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8章 同意

莊紀安道:“平淡亦是福氣,我不覺得現在的日子有哪裏不好。”

他完美繼承了他爹的淡泊名利,覺得如此平平淡淡,瀟瀟灑灑的過完一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他夫人半晌說不出話來。

莊紀安猶豫,早上出門時便有些神思不屬,然後就“巧遇”了出來散步的周滿。

周滿笑著沖他招手,“師侄也出來散步?”

莊紀安年紀比周滿還略大一些,默默上前,行禮道:“師姑。”

“我看師侄面有愁容,是有什麼為難之事嗎?”

還不是您提的進京的事?

莊紀安遲疑了一下,問道:“師姑,京城這麼好嗎,讓這麼多人趨之若鶩。”

周滿思考了一下後道:“長安是我見過的最繁華的城市,也是最寬容的城市,包羅萬象,雖說我很喜歡四處走動,但我也不得不承認,在長安住著的日子是我最愜意、最方便的日子,在那裏,人可以看得很高遠,每一年都能學到新東西,所以令人心生向往。”

“我知道,你從小隨你父親長大,師兄這人雖執拗,卻不好名利,你學了他三分,也無心仕途,但這個世界很大,”周滿道:“你們的孩子未必不想看一看外面更寬廣的世界。”

“我提議讓他們去京城,並不是想著他們將來出仕,功成名就,封侯拜相之類的,而是想讓他們變得更強,眼光更高遠,將來長大到自己可以做主時可以選擇去路。”周滿道:“或是入仕,或是做其他事,他們有本事做更多的選擇。。先生從小就是這樣教我們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你只有修身的能力時,你只能選擇修身,而當你有平天下之能時,你可以隨心選擇自己的去路。”

莊紀安驚詫的看著周滿,半晌回不過神來。

周滿微笑道:“是不是覺得很神奇,覺得似乎一點兒不了解自己的祖父?”

莊紀安沈默了好一會兒後微微點頭。

周滿道:“師兄有心結,先生心中何嘗沒有?”她嘆息一聲道:“你再想一想吧,我還是希望你能給孩子們多一些機會,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今日的離別之痛,將來孩子們說不定要感謝你的。”

莊紀安默默地轉身回去,一回到院子便聽到莊紀然正在屋裏哼哼唧唧的唱歌。

莊紀思出來道:“大哥你快去看看二哥吧,他要瘋了,一早上醒來就在唱,偏還唱得這麼難聽。”

莊紀然聽見,探出頭來道:“哪裏難聽了?大哥,你決定了沒,讓不讓琛兒去?”

莊紀安問:“你真要去京城?”

“去呀,為何不去?”莊紀然道:“爹昨天晚上已經問過祖父了,說我去了京城還能進國子監念書呢,你等我去考明經。”

莊紀安:“萬一考不中呢?”

“考不中再回鄉考縣衙就是,反正做小吏很難升遷,早幾年和晚幾年當差沒多大區別,”莊紀然道:“而且我們家現在也不缺錢了呀,放心吧,我每月花銷很小的。”

他還回頭問屋裏的人,“是吧,娘子?”

屋裏的人應了一聲。

莊紀然道:“而且我問過師姑了,我還能抄書賺錢,雖然不多,但應該夠添置一些筆墨紙,現在紙越來越便宜,抄書讀書的成本也低了。”

莊紀安咬咬牙,“好,我讓你帶琛兒去,不過他才八歲,你可得照顧好他。”

屋裏的陳氏也出門來,一口應下,“大伯放心,我們一定會照顧好琛兒的。”

在她看來,他們去京城是占了大便宜,別的不說,只祖父的恩蔭名額,按說應該是給長房的,結果卻便宜了他們。

她雖然見識有限,但也是知道的,國子監是大晉最厲害的學府,縣學之上有府學,而府學之上就是國子監了。

這三日聽席間的客人們說,能上國子監的學生,出來後都能當官。

莊先生此時想的卻不是當官的問題,而是莊紀然的年齡,他今年正好卡在國子監入學的最高年齡上限。

關心則亂,他不免有些懷疑莊紀然是不是真的能恩蔭入學。

白善安慰他,“先生放心,只要在過年前辦理好入學手續就行。”

“但是……”莊先生頓了頓道:“我們錯過了秋季入學,此時還能恩蔭嗎?”

白善想了想後道:“時間還沒過,現在寫信回去,托孔祭酒幫忙報名,空下一個名額,等先生回京,直接便可入學。”

莊先生摸著胡子道:“孔祭酒方正,只怕不會答應啊。”

白善就起身,“我去找滿寶問一問孔祭酒喜歡什麼。”

孔祭酒自然是喜歡好畫好字好書之類的了,但除此外,好藥他也喜歡。

周滿想了想後道:“其實除了好畫好字好書外,他還喜歡好吃的。”

天下藏書孤本,誰能越得過孔家去?

所以不管他們拿出什麼好字畫書恐怕都很難打動孔祭酒,但吃的就不一樣了,尤其其中還沾上了藥。

周滿嘿嘿一笑道:“我這兩年對養生尤感興趣,所以正在研究一些養生的方子。”

其實是從皇帝鬧了一通不老藥之後,她開始鉆研養生方法的,尤其對以食養生最感興趣,皇帝也對此表示過關切。

周滿道:“其中有一張方子用到的食材特別珍貴。”

“什麼食材?”

“塊菌!”周滿嘿嘿一笑道:“這可是個極好的東西,不僅能制成藥丸,還能當調料使用,我去年得了一些,特特讓大嫂用它和其他山菌做成了鮮醬,這東西熬湯炒菜時只需要放一點兒便鮮香無比。”

周滿嘆息一聲道:“就是太少了,我有點兒舍不得,不過為了先生,我豁出去了。”

白善:“一瓶醬?”

見他懷疑,周滿就湊到他耳邊嘀嘀咕咕起來。

白善:……

他沈默了半天才道:“這等好東西,似乎從未見你吃過呀。”

周滿:“誰說我沒吃過的,做出來以後我用過兩次的。”

白善瞪大眼,“春天那會兒你說的親自下廚是真的親自下廚?”

“那是當然了,你以為我是拿廚房裏做好的湯冒充的?”

白善:“那倒不至於,只是覺得你可能只是動嘴沒動手,然後全程守著湯好,沒想到你真是親自動手做。”真是神奇,他當時竟然還覺得湯不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