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9章 畫與醬

周滿將那瓶醬拿出來交給白善,還貼心的寫了這瓶醬的作用以及使用的方法,莊先生也寫了一封信交給他,白善便將東西交給家丁,讓他們帶著一起送回京城。

不幾日,東西送到孔祭酒手中。

孔祭酒拆開一看,看了眼那瓶醬,一臉糾結,雖然很想要,但還是將它挪到一邊,然後給莊先生寫信。

孔祭酒回絕了莊先生。

信件來往還是很快的,尤其是白家的下人知道主子們正等著這封信,因此水陸相交,只三天時間便送到了七裏村。

此時,周家剛修好墳,祭祖完畢,莊先生收到信便心中一緊,嘆氣一聲將信壓下。

白善站在一旁等候,見狀問道:“先生,孔祭酒不答應嗎?”

莊先生點頭。

白善蹙眉,“這事不算難,孔祭酒為何不應?”

莊先生:“今年入學的官宦子弟太多了,孔祭酒又不肯減少入學試錄取的名額,所以便將入學的官宦子弟卡得很緊,許多剛好到年紀上限的官宦子弟都被壓下,沒能入學。”

白善蹙眉,原地轉了兩圈後道:“不行,師侄這次若不能入學,明年就超齡了。”

莊先生道:“我自然知道,但就是今日啟程,我們最少也得八天才能到京,既要報名,就還得跑吏部和禮部拿文書,就算時間趕得及,我們親在京城,孔祭酒既說了今年會壓著年齡上限的考生,那就不會錄用紀然。。”

說白了,就是時運不濟,正好趕上今年入學的人太多,國子監在想辦法縮減考生。

白善垂眸思考半晌,扭頭和莊先生笑道:“罷了,這也看時運,先生不如將官帖和印章交給我,我最後來試一試。”

莊先生楞了一下後轉身拿了官帖和印章給他,叮囑道:“此事不能找東宮。”

他知道白善和周滿人脈廣,比他不知強多少倍去,他不問他找誰,只是不能找東宮,至於事情成不成,看運氣吧。

這麼一會兒,莊先生已經坦然,和白善笑道:“京城好的書院也不少,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紀然也知道這一點的,你和子謙也不要過於強求。”

白善應下,拿了官帖和印章便離開。

這一次,他找的是楊和書。

他將官帖和印章封好交給下人,讓他們立即送回京城,等下人一走,他看了一眼桌上那瓶醬,笑了笑後塞進袖子裏去找周滿。

“我今晚下廚給你做湯喝好不好?”

周滿:“你?”她懷疑的問道:“我們家的廚娘不在家?”

白善:“讓你嘗嘗我的手藝,我可是做了許多準備的,你不領情?”

“領領領,”白善難得下廚一次,周滿興奮起來,“什麼湯?不管什麼湯,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喝。”

白善笑道:“等晚上你就知道了。”

晚上全家人,包括莊先生都喝到了一碗雞湯,鄭氏驚詫,“我看這湯裏沒有菌菇,怎麼竟有菌菇的味道?”

劉老夫人和莊先生也是一臉欣慰的模樣,“至善越來越厲害了,連廚藝都有了進步。”

周滿連連喝了好幾口,越喝越覺得這個味道熟悉,於是連著細品好幾口,她眼睛微微瞪大,看向白善,“這這這……”

白善:“那那那……別結巴了,就是用的你那寶貝醬,我加了小半勺,別說,味兒的確是極好。”

本來平平的雞湯瞬間好喝了許多倍。

周滿:“那不是送給孔祭酒了嗎?”

白善淡然的道:“他給退回來了,所以我想,果然如此,孔祭酒雖好口腹之欲,但還不到他心底的癢處。”

“寶刀配英雄,好馬配將軍,孔祭酒不識貨,再給他也是浪費,不如留給我們吃。”

周滿忍不住看向莊先生,“那……”

白善微微一笑道:“我自有主意,來吧,就一鍋湯,你再不喝就要被殷或和兩個孩子喝光了。”

周滿扭頭去看,這才發現殷或和兩個孩子已經盛了第二碗,殷或雖是細細地品嘗,但每一勺喝的可不少,兩個孩子更是捧著碗咕嚕嚕的喝起來。

周滿:“你們少喝點兒……”

國子監報名在六月份便開始了,入學試是在八月初九,中秋過後公布入學試錄取的名單。

而官宦子弟入學的名單是在八月二十五那日公布,公布之後八月二十九那日入學。

莊先生就是想趕在二十五那日公布前加上莊紀然的名字,公布出來後只要再上交一封延遲入學的請假書便可。

誰知道今年官宦子弟入學竟卡得這樣緊?

信送到京城,楊和書拆開信後便笑了笑,然後拿著信去了郡主府。

留在郡主府的劉貴立即迎出來,楊和書將一封信交給他,“你家主子讓我來取《聖賢老子圖》。”

劉貴看過信後引著楊和書去了前院的書房。

白善和周滿的書房都不許外人進去,所以劉貴開了門後便退到一邊躬身立著。

楊和書推門進去,目光一掃便看到了一側墻壁上掛著的《聖賢老子圖》。

他走上前去看,雖不是第一次看見,但再見,他還是忍不住心中贊嘆,的確是一幅好畫。

楊和書將畫取下來,慢慢的卷起來後放進他帶來的盒子裏,捧著就走。

劉貴鎖上門,畢恭畢敬的將楊和書送出門。

楊和書抱著畫上車,對車夫道:“去孔府。”

孔祭酒這一個月來門庭若市,但他一點兒也不高興,每次門上來匯報誰來來拜會時,他便忍不住眉頭一皺。

這次也一樣,一聽說楊和書上門拜訪,他便眉頭一皺,“楊氏今年要入學的弟子不是已經上名單了嗎?難道又是不合規矩的弟子?”

長隨彎腰道:“楊大人清正,不像是要走後門的人,郎主何不將人請進來問一問?”

“請吧,”楊和書到底是自己最滿意的弟子之一,孔祭酒也不願拒之門外,端坐後讓人請進來。

楊和書緩步進來,執學生禮,“拜見先生。”

孔祭酒揮揮手,直接問道:“長博因何來拜見?”

楊和書笑道:“學生新得了一幅好畫,想請先生賞鑒。”

孔祭酒感興趣了些,“哦,是什麼畫?”

楊和書便側身從萬田手裏接過畫匣,打開將畫取出來,孔祭酒也起身,倆人圍在桌子前,“是什麼畫值得你巴巴的送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