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1章 跑腿

周四郎還在前院安排帶回來的東西,等把行李都安排好,他就跑過來找莊先生,“先生,時間還早,我這就去找楊大人問情況?”

“去吧。”

周四郎便跑去找楊府,沒找到人,便又跑去皇城的戶部裏找,終於蹲到了人。

楊和書將錄取通知書和條子交給周四郎,叮囑道:“你們回來得正巧,昨日他們才入學,今天略做休息,明日便進學吧,遲到太久,不僅先生們印象不好,同窗們面前也敗壞形象。”

周四郎應下,“還真進了。”

楊和書笑了笑,一幅可以傳世的《聖賢老子圖》呢,別說給孔祭酒,走皇帝的後門都走得。

不過要他看,走太子的後門是最容易的。

不必《聖賢老子圖》,以莊先生這些年教導太子的情分,只要他開口,東宮肯定願意賣他一個人情,莊紀然又附和情況,在國子監的錄取範圍之內。

東宮開口,國子監肯定不會再推辭。

不過莊先生不願東宮插手罷了。對於學生,他倒是全心全意。。

這件事在京城並不是秘密,二十五那日國子監公布今年官宦子弟入學的名單。

莊紀然被編入太學,在一溜十九歲二十歲的青年中,他的年齡算是很大的了。

而且每一個人的名字後面還寫有其戶籍地,受蔭於何人……

莊洵現在是太子少傅,他的名字一出現,大家便不由關註了些。

這一關註就發現問題了。

“這個年齡……不是說今年入學的學子多,年齡踩線的官宦子弟都被拒絕了嗎?”

“這是莊少傅第一次推薦人入學,又是嫡親的孫子,或許國子監賣他一個好也不一定。”

“唐相今年推薦了一個子侄,年齡也踩線,國子監照舊不客氣的拒絕了,對待相爺尚且如此,何況莊少傅?”

“是不是東宮出面了?”

大家細細一打聽,便發現東宮沒出面,出面的是楊和書,而楊和書這邊是白善請動的。

問大家為什麼會知道的這麼詳細呢?

那當然是因為孔祭酒得到了《聖賢老子圖》,激動難耐之下便遍邀好友上門共賞。

“這畫……”

所有人看到這幅畫時都表情空白了一瞬。

這是一幅很出名的畫,出名到,它沒出現前,世上不知多少人在尋找它,而在它出現後,不知又有多少人盯著它。

甚至有收藏家暗暗寫傳,表明了這畫現在隴州白氏四房的白善手中。

所以突然發現它到了孔祭酒手中,所有人都是一驚。

和孔祭酒要好的那幾個朋友看到畫時的第一想法就是,“你仿的?仿得還挺像!”

孔祭酒大怒,“我這是真品,真的!”

“真品不是在白善手中嗎?聽說白給事中回鄉祭祖了,請了整五十天的假呢。”

孔祭酒便一臉嚴肅的道:“此畫現在已經是我的了。”

“你怎麼得到的?”

孔祭酒道:“我的學生送的,學生孝敬先生,天經地義。”

大家一聽,這才想起來白善也算是孔祭酒的學生,畢竟不管是在國子監,還是崇文館,主官都是孔祭酒。

“不對吧,白善不在京城,要是他在出京前送你,你能忍到此時才請我們共賞?”

“這是長博送我的。”

“楊長博,楊和書?”

見他點頭,幾人驚訝起來,紛紛抓著他問,“是楊和書求你辦事,還是白善求你?什麼事竟舍得給出《聖賢老子圖》?”

孔祭酒不理他們,問道:“你們到底還賞不賞畫了,不賞我收起來了。”

“賞賞賞,之前我等和白至善沒有交情,不好上門求見,今日落到了你手中,我說什麼也要看個夠本。”

然後名單公布,大家略一想就明白了。

楊和書和白善周滿關系好是舉世皆知,看來這畫依舊是白善送的,為的便是莊洵的這個孫子入學。

大家嘖嘖兩聲,羨慕的卻是莊洵和孔祭酒。

一個為師者能得弟子如此看重;一個為師者也落了實惠,羨慕啊。

這樣一件小事,莊洵走一下東宮的後門就行,哪裏用得著一幅《聖賢老子圖》來開路?

說到底還是莊洵不舍得太子為難,而白善又不舍得莊洵為難罷了。

得弟子如此,為師何求?

大家羨慕不已,所以莊紀然還沒進學,他的名字已經傳遍國子監。

大家都很想見一見這位莊少傅的孫子什麼樣。

楊和書擡頭看了一下天色,和周四郎道:“我下衙後去拜見莊先生。”有些事他得面對面的提醒莊先生。

京城的這股風吹得這麼緊,這麼大,誰知道誰在背後推波助瀾,為的是什麼呢?

周四郎應下,帶著東西回去見莊先生。

莊先生看到錄取通知書和條子,大松一口氣,“楊大人有沒有說孔祭酒為何又答應了?”

“沒有,”周四郎道:“不過楊大人下衙後會過來。”

莊先生點點頭。

周四郎起身道:“先生,我去叫廚房準備晚食,您一路勞頓,先沐浴睡一覺吧,等到下晌快下衙了我再叫您。”

莊先生點頭,道:“你也休息吧,這一路上都是你操持。”

周四郎不在意的道:“我年紀輕,沒事。”

楊和書找莊先生,最主要是提醒他國子監內的輿情,“國子監內的流言怕是要喧囂一陣,對新入學的學子必定不利,莊二公子……”

莊先生笑了笑後道:“其他人或許會很苦惱,但對我這個孫子,怕是用處不大,楊大人放心。”

楊和書便點到為止,談起白善,笑問,“他請了五十天的假期,此時已經過了三十日,現在人在何處?”

莊先生算了算日子後道:“應該還在去商州的路上,不過也快了。”

楊和書道:“前不久他上書疏浚河道,發展漕運一事在工部和朝中掀了風波,他倒是愜意,躲在京外,萬事不沾的樣子。”

莊先生笑了笑後問,“此是好事,有何風波?”

“這是一件肥差,大家是都同意疏浚河道,發展漕運,但誰去負責卻一直爭論不下。”

莊先生微怔,問道:“楊大人的意思是?”

“白善若是在京中上書,此事他不僅能推薦人選,或許他自己主管此事也未嘗不可。”

莊先生想了想後搖頭道:“他既然選擇此時上書,顯然是無意此事的,朝中能臣無數,想找到負責的人並不難。”

是不難,但要拿下這個差事卻也不容易就是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