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5章 遠來是客

五月最後是帶著兩個眼眶紅紅的小姑娘回來的,正在門口迎客的白善看得目瞪口呆。

“這是怎麼了?”他不住眼的去看他閨女,讓你去誘惑人,不是讓你去欺負人啊!

白景行小朋友跑上前去,舉起小手張開給他看手心裏被拽得都爆開了的小果子,“我說京城田邊沒有這樣的野果子,她一定說有,爹,你說,京城田邊真的有這樣的野果子嗎?”

拜周滿所賜,白善也認識許多他不該知道的植物,只一眼他便道:“地果?這東西我們西南之地比較多,長安一帶……我的確沒見過,但不代表就沒有,你們就因為這個哭了?”

莊聞欣有點兒害怕大人,縮著脖子站在一旁。

白善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不是什麼大事,要想知道京城的田邊有沒有這種野果子,與我們去京城看一看就知道了。”

莊聞欣只有六歲,許多話聽不明白暗中的意思,而且她害怕與大人說話,還是陌生的大人。

因此乖乖的站著沒說話。

白善:“大寶兒呢?”

白景行:“他在田裏撿稻穗呢。”

白善便覺得將這麼重要的事交給女兒和侄子可能是個錯誤,但此時也很難糾正了,他只能對兩個小姑娘道:“手上臟兮兮的,快回去洗一洗,廚房裏做了許多好吃的點心,我讓人給你們拿一些,下午便在家裏吃點心玩兒,不要跑出去了。”

白景行只能應下。

等五月把兩個孩子領進去,白二郎才一臉疲倦的過來,“你把我兒子派出去幹什麼了?”

白善:“你怎麼這樣了?這宴席也用不著你幹什麼呀。”

統籌什麼的都是白老爺帶著兩家人幹的,他們這幾個完全是甩手掌櫃,頂多站在門口迎接一下遠方提前到來的客人,比如綿州白大郎的嶽父一家,以及白二郎的外祖家……

“別提了,”白二郎道:“我外祖家來人了你沒看見嗎?我來找你,不對,我是來找滿寶的,請她快去救一救明達的,她都在大廳那邊坐了一個時辰了。。”

白善忍不住笑起來,招手叫來一個下人,“去叫一下九蘭或者西餅,讓他們去隔壁請公主,便說娘子有事找公主商議。”

下人應聲而去。

白善:“這不就好了嗎,你為什麼非得親自過來找人?讓你身邊的人過來找一下便是。”

白二郎左右看了看,見暫時沒客人來了,便一屁股坐在了白善家的門檻上,“我也想出門啊,他們太熱情了,奇怪,明明你和滿寶官兒比我大,實權比我重,來的客人怎麼都找我,不找你們?”

“因為你是駙馬,身份尊貴呀。”

白二郎撐著下巴嘆氣道:“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只想明天快點兒到來,只要開席便好了。”

席面一開,大家的心思應該就放在吃的上面了吧?

“別想了,外面的流水席也就罷了,擺在院裏的席位,誰是沖著席面來的?”白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明天也要勞累你了。”

白二郎就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好歹是師兄弟,你不能見死不救啊。你不知道他們能問出什麼問題來,每月俸祿多少,職田多少這都是最輕的問題了,我那幾個表哥甚至問我府裏有幾個通房丫頭,多久去一次教坊和花樓,公主會不會介意我去這些地方,更過分的是,還有人悄悄問我公主會不會私底下養面首!”

白二郎緊緊地抱住他的胳膊道:“你救救我吧,我又不能在家中發脾氣,不然我爹娘一定抽我,家裏好容易才辦一次喜慶的宴席呢。”

白善抽了一下沒抽出胳膊來,便給他指一條明路,“你去請莊先生,明日你就侍奉在先生左右,寸步不離。”

白二郎一怔,抱著他的胳膊道:“對啊,我怎麼忘了先生,我就不信他們敢當著先生的面問我這些問題。”

白善點頭,“現在你知道他們都找你說話,不找我了吧?”

白二郎:“不知道,此時先生也不在你身邊啊。”

他頓了頓後猜測道:“因為那是我外祖家,不是你外祖家?”

白善:“……你這麼想也沒錯。”

他抽出自己的手,甩了甩後道:“你下次能不能不要這麼用力,我又不能跑了。”

“這是我情緒的表達,說明我心中的不平靜。”

倆人就坐在門檻上鬥嘴,聽見車馬行走的聲音,扭頭去看,便見一隊人馬正過橋。

倆人對視一眼,都起身站好,還往前幾步。

待看到馬車上掛著“白”字徽的牌子,倆人立即扯了笑容迎上去,“這是……”

有個管事的上前行禮道:“兩位郎君好,我們是益州散騎侍郎白府。”

白善:“原來是余堂伯,不知來的是……”

“我們家老夫人領著夫人和兩位郎君來的。”

白善和白二郎對視一眼,心中快速的做出決定,臉上堆上笑容,“竟是伯祖母親自來了,快快裏面請。來人,快將馬車牽進去,去稟報老夫人,就說益州的伯祖母來了。”

等車隊上前一些,白善這才看到騎在馬上的兩個青年。

雙方目光對上,都頓了頓,然後同時扯開假笑,說起來,他們還有些緣分呢。

當年他們可是互坑過的,雖然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但對方比他們慘就是了。

“凝堂兄多年不見,越發精神了。”

白凝假笑道:“善堂弟也很精神。”

左老夫人輩分不小,因此白善和白二郎恭恭敬敬的把人請到了廳上,劉老夫人和白老夫人聽到消息趕過來,左老夫人才喝了一口茶。

三位老人一相見,都忍不住笑出聲來,“嫂子還是這麼精神。”

“哪裏比得上弟妹,竟然越活越年輕,和十幾年相比竟是一點兒沒變。”

“日子過得最好的還是你呀,我一路進來,這七裏村風水是真不錯,弟妹在這兒生活著,兒孫又出息,又孝敬,難怪這麼富態了。”

三位老夫人的手握在一起就高興的敘起舊來,周滿和鄭氏落後一步趕到,連忙請三位老夫人上座。

白太太也從隔壁趕了過來,她正和她嫂子說悄悄話呢,結果就被叫過來了。

看到左老夫人,她不由咋舌,這把年紀了竟然還長途跋涉過來吃酒,真是厲害啊。

難怪她婆母會親自過來。

白太太笑著上前,站在了鄭氏身邊,悄聲問道:“我要不要叫公主過來?”

鄭氏知道兒子和益州白家的關系不好,她還記恨當年白宇教訓白善的話,因此壓低聲音道:“公主金枝玉葉,只有別人去拜見的道理,哪裏有公主出來見客的?”

白太太一想也是,小聲道:“那我就不請,公主今天見了我娘家人,看著也有點兒累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