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3章 東道主

殷或雖然拒絕了成為道觀的俗家弟子,卻應下了在道觀裏住幾天。

於是他們離開時把殷或和長壽留下了,白二郎很不能理解,“道觀和我們家離得又不遠,馬車來兩刻鐘就到了,為什麼一定要住在道觀裏?”

白善則對殷或道:“你高興就好,我們回去就讓人收拾些東西給你送來。”

殷或搖著扇子笑道:“讓長壽隨你們回去吧,我的東西他都知道。”

白善頷首,邀請道長們,“後日家中要辦流水席,道長們若無事,還請賞臉用一頓便飯。”

道長們笑著應下,將一行人送到了山門。

白家的流水席準備了四天,除了需要特別邀請的客人送了帖子外,剩余的就是傳出話去,讓想來吃的人那天到來。

因為反饋要來的人很多,白老爺和劉老夫人商量過後很大方的表示這次的流水席會辦三天。

莊家也收到了帖子,不僅他們,莊家的親朋也都收到了,除此外,送到莊家的還有一份名單和一疊空白的帖子。

莊先生一眼便看出了帖子上的不一樣,莊大郎也發現了,連忙問道,“父親,這帖子的東道主上怎麼還有我們家?”

莊先生合上帖子,眼眶微紅,擡起頭來笑了笑道:“不是什麼大事,我這裏還有幾份帖子,排頭都空著,你看你還有什麼人想請的一並請了吧。”

“這……”莊大郎拿著手中的名單和帖子一時說不出話來。。

莊先生叫來自己的小廝白秋,吩咐道:“既然是辦酒宴,我們就早些過去,你收拾東西吧。”

白秋是白家給莊先生的小廝,專門給他跑腿的,他年紀漸大,身邊就需要一個細致的人照顧。

莊大郎翻看手中的帖子,“這流水席是白家為父親辦的?”

莊先生微微一笑道:“這是他們的孝心,帖子已經發出去,你們若有空,便也提早去七裏村幫把手吧。”

莊大郎楞了好一會兒後應下。

白善早讓人收拾出兩個院子,其中一個是以前莊先生常住的,還給他住著,另一個則是在前院的客院,比較大,莊大郎一家可以住。

莊大郎一家來過七裏村幾次,留宿卻是第一次,到的時候有些不自在。

白善熱情的招待他們,親自送他們到客院,“東西都是新的,師兄看一看還有什麼缺的,我讓人準備。”

莊大郎尷尬的笑道:“已經很好了,多謝師弟。”

莊大嫂對周滿就要熱情和熟絡得多,倆人手牽著手進屋,“這被褥都是新的,山裏夜裏要冷很多,所以一定要蓋好被子,以免受涼。”

莊大嫂應下,拉著她的手笑容滿面的道:“多謝師妹了,我看這屋裏布置得極好,師妹真是周到。”

倆人都笑意盈盈的,周滿好奇的看著外面拘謹的站著的三個孩子,笑問道:“那是先生的曾孫吧?”

“是,”莊大嫂臉上笑容更真切,“孩子調皮,一聽說我們要出門吃席,說什麼也要跟著,所以就跟學堂請了假。”

“這一次師兄一家都是東道主,吃席自然是要跟著了,”周滿雖然多年不回羅江縣,但對先生一家的事還是知道的,畢竟莊大郎和莊先生一直有書信往來。

幾個兒子什麼時候成親,什麼時候又生了孩子,或是家裏有什麼重要的事發生,莊大郎都會寫信告訴莊先生。

逢年過節,莊家也會準備節禮,每年周四郎來往京城,莊家都會收拾一份東西給他帶上京城;

白老爺要往京城送信,也都會問莊大郎一聲。

所以從先生那裏,周滿知道莊大郎的長孫今年七歲了,是莊紀安的孩子。

剩下的一兒一女則是次子莊紀然的孩子,而莊紀思剛成親,還未有孩子。

周滿看著園子裏拘謹的三個孩子,拉著莊大嫂笑道:“先生在京城裏也常念叨三個曾孫,我記得端午時還著人送回來一些布料和筆墨,不知你們用得還好嗎?”

莊大嫂笑吟吟的,“還好,還好。”

“好就好,”周滿笑道:“那是太子賞賜的東西,因是江南一帶的布料,我還怕嫂子用不慣呢。”

莊大嫂驚詫,“是,是太子賞賜的?”

“是啊,”周滿笑道:“嫂子還不知道吧,先生現在是太子的先生,專門為太子授課的,他在宮中可受重視了,每年的節禮,先生的壽辰,宮中皆有賞賜。”

“因先生是太子少傅,在朝中也多受尊敬,遠的地方不一定,但在京城,不知多少學子仰慕先生呢,”周滿拉著莊大嫂的手笑道:“所以嫂子不必和我們客氣,將來若有什麼需要的,告訴我,我在京城給你們捎回來,便是我買不到的,還多的是人幫忙呢。”

莊大嫂瞪大了眼睛,還沒從公爹是太子老師的事上轉過彎來,她咽了咽口水,“不是說,公爹只是在宮裏幫忙整理書籍,偶爾給崇文館的學子上兩堂課嗎?”

周滿挑挑眉,問道:“誰說的?”

莊大嫂指著外面正和白善說話的莊大郎道:“你,你師兄啊。”

“哦,”周滿在是否會挑撥師兄和師嫂感情之間猶豫了一下,最後看了看院子裏的那三個孩子,還是壓低了聲音道:“師兄騙你的。”

莊大嫂眉毛一揚,怒氣就上湧。

周滿小聲道:“不過我也能理解師兄,越是靠近陛下和太子的官位,其官眷越要小心謹慎,不然一招不甚,被人抓住了把柄,那可是牽連全家的大罪。”

周滿掰著手指給她算,“比如強買強賣啦,比如放印子錢,比如欺負鄉鄰之類的,因為先生是太子少傅,所以朝中很多禦史都會盯著他,自然也會盯著師兄師嫂,一旦發現犯事,那就會彈劾先生,到時候就連帶家人被問罪。”

莊大嫂忙擺手道:“我們可不幹這樣的事,這些年我們家是添了不少產業,可那都是用真金白銀買的,可沒有強買強賣,這個你也是知道的,置業的錢還是你四哥給送回來的,都是公爹給的。”

周滿連連點頭,“我當然知道了,所以我才能理解師兄,但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