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6章 流水席一

宴席第二天開,家裏提前兩天準備,尤其是今天,一些耗時長的菜現在就要預備出來,明天才能趕得及。

莊大郎一家提前來也是為了幫忙,因為帖子上的東道主列了莊先生,所以白老爺用起他們來也不客氣,直接把一些事項交給莊大郎來管。

他今天來就是熟悉的。

等他回屋時,天早黑了,他脫下襪子便上床,“快睡吧,明兒要早起呢。”

莊大嫂卻把人拉起來,瞪著他問道:“我問你,公爹在京城裏到底當了什麼官?”

“不是和你說過嗎,侍講,侍講,還是教書上課的。”

“給誰上課?”

莊大郎:“崇文館裏的學生。”

“不是太子嗎?”

莊大郎頓了頓後道:“太子也是崇文館裏的學生。”

莊大嫂就氣得掐了他一下,“周師妹說公爹還有個官職,叫什麼太子啥啥的,可尊貴了,就是專門給太子做老師的。”

莊大郎:……

莊大嫂看著他的表情,伸手就拍了他兩下,“好呀,你果然在瞞我。”

莊大郎無奈的問,“你問這個做什麼?”

“做什麼,你說做什麼?”莊大嫂道:“公爹教書這麼厲害,連太子都教得,你小兒子和孫子們都還在念書呢,你就沒想過讓他們跟著公爹讀書?”

莊大郎:“我以前讓三個孩子跟著父親你又不願意……”

“那是在七裏村,哪裏比得上縣城裏的先生……”莊大嫂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後拍了一下床道:“行吧,是我以前目光短淺,可公爹去京城這麼長時間,都當了官了,你怎麼也沒想起來?”

莊大郎道:“他現在又不是在外頭教書,是在宮裏教,難道你家孩子還能進宮去讀書啊?”

他道:“以前父親精力旺盛時我們沒讓他教,現在他年紀大了,我們更不能麻煩他了。。你也看到了,這二十年來,父親都是跟著師弟師妹們,論親近,他們且還在我之上,出入都隨他們,我看父親終老都要與他們在一處,我們幫不上忙,那至少不該給他們添亂。”

“那可是你父親,說什麼添亂這樣外道的話?”莊大嫂氣急,“你才是他親兒子呀。”

莊大郎皺眉看她,“好好的,你怎麼會突然提起這事?幾個孩子現在縣城不也上學嗎?”

“那能一樣嗎?在羅江縣裏上學,誰知道他們?”莊大嫂道:“但要是去了京城,不僅先生更好,他們還能做太子的師弟……”

“閉嘴!”莊大郎臉色一沈,怒道:“脖子只有稻桿粗,你還想戴金冠不成?”

“我怎麼就戴不了?就算我戴不了,那不是還有你兒子和孫子嗎?他們可是公爹嫡親的孫子和曾孫,難道他們也是稻桿脖子嗎?”莊大嫂道:“你看看周家,周家以前跟我們家能比嗎?可你現在再看,人家都發達成什麼樣了,家裏當官的都超出一個巴掌了。”

莊大郎抿嘴不語。

莊大嫂就抱著他的胳膊道:“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你放心,我一定叮囑孩子們,讓他們好好聽公爹的話,孝順懂事,不讓他們惹麻煩。”

“而且周師妹也說了,孩子們跟著去京城,公爹心裏也高興,要是想家了還能看一看孩子。”

莊大郎蹙眉,“這事是師妹攛掇的?”

“什麼攛掇的,我看師妹這是為我們和公爹著想,你不要把人想得太壞了。”

莊大郎:……

他遲疑起來,這事兒要是妻子自己想的,他肯定不能答應,但要是周滿攛掇的,難道是父親的意思?

莊大嫂見他皺著眉頭不說話,就掐著他的胳膊道:“和你說話呢,你怎麼又不理人?”

莊大郎疼得不行,連忙去推她的手,“我知道了,你先松開,這事兒還得問過父親,還有幾個孩子,也得問他們,這件事得讓他們自己做主。”

“這事兒是周師妹提的,公爹那裏肯定沒意見,至於孩子們,”莊大嫂大包大攬的道:“只要我們發話,他們還能忤逆我們不成?”

莊大郎拉過被子蓋好,面無表情的道:“孩子們都長大了,這事兒他們能自己拿主意,你少摻和他們的事。”

他閉上眼睛道:“他們要願意去呢,我不攔著,他們要不願意,你也別強逼。”

莊大嫂氣得捶他,就沒見過哪家的父母是這樣的,總說要聽孩子自己的主意,找工作是這樣,娶親也是這樣。

莊大郎背過身去不理她。

莊大嫂心急,第二天一早就要去找三個兒子說此事,結果他們都被莊大郎派出去幹活兒了,今天流水席,席面上下的事可多著呢。

七裏村的村民天沒亮就起床,拿著鐮刀就去田裏,迎著第一抹朝陽割稻谷,割了兩個時辰,餓得前胸貼後背了,他們就收了鐮刀回家,簡單的擦洗一下,換一身衣服就朝白家去。

白家從橋的另一頭開始,沿著路往下擺長桌,桌子上擺滿了菜,每隔二十步有一桶飯,誰來都可以取了碗筷去打飯,然後沿著長桌坐下就吃。

村子裏的孩子早來了,已經吃過一頓,此時正在邊上已經收割了的稻田裏撒歡的跑。

老人們吃過飯就湊在一起說閑話,只有中青年們是匆匆而來,吃飽以後才有空說話。

還有從隔壁村過來的村民,他們村離得不遠,地都是和七裏村的地連在一起的,有的嫌棄回村換衣裳麻煩,割完稻谷便直接過來了,所以長桌邊上有不少拿著鐮刀吃飯的人。

從羅江縣和各處趕來的客人看見,驚奇的看了好幾眼,這些人都有請柬。

拿著請柬便可進院裏用飯。

莊家的姻親故舊都被請了,他們是結伴而來,一臉懵懂的跟著人進院子。

院子裏也擺了桌椅,卻是圓桌,一桌能坐十人,擺在園中,可以一邊賞景一邊用飯。

莊大嫂的嫂子一把拉住莊紀然,“紀然啊,你爹娘要辦酒席,怎麼不在縣城裏辦,而是放在七裏村?”

莊紀然道:“這不是我爹娘辦的,這是祖父的三個弟子為祖父辦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