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7章 流水席二

“這樣啊,我看外面吃飯的人很多啊,這得花多少錢啊?”

不知道,知道了也不能告訴你啊。

莊紀然道:“舅母,我先去接其他客人了,您先坐著,一會兒飯菜就上來了。”

“等等,”莊紀然被拉住,“你祖父的弟子是哪個喲,說起來我還沒見過他們呢。”

“我也沒見過,每次過年過節都見著他們家人往你們家送東西,但我一次都沒見著人。”

莊紀然,“舅母,拜年是我們去外祖家拜的,又不在我家,你們當然沒見過了。”

他才擡頭就看到了笑著相攜出門的白善和周滿,便指了他們道:“喏,就是他們。”

一桌子的人扭頭看去,微張起嘴巴,半晌才驚嘆道:“可真好看呀,不愧是太白星和文曲星的轉世。”

莊紀然眼睛一亮,立即問道:“舅母,你們也聽過這個故事?”

“聽,每次路過茶館都能聽到,哎喲,沒想到我們羅江縣這麼厲害,竟有兩個下凡的仙人。”

莊紀然深以為然的點頭。

白善和周滿出去迎接道長們,殷或也跟著一起回來了。。

只是兩天,周滿都覺得他臉色紅潤了一些,高興起來,“看來山上果然養人,你先前坐船又轉車,臉色一直有些蒼白,這會兒看著好多了。”

殷或笑道:“在山上心靜,睡得很好,每日和道長們一起打拳,飲食有度,我也覺得這兩日精神要好些。”

周滿聽著就決定把不知不覺丟掉的養生計劃撿起來,她也要努力才行啊,這樣才能活得更長久一些。

周家、白家和莊家的親戚都知道這四家發達了,尤其是莊家的親戚。

因為莊先生的存在感很弱,莊大郎不主動說起時,誰也不知道莊先生在京城當著大官,他們還以為莊先生還是跟著他三個弟子四處走動呢。

誰都知道莊先生有一個大方的東家,從十幾年前便特特請了他教書,一年各種節禮不斷,束脩還特別高。

只是沒想到人家早幾年便不聲不響的在京城當官了,聽說官還不小呢。

三天的流水席,整個羅江縣都轟動了,還有不少鄉紳聞訊而來,沒有拜帖也來蹭一頓飯,倒不是為吃的,而是為見一見莊先生和白善等人。

他們當然不是自己來的,都帶了自家的子侄,下至七歲,上至二十來歲,只有一個目的,莊先生您看看他們有沒有可堪造就的資質?

不求收為弟子,帶在身邊做個服侍的小童也可以呀。

莊大嫂在一旁看著心熱不已,每天都趁著空隙掐莊大郎好幾下,催促著他快點兒把孩子送到公爹身邊去。

莊大郎不得不把三個兒子兒媳叫到跟前來問話,其實主要是問兩個大兒子。

“……你們願不願意讓孩子跟祖父去京城?”

莊紀安楞了一下,“爹說的是琛兒他們?”

莊大郎點頭。

莊紀安低頭沈思,莊紀然也不說話了,孩子還小,他們都不舍得。

莊大郎道:“這兩日的情形你們也看到了,不知多少人求著你們祖父帶人上京,你們要是願意,我就去找你們祖父商議,要是不願意便也算了。”

莊紀思左右看了看,隱隱興奮起來,“爹,我願意呀,我想去!”

莊大郎皺眉看向他,“你?”

莊紀思眼睛發亮道:“對呀,我!爹,讓我去吧,我還能照顧祖父。”

莊大郎:“但你不是定了明年要考試進縣衙嗎?”

“那是縣衙的考試,考中了也是和大哥一樣做個不入流的小吏,我想再讀一讀,到時候去京城試一下明經,要是能考中,選官的時候最少是個縣尉或縣丞。”

縣尉和縣丞都是有品級的,雖然是最低等的縣官,但也算入了仕途。

莊大郎一楞,好一會兒才道:“我從不知你有此想法。”

莊紀思道:“那是因為我之前在縣學裏讀書也挺好的,祖父在京城都要仰仗白家,我自然不好提出來去給祖父添麻煩,但既然爹你願意讓我們去陪著祖父……”

他嘿嘿一笑道:“既然侄子們都能去,那我更能去。”

莊大郎蹙眉想了好一會兒才點頭,“我問問你祖父。”

莊先生被這個消息炸得一懵,老半天才回過神來,不太確定的問:“你是說讓紀思隨我去京城?”

莊大郎不安的挪了挪屁股道:“要是不方便……”

“不,很方便,”莊先生頓了頓,平緩下語氣道:“紀思的年紀……”

莊先生眼睛微亮,心底有些激動,“還在國子監招收範圍之內,他隨我上京,可以恩蔭入學,至於三個孩子,可以和周家的孩子一起送到學裏上學,我平日裏再教一教便可。”

莊大郎楞住,“恩蔭入學?”

莊先生點頭,“我有一個名額。”

但莊大郎一直不喜兒子們跟隨他,莊先生本打算將此名額留給周家的孩子的。

莊先生有點兒緊張的看著他,“大郎覺得如何?”

莊大郎沈默了一下後道:“父親做主就好。”

莊先生就呼出一口氣,連連點頭笑道:“好,好,那回去就收拾東西,等我們上京便一起走。”

莊大郎沈默的離開,走出老遠才想起來,大兒子和二兒子還沒拿定主意呢,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讓孩子陪著去京城。

莊紀安和莊紀然心中猶豫,但他們的媳婦沒有,倆人各自抱著自己丈夫的胳膊道:“讓孩子去吧,要不是你有差事,我都想讓你去。”

莊紀安:“孩子太小,我不舍他們離家。”

“那你就不想孩子們的前程了?你看看這次來赴宴的人家,縣令見了祖父都畢恭畢敬的,聽說周家以前就只有周師姑讀書,還是因為不要束脩,其他人都是後頭跟著祖父略認識幾個字罷了,可你們兄弟幾個可是五歲啟蒙,讀了十多年去考學。”

“現在往回看呢,周家大房的長子現在京城當著六品官,下面幾個弟弟也都出仕當官了,憑的是什麼?”她道:“還不是因為去了京城,長了見識,又有人脈打點,以前我們不知家中有這樣的關系,現在既然知道,又有這樣的機會,為何還要孩子跟我們一樣庸庸碌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