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5章 任命

九月二十一,各地秋稅收入基本結束,朝堂上已有了一個基礎反饋,皇帝召開大朝會,想要就明年重大財政支出討論一下,好有一個雛形。

在京休息了五天,養精蓄銳的周滿和白善一大早便換好了官服,倆人相攜出門,到了側門,大吉備好了馬車和馬。

白善看向周滿,問道:“你坐車還是騎馬?”

周滿道:“騎馬吧,一大早上便坐車怪悶的。”

白善就牽過赤驥給她,這才去接盜驪,倆人把馬拉出門,大吉也牽了一匹馬跟在身後。

三人上馬,溜溜達達的往皇城而去。

街上沒什麼人,所以白善和周滿並騎,大吉跟在身後,等進了皇城那條主街,街上的車馬就多了,且都是一側的。

有武將從後面超過倆人,超過去時還扭頭大著嗓門和周滿打招呼,“周大人,回京了?”

瞥一眼白善,“喲”了一聲道:“白大人,上朝呀!”

白善總覺得他們的口氣不太善良,但為什麼呢?

論起交情,他也是上過戰場,有過微末軍功的。

不等他思量明白,武將已經越過他噠噠的先跑了,夫妻兩個誰都來不及打聲招呼。

後面有馬車追來的聲音,白善和周滿對視一眼,於是一踢馬肚子加快了速度,再不肯讓人超過他們了。

追在後面的楊和書:……

到了宮門口,白善和周滿下馬,將馬匹交給宮門口專門看管馬匹的侍衛,抽了腰間插的笏便進宮門去。。

等楊和書下車時,夫妻兩個已經只剩下一道背影了。

這會兒楊和書也不急了,如往常一樣緩步入宮,等到了太極殿門前,就見白善和周滿周圍都圍滿了人。

尤其是周滿,不少大臣都對她表達了思念之意,並關切的詢問她這一路可順遂。

楊和書袖手站在一側註視著他們,周滿和白善察覺到他的目光,微笑著周圍的同僚打過招呼後就朝楊和書走去。

楊和書是朝中出了名的清冷,雖然人長得好看,看著也溫和,但會湊到他身邊的人還真不多。

所以他周圍都是空的。

白善和周滿走過去,壓低聲音好奇的問,“楊學兄,難道朝中出什麼事了嗎?”

也沒聽莊先生提起啊。

莊先生年紀大了,他又只是崇文館侍講,若無必要,他已經不上大朝會了。

這也是皇帝對老臣的優待,朝中凡上了六十的大臣,職位不重,無要事的,可不上朝會。

但莊先生不上朝,身在朝中,對朝中的事還是有了解的,這幾天並沒有聽他提起過。

楊和書道:“你前兩日又上了一道請修河道,開通漕運的折子?”

白善一臉茫然的點頭,“是啊,先生說朝中已經在議論此事,只是久決不下,我想著我也要銷假入朝了,便想再提一提此事。”

“你這折子上了以後,易子陽便串聯封宗平上了一封響應的折子,建議由工部主理此事,各地駐軍協助,再招民工勞丁梳理河道,認為三年可通河道。”

周滿:“決心如此大?只怕消耗不小吧?”

白善卻想起了早上入宮時被武將陰陽怪氣的畫面,他:“……兵部和各地領軍將領想要主理此事,但暫時打不過工部,覺得這主意是我提起的?”

“不僅是各地領軍將領,朝中不少閑散下來的將軍也有意此差事,畢竟主要用的是士兵。”

白善卻皺眉,“可他們懂得疏通河道,築堤建壩嗎?”

楊和書微微一笑道:“肯定沒有工部懂。”

他道:“我也只是提醒一句,你早朝的時候小心吧。”

白善決定靜觀其變,暫時什麼都不說。

疏通河道,還是全國主要水網的河道,誰也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錢,從哪裏疏通起,沿路可能還要修建碼頭等等,涉及地方之廣,利益之深,讓朝中每一個人都心思浮動起來。

當然,除了個別人外,大部分人看到的是背後涉及到的功績。

遠的不說,就說工部,韓尚書出了名的穩,此時也不由浮躁起來,漕運若能打開,將全國河道串聯在一起,那他這個工部尚書算是可以名垂千古了。

所以不僅朝中在爭,工部內部也在爭這個主理人。

地方上也有精通水利地理的官員上書請求,還有人在網羅人才往朝中輸送,比如民間的某某,素有賢名,在水利工程上很有見地,有著作若幹,請求皇帝出任賢令。

白善和周滿這五十天基本上過著和朝堂分割開來的生活,雖有消息,但那消息就好比是一個漏風的洞,他們只能吹到一點兒。

這會兒他們站在了朝堂上,那漏風的洞一下被打開,整個洞穴都是風,於是倆人差點兒被這狂湧而來的消息打懵,倆人誰也沒料到這事兒鬧這麼大。

皇帝自己也沒想到,反正堂上夠亂的了,這人說完那人說,皇帝幹脆擡手止住眾人,道:“河道漕運一事暫且押後再議,先談一談別的事吧。”

劉尚書這才找到說話的機會,執著笏上前躬身道:“陛下,各地秋收已經結束,多地正在種植冬小麥,今年南除桂州、柳州一帶,北除並州、代州一帶幹旱較為嚴重外,其他地方的收成還算可以。”

皇帝問:“六七月的時候臺州一帶不是有海風登陸?”

“是有,但越州、杭州一帶糧食充足,已經就近援濟,不必京城再支援,且今年江南一道大體算豐收,米價降到了七文一鬥,谷價則降到了五文一鬥。”

皇帝問:“漕運河道的事先放在一側,再著令各地州縣,修建糧倉,收購糧食充實糧倉,平抑物價。”

這個詔令早在一個多月前白善的折子回到京城時便已經下過一次,不過顯然成效不大,除了個別地方努力執行這條規定外,大部分地區平抑物價的事做得並不好,以至於現在有些地方的糧價就跟他們下太極殿的臺階一樣往下掉。

皇帝沈吟片刻後道:“楊和書。”

周滿身側的楊和書起身出列,躬身道:“臣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