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論交通的便利

生活就是這樣,當你認為自己一帆風順,可以從從容容面對時,它就從天上盛一盆冰水給你當頭澆下去,讓你吃了苦頭後還要在後面揮舞著鞭子趕著你噠噠的往前跑,一步不敢慢。

周滿和白善的人生就是如此。

倆人從青州調回京城,已經做好幾年時間窩在京城裏安然度日,穩紮穩打的日子。

結果因為隆州的一個茶攤,因為他們坐下多說了幾句話,於是白善攛掇著白二郎一起寫了一封疏通河道,經營漕運的折子,還有一封增開糧倉,平抑物價的折子,從此,他們的生活就不知不覺被套上了一匹騾子,皇帝和太子手中拿著鞭子,狠狠一甩,他們就被騾子拉著四處奔忙起來。

白善去並州和唐鶴匯合,倆人開始督促地方官增建糧倉,收購糧食,順便調查了一下當地糧商和官員為政的情況。

除此外,還要查找當地縣誌,尋找河圖送回工部和翰林院。

而周滿則為了汾河一帶疏通河道一事帶著太醫署的學生駐紮汾河,鉆研出兩張防寒防疫的藥方和一張防凍藥膏的方子後也跟著跑上跑下的看人修堤壩,疏通河道。

沒辦法,皇帝似乎喜歡可著他們一家薅,劉煥作為工部官員,他這次也被派來了。

和白二郎有得一拼的鹹魚劉煥,突然被丟過來疏通河道,眼淚都快要哭幹了。

其實他祖父是戶部尚書,他要是偷懶不幹活兒,主管此事的官員和當地官員都不會說什麼,只要他不添亂,當個吉祥物也可以。。

偏偏周滿在這裏。

作為名副其實的“長輩”,她的目光只是掃過來,劉煥就不敢偷懶,只能卷起褲腿,抖抖索索的跟著下河道看情況。

汾河大部分都是通的,只是有些地方因為泥沙堆積被堵,或者改道,或者彌漫開來而已。

他們要做的就是疏通這些地方,或者幹脆就順著改的道路設計出更合理的河道,挖通形成新的河道。

等他們終於從汾河回來,劉煥不僅人黑了一圈,還瘦了一大圈,這些年養尊處優養出來的肉肉全都掉了不少,還比讀書時瘦了一大截。

倒是精神了不少,就是手腳和耳朵都有凍傷的痕跡,讓劉尚書夫人好一陣心疼,不過看孫子這麼精幹了,她還是高興的。

當年,汾河並沒有疏通,一直到第二年六月才通,一起通的還有渭水。

通航的時候,周家不僅跑去渭河邊上湊熱鬧,周四郎還準備了大量的貨物從京城走汾水去了代州,從此,他們家的商路又開了一條。

但皇帝似乎發現了周滿和白善另外的用途,從此熱衷讓他們外派。

派周滿巡視各地醫署,派白善巡察各地糧道政務,順便收集河道圖,白善因此做出了分段治理的具體政策……

京城的安逸生活從此一去不復返。

夫妻兩個偶爾會在外地遇見,偶爾會在京城碰頭。

運氣好的時候,他們能在京城呆個一年半載,運氣不好時,一年半載都要在外面跑動。

好在河道一條一條的疏通,工部和翰林院手中制作的河道圖越來越詳盡,白善手裏握著的圖點亮的越來越多,他們出行要方便很多,有時從京城到江陵一帶,三日便可到達。

而漕運建設非一日之功,期間還要考慮到農忙時節,朝廷只在農閑時發布勞役令,招收民工,除各地不屯田的駐軍外,他們每年用在河道上的時間不超過兩個月。

所以漕運從提出到朝廷認為完成,整整用了十二年的時間,而這成了高宗一生裏諸多功績之一。

這一次河道疏通,主要是疏通和建造碼頭,次要才是挖一挖河道,讓兩段看上去不是那麼遠的河水互通起來,使船通過。

感謝大晉糧食高產,商業發達,每年稅收不斷,這才支撐得起這麼大的消耗。

加上新帝還算仁和,並不急著見效果,容許各地緩緩而修,所以除了總是出公差的白善和工部各官員比較辛苦外,其他人無知無覺間,有一日突然發現,從南到北,從西到東,水運竟如此便利。

在全國河道連通時,已經做了太醫署署令的周滿高高興興的上了辭官的折子。

用了十年時間才得心應手起來的新帝只看了一眼便把折子丟在一旁,沒管。

周滿不死心,再上折,表示她雖然辭官,但一心向大晉,做的依舊是有利於大晉,有利於皇帝的事,她想要出去深刻鉆研一下自己的醫術,收集各地疑難雜癥,為大晉百姓做出更多的貢獻。

皇帝只看了她一眼,“朕看你是想出去挖那些個花花草草,捉那些飛禽走獸吧?這些年你借巡視之名到處搜刮那些奇花異草,飛禽走獸,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沒看見,你如今竟還敢不務正業的為此辭官?”

周滿堅稱她不是不務正業,不信看她這些年醫術是不是精進了?

皇帝只當聽不見,扭頭問同列小朝會的白善,“夫教妻亦是為臣之道,你該好好的管管你的夫人了。”

白善一臉無奈的道:“陛下,天下誰人不知臣懼內呢?”

皇帝:……

其他大臣:……

周滿便扭頭瞪了他一眼,和皇帝道:“陛下,臣是真心的,真的,天下病癥何其多,只在京中,醫術進益有限啊,您待臣學成歸來,到時候再為陛下效力。”

要是以前,皇帝肯定就信了,但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萌新皇帝,而是已經當了十年的老皇帝了,早不會被周滿欺騙。

說是學成歸來,誰知道她何時歸來?

到時候他發了招賢令,她要是不接,他還能砍了她不成?

所以皇帝就是不答應,最多允許她出去巡視各地醫署。

周滿:……巡視,那主職就是查探各地醫署情況,能騰出多少時間來看病,還有找些花花草草,飛禽走獸?

皇帝如此無賴,氣得周滿回家便在院子裏轉了三圈,忍不住仰天大叫,“恨不能掛印而去啊——”

她就是那麼一喊,誰知道聲音太大,傳到了街面上,於是皇帝下令城門註意篩檢,不許周滿出城,讓她想趁著春光爛漫時去看馬場看人打馬球都不行。

最後她不得不進宮一趟和皇帝表忠心,賭咒發誓自己絕對不會不辭而別,掛印而去,這才能出城活動。

出了城,周滿去東郊馬場,看著不遠處的渭水,她幾乎淚流,“為了這河道漕運,你辛苦了十二年,我的醫署也沿著河道開遍,如今我就想坐著船四處走一走看一看都不行。”

白善很淡定,“這有什麼,你每年例行上一道請辭的折子,專心把手下培養出來,過個三五年陛下就同意了。”

“真的?”

“真的,”白善微微一笑道:“到時候我與你一道辭官。”

這是周滿沒想到的,揚眉問,“白相要辭官?”

白善淺笑道:“在一位置上久了,陛下必定也會看厭我,到時候我與你一道辭官,他肯定會願意的。”

這宰相也就和一道菜一樣,總是看著他,就和總吃一道菜一樣,兩年不厭,再過個四五年,煩也要煩死了,到時候他想換個宰相,自然會答應意誌堅定的倆人辭官。

周滿看著眼前波光粼粼的渭水,重新高興起來,牽著他的手一晃一晃的,“你可答應了我的。”

白善頷首:“我答應了你,首先便帶你去坐我一條一條畫下來的河道,看它們暢通無阻,去你想去的地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