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4章 回京

夏銳連忙攔住,問道:“伯父和伯母的墓地……”

周滿和白善對視一眼後道:“還要請夏伯伯繼續照看,等烏圓再大一些,我們在京城準備好了祭田,到時候再來移動。”

“那你父母的豈不是也要挪到京城來?”

周滿頷首:“是有此打算。”

還是得在一處才好,將來子孫也好祭掃。但這是一件曠日持久的事,並不爭這一朝一夕。

回到驛站,周滿便派人去準備了祭掃的東西,第二天帶著一家人先去給夏衍夫妻掃墓,祭掃完以後才準備回京。

此時他們還有十天的假期。

白善笑道:“我們可以慢慢回京,還能休息幾日再上朝。”

“也不知道明達他們出發了沒有?”周滿這會兒倒有些羨慕起白二郎了,他雖然也只請了五十天的假,但翰林院不忙,估計他就是遲些回去也沒事。

白善道:“不必管他們,他們回去肯定也是走水路,比我們這一路可輕松多了。”

白善說的沒錯,白二郎他們的確走的水路,正是今日出發。。

他們夫妻兩個和殷或一起走,本來他還攛掇著白老爺和白夫人上京玩呢,不過秋收結束就要種植冬小麥,白老爺想了想還是拒絕了。

一行人到隆州上船,這個時節船行的還算平穩,殷或就讓人將桌子擺出去,他一邊賞著江景,一邊泡茶。

“你可真自在。”白二郎坐在他對面,扭了扭脖子道:“我昨晚睡驛站,落枕了,要是滿寶在此就好了。”

殷或看了一眼他的脖子,建議道:“你自己嘗試著扭一扭?此時他們應該還在商州吧?”

白二郎:“算行程,他們應該到了好幾天了,夏氏並不大,給點錢就能夠解決,耗費的時間應該不會太長。”

殷或微楞,“分宗這樣的大事……”

“那得看是什麼樣的家族,像世家那樣的,是第一等的艱難;士族,第二等艱難;勛貴,第三等艱難;第四等是一些士紳豪門;而像夏家這樣的,是第五等,也是最末等。”白二郎道:“遠的不說,就說周氏,周家要想分宗也簡單得很,一筆錢砸下去,想分到哪兒去就分到哪兒去,族裏人得了好處,誰還管你去哪兒呢?”

不過七裏村一向團結,周家也不會分宗就是了。

殷或若有所思的點頭。

從隆州到京城,卻是不必要到岐州,而是可以坐船直接到鳳州。

鳳州距離京城極近,一天功夫就能到。

所以他們回到京城時,周滿他們也才到京城不過兩天,剛剛安頓下來呢。

家中的下人聽到後門的大街上很熱鬧,於是看守後門的門房悄悄打開一看,便趕忙通稟正在家裏休息的白善和周滿,“對面的公主和駙馬回來了。”

周滿立即起身,“可算是回來了,走走走,我們去湊湊熱鬧。”

白善被她拖著往外走,不由笑道:“急什麼,他們既已回京,又不能跑了。”

明達到底體弱,雖然一路上都是坐船,但依舊疲憊不已。

她靠在榻上,擡起眼眸看了周滿一眼便又閉上了,“你自便吧,我累得緊。”

周滿上前給她摸了摸脈,又摸了摸她的身體,“我就知道你肯定疲累,所以專門上來給你看診的。”

她卷了袖子,讓宮女拿一個軟枕來給明達趴著,“我給你按一按吧,不說讓你馬上恢復,至少能讓你輕松一些。”

明達求之不得,趴著道:“我還想著讓人去醫署裏請女醫過來按呢。”

“你胃口如何?”

“不好,”明達道:“雖說我沒暈船,但還是沒胃口,與去時大不相同。”

周滿便嘖嘖搖頭道:“給你們準備了藥丸,你們怎麼也不知道吃?並不是只有吐才是暈船,食欲不振也是的。”

明達都這樣了,周滿有些擔憂殷或,“殷或怎樣了?”

明達搖頭,“我不知,問白二吧。”

白二郎正在外面指揮人把帶回來的行李都收好,聽見人問便道:“我看他就是胃口有點兒不好,其他都還好。”

白善:“那得去看看他,旅途勞頓,可別病了才好。”

殷或沒有回殷府,而是回了自己的縣子府。

周滿為明達調理了一下身體,留下一張藥膳方子才和白善轉道去了縣子府。

長壽直接把人迎進正院,殷或正在泡茶,似乎沒有疲累的樣子,看見倆人來還擡手給他們倒了一杯茶,“我才進家門,你們怎麼就上門拜訪了?”

周滿:“來看看你,怕你累病了卻不說。”

殷或便卷了袖子伸出手來,笑道:“我可不是會隱瞞病情的病人。”

周滿伸手搭在他的脈上,詫異的挑挑眉,“雖有些疲累,但身體的確還不錯,比明達還強些。”

她上下打量他,半晌後笑道:“果然,心情對病情的影響很大,你心境開闊,身體便也好了許多。”

殷或笑道:“這一次在道觀裏與守清道長論道,看著他經營道觀,幫扶上門的居士,我想通了許多事。”

白善喝了一口茶,好奇的問:“比如呢?”

“比如人心中之所以會不安,是因為心底依舊有期許和恐怖之事。”殷或表現得再淡然,他還是希望能得到祖母和父親等親人們的支持和認同,也恐怖自己對殷家失責。

但走這一趟他卻想明白了很多事,放下了那些牽掛,對於那些不可能改變,也不願意改變的事,執著不如放下。

世間的事如萬物一般自有其自然,所以順其自然便好。

白善和周滿張大了嘴巴,“你這是……頓悟了?”

周滿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嚇得正沈浸在這安詳氣氛中的白善和殷或心頭跳了一下,齊齊一抖。

“我就說嘛,我們那兒的道觀不一般,你看,玄都觀和護國寺辦不到的事,它卻能讓你頓悟了。”

白善撫了撫胸口,“你嚇死我了,下次輕點兒拍。”他呼出一口氣道:“一般的道觀也養不出道和那樣的人來。”

殷或也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喝了一口茶壓驚,“我覺得你不用給我開調理身體的藥了,還是開一副壓驚的藥吧。”

周滿:“……我就輕輕拍了一下桌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