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2章 天賦

殷或認真的比較了一下盤子裏的飯團,最後謹慎的選擇了糖的,夾起來輕輕咬了一口。

周滿和白善都不急著吃,撐著下巴看他,“怎麼樣?”

殷或細細地嚼了嚼,點頭道:“不錯,微甜,很香,只是嚼幾下,唇齒間都是糯米的甜香。”

周滿展顏一笑,自得道:“我大嫂說,這糯米飯會這麼甜香,粒粒分明,是因為蒸的籠好。”

白善:“那蒸籠是周二哥用山上的竹子做的,自發現用竹籠蒸出來的糯米飯更好以後,我們村裏各家各戶再蒸糯米飯就都用的竹籠。”

周滿:“當年我二哥還因此賺了一筆錢呢。”

她高興的夾了一個臘肉飯團咬了一口,連連點頭,“還是那麼好吃。”

殷或:“周大嫂的手藝如此好,有沒有想過傳承下去?”

周滿嘆息,“我們家也想啊,但現在家裏好似沒有這個天分的孩子,唉。”

白善:“給大嫂寫個食譜?”

周滿揮手道:“回頭和五頭他們說一聲,這種事交給他們就好,不過大嫂親自教授家裏人都做不出這個味道來,更不要說只看食譜了。”

白善:“那就靜等有天賦的人吧。”

一行一業想要做到極致,必得有天賦才行。。

讀書如此,學醫如此,做菜如此,修道自然也如此。

處理完斷親之事,他們第二天坐著牛車去道觀。

因為是秋收時候,所以道觀上面沒幾個香客,甚至連道長都沒幾個。

接待他們的小道童一臉嚴肅的給他們指引,“居士這邊上香。”

周滿看了一眼他身後空無一人的大殿,問道:“守清觀主不在嗎?”

小道童:“觀主有事不在觀中,居士若是問卦,可以先求卦,等到中午守才道長回來便能解卦。”

“可別,我哪敢讓守才道長給我解卦呀,”周滿道:“讓守實道長來就行,不過這會兒他們是下地收稻子去了?”

小道童嚴肅的表情一滯,擡起頭來,“你知道?”

“我當然知道了,他們在割哪塊田呢?”

小道童:“山南那塊大的,昨天已經割了一半了。”

“人多嗎?”

“我們觀裏的人都去了,十一個人呢。”

周滿便回頭和明達道:“那我們略坐一坐,巳正前應該能回來。”

小道童很好奇,“你們認識我們觀主呀?”

“認識呀,我們和道和道虛是好朋友,你是什麼字輩的?”

小道童驚喜,“你們是師伯的朋友?”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們,驚叫道:“我知道了,你們是不是七裏村的白少爺和滿小姐?”

白善笑著點頭,問道:“你也知道我們?”

“知道呀,知道呀,你們等著,我去給你們叫觀主。”說罷,丟下他們就跑了。

整個大殿瞬間只剩下他們自己了,有兩個香客從後面一個殿出來,手中還挎著籃子,看到他們便多看了兩眼,可能是被四周帶刀的侍衛給嚇著了,腳步匆匆,“道長們都不在,怎麼有貴人在這時候來上香?”

“貴人還講時辰啊,那肯定是不用下地的,哪跟我們似的?”

“不過剛才站在前頭的那兩個我瞧著眼熟,好像見過。”

“我也覺得眼熟,但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倆人一邊議論一邊下山去,等人走遠了周滿才小聲道:“我也覺得他們眼熟,好像就是大梨村的人。”

白善點頭,左右看了看後道:“走吧,我們先拜一拜天尊。”

他們自己帶了香來,拜天尊也是習慣性操作,特別是周滿白善和白二郎,動作特別流利,上香叩拜如行雲流水一樣順暢。

將觀裏的神仙道君都拜過,白善便領著他們直接往後殿去。

後殿是道長們住的地方,寬大的院子裏和以前一樣擺著桌椅。

他將椅子拉開,示意大家坐,“山南不遠,從這裏跑下去一刻鐘左右就能到,不過爬上來可能需要兩三刻鐘,所以我們略坐一坐。”

殷或搖著扇子道:“這道觀粗看沒有令人驚艷的景色,卻很舒服,看久了讓人心曠神怡。”

周滿笑道:“你還沒去過道觀的菜園呢,菜園那裏有一塊懸空凸出的石頭,在那裏觀景特別好,道和就經常在那裏打坐思考,就是守清道長太小氣了,不肯與人開放。”

“瞎說,我何時小氣了?”守清笑吟吟的走進來,聲音洪亮的反問道:“難道我阻攔過你們不許去?”

周滿和白善白二郎立即起身,高興的行禮,“守清道長!”

守清回了一禮,上下打量他們,摸著胡子笑道:“長大了,長大了,但樣子卻沒多少變化,面容開闊了不少,看來這些年兩位小居士學有所成啊。”

守清請幾人坐下,對氣喘籲籲跟上來的小道童道:“去給貴客們上茶。”

白善給他介紹明達公主和殷或。

守清沒想到能見到公主,驚訝了好一會兒,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和殷或行過禮後卻看著他的臉道:“這位居士似乎有不足之癥。”

周滿連連點頭,“守清道長,您的醫術越來越好了。”

“你就別恭維我了,再好能有你好?”守清道長摸著胡子道:“我會的不過是些察言觀色的本事罷了,看居士臉色微白,嘴唇顏色淡,你們上山應該有一段時間了,他卻還氣息不穩,一看就是身體不好的。”

守清道長問周滿,“怎麼,你沒把人治好?”

周滿道:“我如今能力有限,不然道長為他看看?”

就算沒有治療的辦法,大家討論一下拓寬思路也是可以的嘛。

守清道長也心癢,於是應下,手搭在殷或的脈上問診。

結果一番問診下來,他得出一個結論,“居士極有修道的天賦啊,有沒有想過做我俗家弟子?我還有個徒弟叫道和,他也極有靈性。”

白善:“守清道長,他們見過了,這次我們過來,一是拜一拜天尊老爺,二就是送道和托付的東西。”

一聽他們認識,守清道長更激動了,也不摸脈了,一把抓住殷或的手道:“殷居士,你就沒想過修道嗎?以你的天賦,你若專心修道,假以時日必有大成啊。”

殷或:“這話護國寺的智忍大師也與我說過。”

一旁的周滿四個捧著茶吃瓜,心中驚嘆不已,可惜智忍大師不在,不然可以看到一場佛道搶人的大戲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