大學姐們,她們都掩唇看著她笑,有幾個與她不對付的跑過來問,“白景行,你是不是又犯錯了?”

白景行掃地的動作就加大,落葉和灰塵瞬間漫天飛,有一片還落在了一人的頭上。

白景行看見,瞬間哈哈大笑起來。

“啊啊啊,白景行,我今日剛換的新發髻,你賠我!”

和白景行玩得好的立即跑過來攔住,“你幹嘛,在學裏打架可是要被罰的,而且她又不是故意的,她在掃地,你若是不往她掃把下湊,這葉子能落在你頭上嗎?”

“你們強詞奪理,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白景行很嘚瑟,“我就是故意的怎麼了,誰叫你取笑我的?”

周滿下衙後就被叫了家長,她到明學裏領她閨女。

這一次參與鬥毆的學生很多,竟達到了十二個,更神奇的是各個階層都有,有勛貴之後,也有高官之後,還有寒門和庶民。

周滿仔細一問才知道,她們竟然在明學裏拉幫結派,其中一派的首領還是她的女兒——白景行。

周滿坐在椅子上半天沒說話。

一起來領孩子的各位家長默默地看著周滿,心中其實是有些虛的,因為同齡階段下,他們官職比不上周滿,更不要說爵位了。

所謂的勛貴之後,那也是家長的父親,他們還在父親的庇佑之下,而周滿自己就是郡主。

周滿臉色沈凝,半晌,扭頭問白景行,“她們說的都是真的?”

白景行,“是她們先挑釁我的。”

“我問的是你在學裏拉幫結派,互相對抗的事。”

白景行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裙擺,小聲道:“也是她們先開始的。”

周滿起身與眾人行禮道歉,“抱歉了諸位,小女不遜,我回去會好好的教她的。”

周滿帶白景行去找明達,和她道:“景行暫時不來上學了,我親自帶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