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0章 走後門

畫軸慢慢拉開,孔祭酒眉頭一跳,等到畫出來一半,他已經整個人怔住了。

“這畫……”孔祭酒第一感覺是這假畫做得好真;第二想法是,他這聰明絕頂的學生被人騙了;最後才反應過來,這畫好像就是白善手中的真品。

孔祭酒看著楊和書手中的畫半晌說不出話來。

楊和書笑問,“先生覺得這畫如何?”

孔祭酒:“……這畫不是在白善手裏嗎?”

白善和周滿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不至於要賣畫吧?

“就是至善手裏的,先生覺得這畫如何?”

那當然是極好的!

孔祭酒的手懸空在畫上,都沒敢觸碰,低下頭去仔細的看,哪怕已經看過三次,再看,依舊為此畫折服。

孔祭酒已經隱約猜到楊和書為何而來了,他看了看這畫,又擡頭看了看楊和書,直起身子道:“我們到書房裏仔細賞鑒一番吧。”

楊和書欣然應允。

等楊和書再出孔府時,已經是兩手空空。

他一走,孔祭酒便趕忙將書房門關起來,然後整個人都趴在了桌子上看畫,臉上笑開了花。

管家看不過眼,提醒道:“郎主,您不是說今年要以身作則,絕不走給人走後門嗎?”

孔祭酒道:“莊少傅的孫子今年還在入學年齡之內,也不算走後門。而且,長博說的也有道理,莊少傅這把年紀了,今年不讓他的孫子入學,他那個名額最後只怕要便宜他人。。”

孔祭酒一臉正直的道:“莊少傅教導太子,於國有功,可不能讓他寒心。”

管家:“……您老說的是。”

孔祭酒這邊答應了,其他事就好辦了。

楊和書走了一趟吏部和禮部,文書就辦了下來,他將莊紀然的籍書副本和莊先生的官帖一起送到了國子監。

孔祭酒直接就給過了,還順便給了他一張條子,“他可延後入學,但也不能太遲了。”

楊和書笑著應下,拿了莊紀然的錄取書和條子後便告辭離開。

當然,這些事白善他們都還不知道,他們此時正收拾東西準備回京。

莊先生要帶著莊紀然回京入學,白善和周滿則要帶著孩子去商州祭祀,建宗譜。

因為不知京城的情形如何,所以白善讓莊先生他們走水路回去,這樣速度快一點兒,行程能縮短一半,白善他們則走陸路。

老周頭和錢氏則和大房夫妻留在七裏村,打算過完年再回京,周四郎則帶著兩個弟弟和家裏的孩子跟莊先生一家同路回去。

其實白善想讓祖母和母親與他們同路回去,只是劉老夫人認為建宗譜是大事,這可是她親親的曾孫子,所以她說什麼也要親自去看一看。

所以白善就只能帶上他們了。

同一天出門,到了隆州便分開,周四郎他們走水路,船依舊是先前的,少了白善這一行人,他們船上還寬敞了不少。

白善將官帖交給周四郎,叮囑道:“路上小心。”雖然大晉現在看著國泰民安,但有些地方依舊有山匪、水匪之類的存在。

送走他們,白善這才上車,和車夫道:“啟程。”

他們人不多,除了十來個護衛,便是幾個貼身伺候的下人而已。

四輛馬車緩緩的朝商州方向去。

陸路就是比水路要慢的,白善他們還在去商州的路上呢,莊先生他們就到了京城。

莊紀然夫妻兩個是第一次出遠門,更是第一次來京,從進城門開始他們的目光就黏在車外挪不開了。

這裏的街市很熱鬧,人很多,房屋也比他們見過的高大,街道也更寬敞。

周四郎讓周五郎帶著周家人回周宅,他則送莊先生他們去郡主府。

莊紀然在看到郡主府的大門時,驚訝得半晌說不出話來,“這,這是……”

“這是你師姑的宅子。”

莊紀然難以想象,“周家現在都能買得起這樣的宅子了?”

“買不起,”莊先生道:“這是陛下賞賜,於國有功,自然得國厚待,等以後你就知道了。”

劉貴已經提前收到消息,另外給莊家人安排了一個院子,是一個客院,臨近前院,但和莊先生的院子相隔不是很遠。

他帶著下人將行李都搬進去,和莊紀然道:“這裏頭的被褥擺件都是新的,莊二爺看還有什麼缺的,告訴小的,小的讓人去置辦。”

莊紀然有些拘謹,“這就很好了。”

劉貴笑道:“這院子和莊先生的南山居相隔不遠,距離角門也近,莊二爺不管是出門還是去找莊先生都方便得很。”

莊紀然尷尬的應下,等送走劉貴便去找莊先生,“祖父,我們以後都要住在這裏嗎?”

莊先生只一眼便知道他在想什麼,道:“這些俗務你不必管,只管讀你的書,教好你的妻兒子侄便可。”

等他住得久了,熟悉了白周兩家,這種尷尬也就會消失。

莊先生道:“你只需記住今日的收留之恩便可。”

莊紀然撓了撓腦袋道:“祖父,父親說不能白占人家的便宜,我們為何不自己出去租個房子住?”

和莊先生的隨性不同,莊紀然很受父親的影響,那是一針一飯都不願意白拿人家的,以免被人小看了去。

知子莫若父,莊先生自然知道他和兒子最大的分歧在何處,他頓了頓後道:“我是白善周滿的老師,弟子奉養老師是天經地義的事。”

“可我不是啊,”莊紀然扭捏道:“祖父,您拖家帶口的也不好吧?”

莊先生是隨性之人,養的三個弟子更是一個比一個隨性,已經很久沒有為這種事操過心了,他本來還想跟孫兒曉之以理,但他在他臉上看到了兒子的影子,幹脆直接用扇子敲了一下他的腦袋,強硬的下令道:“我說住下就住下,你休要廢話。”

“好吧。”莊紀然低垂下腦袋,默默地轉身要離開。

“站住,”莊先生指著有些落塵的書房道:“去打水來,將書房打掃一遍。”

這都是閑的,當忙得沒有時間時,他還有空去想這些事嗎?

莊紀然老實的應下,去找人要木盆打了水過來擦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