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4章 打的主意

莊大嫂心驚膽戰,“但是什麼?”

“但是先生現在最寶貴的並不是那些送回家的俸祿,而是他在朝中的人脈啊,”周滿問道:“嫂子真忍心看著那些資源被白白浪費嗎?”

莊大嫂:“啥?”

周滿道:“先生現在是太子少傅,實職也是四品侍講了,這個官品可不低,在京城也是很拿得出手的,嫂子且想想,綿州刺史也才四品呢。”

“先生現在做著和刺史一樣大的官兒,地位甚至比刺史還要高,但能照看師兄師嫂一家的才多少?更不要說給子孫後代留的東西了,您就沒想過為什麼?”

莊大嫂:“因為你們?”

周滿:“……倒也沒錯,但最主要的是,先生在官場中的人脈都在京城,資源也都在京城啊。”

“這天下還都是皇帝的呢,卻也有一句話叫‘天高皇帝遠’,所以你們不在京城,自然落不著先生帶來的好處。”

莊大嫂又不傻,周滿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自然聽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讓我們跟著公爹去京城?”

“不行,不行,”莊大嫂連忙搖手道:“我們不能去,京城……這也太遠了,我們人生地不熟的……”

“這不是還有我們嗎?”周滿道:“我在京城有兩間大宅子,一間我住著,一間我娘家住著,不管哪邊都有很多院子房間,師兄師嫂們要是去,我分出兩個院子來給你們,到時候單獨開一道門通著外面,獨門獨院,既自由方便,也有熟人,多好。”

莊大嫂有片刻的心動,但還是堅決的搖頭了,“你師兄不會答應去的,京城聽著雖繁華,但畢竟陌生,我們家業都在這裏,不僅你師兄,紀安和紀然的差事也都在縣裏,我們怎麼能丟家舍業的去京城?”

周滿這才道:“若是師兄師嫂不能去,為何不讓孩子去?”

她道:“先生這一輩子都在做教書育人的事,人脈也多在這上面,我看侄子侄女們也都到了啟蒙的年紀,不如送去京城讀書。”

“若論書籍的數量和名師,哪裏能比得上天子腳下呢?”周滿道:“幾個師侄都大了,但侄孫們都還小,現在培養並不晚,將來只要有一人能繼承先生的衣缽,那莊家也可從此改換門庭了。”

莊大嫂聽得眼睛發亮,手指不由抓緊了衣角,“這事兒,我一人拿不定主意啊。。”

“師嫂可以和師兄說一說,或許師兄也願意呢?”周滿道:“今時不同往日了,不說京城有我和兩個師弟在,就是先生一個人,便不是隨便一個人能夠欺負的了,所以師兄不必害怕以前的事再發生。”

莊大嫂這會兒心裏已經很同意她說的話了,連連點頭,“我晚上和你師兄說。”

周滿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白善見她樂滋滋的,便問,“什麼事這麼高興?”

“我為先生爭取一下天倫之樂。”

白善微楞,反應過來後笑道:“你呀,也太機靈了。”

“我這是貼心,”周滿道:“我們以後說不定還要外放,到時候京城就只剩下先生一個人,雖說他有自己的朋友,但朋友和親人還是有差別的。劉嬤嬤就說過我們在青州時,先生常遙望青州和綿州的方向。”

白善牽著她的手晃了晃,“師兄執拗性淡然,你有多大的把握?”

周滿就嘿嘿笑道:“師兄性格是淡然,但師嫂不是啊,這世上啊最不缺的就是一物降一物。”

“要不要告訴先生?”

周滿搖頭,“師兄對先生有心結,這麼多年下來,也不知道消了沒有,所以這事兒還是先別告訴先生了。”

她道:“不告訴先生,這就是我們私自為之,師兄要是生氣,也氣不到先生身上。”

白善一想也是,微微頷首,“其實還可以從孩子身上下手。”

對付孩子最好的自然還是孩子。

白善就去找已經很懂事的白景行和白若瑜,當天下午倆人就手牽著手跑過來找莊家的三個孩子玩。

“我叫白景行,小名大姐兒,”白景行主動介紹自己,“這是白若瑜,小名大寶兒,你們叫什麼名字?”

莊家的三個孩子,大的八歲,女孩六歲,小的四歲。

雖然小的和白家兩個孩子年齡相仿,但還是大的來回答問題,“我叫莊聞琛,排行老大,這是我堂妹莊聞欣,這是我堂弟莊聞廣。”

白景行:“我爹叫我們來陪你們玩兒。”

莊聞琛聞言有些不好意思,很有禮貌的道:“不必如此,我們自己就可以,你們家很好。”

“你們怎麼不出去?院裏有什麼好玩的,外面才廣闊呢,走,我帶你們去玩兒。”白景行小朋友早看上莊聞欣了,說完話便立即跑上去抓住她的小手,甩了甩道:“走,我帶你們去認識我的表哥表弟,侄兒侄女們。”

周家的孩子正在地裏忙呢,大的跟著割稻谷,小的則拖著一個籃子撿稻穗。

五月幾個服侍白景行五個去了地裏,也歡快的拖著竹籃就下田。

白景行小朋友謹記父親的話,對莊聞欣道:“京城也有稻穗撿,我家在京城也有好多田,你喜歡撿稻穗嗎?”

“我不喜歡,”莊聞欣小朋友道:“我喜歡在田邊挖野果子吃,不喜歡撿稻穗。”

“田邊有野果子?”

“有呀,你跟我來。”莊聞欣小朋友拉著她走到田埂邊,找了半天,扒拉開一叢草,裏面有一串連在一起的小果子,她揪出一個來,在衣服上擦了擦就遞給白景行,“諾,請你吃。”

白景行小朋友接過就往嘴裏塞,五月眼疾手快的攔住,仔細的看了看後發現是地果,便放松了些,“大姐兒,得洗過才能吃。”

莊聞欣已經又揪了一顆,在袖子上擦了擦後咬了一口道:“我擦過了,已經幹凈了。”

五月哪敢讓她們就這樣吃?

連忙讓莊聞欣吐出來,哄她們道:“這一顆一顆的吃沒趣味兒,還是多摘一點兒,回去洗了裝在碟子裏一起吃才好吃,還能請老夫人和夫人他們一起吃。”

白景行被勸服,就拉著莊聞欣道:“那我們快摘,這種野果子我從沒見過,你竟然認識,好厲害。”

“田邊怎麼會沒有野果子呢?”

“京城就是沒有這種野果子嘛。”

“不可能,一定是你沒註意,田邊都有這種野果子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