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1章 斷親三

“就是,就是,虎子哥能跟周二哥周三哥搭夥收谷子,你看他會和大振哥他們一塊兒收谷子嗎?”

也趴在圍墻上看熱鬧的周大振聞言跳下去,跑過去抓住那小子就拽下來拍,“說啥呢你……”

周大振和周虎是堂兄弟,整個村子裏,論血緣,他們兩家是最近的,但因為上一輩分家時鬧得很不愉快,兩家多年不來往,關系比一般的親戚都不如。

周虎每年都會和周二郎周三郎搭夥下地,播種插秧和收稻谷,但就是不會和周大振家一起。

所以在鄉下,有時候交情可比血緣更管用。

章家族老出面,強硬的讓兩家斷親,白善親自起草了斷親書,周大郎代表周家在上面簽字,章三郎在章家族老的目光下不得不簽字畫押。

除非有膽離開宗族,不然在這種事上,他們還真得聽宗族的。

斷親書一式兩份,白善交了一份給章家,一份遞給周大郎,這事就算了結了。

一直沈默的老周頭這才開口道:“既然都來了,用過午飯再回去吧。。”

他扭頭去叫小錢氏,“帶你幾個弟妹去準備飯菜。”

“是。”

章家的族老沒有推辭,章三郎氣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把頭扭到一邊去不看他們。

對章家那邊的其他人,周金和他們來往少,自然也沒有多少恩怨,所以老周頭還能平和的面對他們。

但對章三郎幾個表侄,他的神情就不是很好了。

認真論起來,兩家其實沒有很大的矛盾,全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積累下來的,但也正是這些小事消磨了彼此的感情。

娘親舅大,不過滿寶現在和周家的關系,就周家和錢家的關系便可以看出,他們能和舅舅家的關系有多好。

可老周頭就是很難對章家有感情,這份矛盾可以追溯到他小時候。

現在親斷了,他不覺得多開心,但傷心也不見得,只是有些悵惋,坐在凳子上半晌才回神,一回神就見滿寶坐在他身邊,便念叨道:“你都多大了,也不知道去幫你嫂子,快去廚房裏幫忙,今天的客人多呢。”

“哦,”周滿應了一聲,卻沒起身,撐著下巴看他,“爹,你傷心啊?”

“傷心不至於,”老周頭嘆息道:“就是你奶奶可能會傷心。”

周滿:“不會的,這是為了我和立重他們好,我可是奶奶的親孫女,立重他們也是親曾孫,不比侄孫們親?”

老周頭沒說話。

周滿:“您要實在過意不去,不然晚上拿些酒菜去給看奶奶,再燒些紙錢,多燒點兒,讓奶奶在地下給曾外祖他們送一點兒去,這樣她肯定就開心了。”

老周頭一想,深覺有理,“對,我去準備紙錢。”

老周頭起身,催促周滿,“你去廚房裏幫幫忙,我們家的族老也都在呢,別太懶。”做一做樣子也是好的呀。

“哦,”周滿起身去廚房,結果才進門就被馮氏往外推,“姑奶奶啊,你來這兒幹什麼,今天章家的人來太早,廚房裏沒什麼吃的,你要餓了先回白家墊一墊東西,一會兒再過來。”

“二嫂,我來幫忙。”

馮氏驚詫的看她,“你?幫忙?”

周滿輕咳一聲,眼睛向後一看,示意馮氏看。

馮氏探頭往外一看,看到兩家的族老已經湊在一起相談甚歡,便明白了,在廚房裏掃了一眼後道:“我也不知道你能幹啥,你去找大嫂吧。”

小錢氏道:“你等著,族老們出門早,這會兒估計肚子也餓了,我早上蒸了糯米飯,一會兒就給你搓飯團,你把飯團端出去給大家填一下肚子。”

周滿眼睛大亮,立即湊上去,“大嫂,你怎麼想起來做飯團了?”

小錢氏無奈道:“還不是家裏養的他們嘴刁了,之前在京城,親家經常送點心過來,家裏也會從外面買點心,一來二去,每日除了三餐外便還要吃些點心。”

“如今回了村裏,這裏沒有點心賣,一群孩子每天鉆來鉆去找吃的,做點心實在做不過來,我就打算給他們搓些飯團吃。”

“飯團好,飯團好,”周滿想到飯團的美味,咽了咽口水問,“您要什麼搓的?”

小錢氏忍不住一笑,壓低聲音道:“我給你搓臘肉和肉沫的,其他人都只是加了點兒糖。”

周滿便跑出去找白善和殷或,“我大嫂要搓飯團,你們吃什麼味兒的?”

白善:“我要臘肉的。”

殷或遲疑,“飯團?”

周滿直接替他做決定,“我給你拿一個肉沫,一個糖的吧,臘肉你也不好多吃,以免不克化。”

見周滿轉身就跑,殷或就好奇的問白善,“飯團很好吃嗎?”

白善頷首。

“在青州的時候從沒見周大嫂做過。”

白善掃視一眼周家大院,笑道:“那會兒吃飯的人少,廚房裏還有廚娘,大嫂有足夠的時間去做別的東西,自然不會做飯團了。”

小錢氏很快把飯團搓出來,周滿便端出去請兩邊的族老吃,這就算她幹活兒了。

章家的族老看著她進廚房,又端了一個盤子出來,便扭頭問邊上的周家族老,“那就是周銀的女兒?”

“對,就是她,你們還沒見過吧?”

“唉,老了,年輕的都沒見過,別說,我看著,她和周銀倒有幾分相像。”

一個章家族老道:“像她奶奶。”

邊上一個正喝茶的周家族老把口中的茶給噴出來,劇烈咳嗽起來,半晌才卷起袖子擦了擦嘴巴,平息下來,“老兄弟,你可別嚇我,滿寶哪裏像章家嬸嬸了,明明是像她曾祖母。”

“怎麼不像,那圓臉蛋不就像她奶奶?”

“像她娘!”周家族老絕對不承認周滿像章氏,道:“她娘也是圓圓的臉蛋,且是秀才的女兒,讀書也厲害著呢。”

誰知道厲害不厲害?反正就是不能像章家人,他們寧願像夏家人!

“我聽說她現在當官了?女子也能當官?”

“這都是多少年前的新聞了,現在我們滿寶不僅當了官,還是郡主了呢。”

“郡主是啥?”

“呃,就是王爺的女兒。”

“啥?我們家周銀成王爺了?”章家族老大驚。

“沒有,沒有,我就那麼一說,周銀就是那綿州牧,沒改了。”

族老們湊在一起交流這些從為聽過的消息,周滿則端著盤子去找白善和殷或。

倆人已經在她的閨房裏等著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