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9章 斷親一

老周頭道:“不讓他來,還能讓誰來?全村最有學識的就是他,在七裏村,誰家不跟我家沾親帶故?要說徇私,誰來也不合適,只能去衙門了。”

一聽說去衙門,不說章家的人,周家這邊都不是很樂意,誰沒事兒喜歡往衙門跑呀?

兩邊都沈默下來,老周頭便直接定下道:“就讓姑爺做這個主持人了。”

白善等了一下,見無人反對,便笑道:“既然兩邊都答應,那小子便托大一回。”

周滿和殷或悄悄站在了周家人群之後,八頭給他們兩個拿了兩塊木頭墩子,小聲道:“沒有凳子和椅子了。”

周滿也不嫌棄,就坐在木頭墩子上。

殷或低頭看了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的坐下。

白善則站在了兩家之間的上首,開口道:“周章兩家是姻親,亦是血親,按說應該守望相助,互幫互利才是大道。。”

“對對對,就是這個理,”章三郎立即應和道:“但他們家不知道這個理,富貴便忘了我們這些窮親戚,只是上門求幫個忙都不肯,還打人!”

圍觀的村民們“籲”的一聲,有人趴在圍墻上道:“章三郎,誰說金叔家忘記窮親戚的?我們可都是窮親戚,我們就沒被忘。”

周圍一片應和聲,白善伸手止住他們的話,問道:“不知你說的求幫個忙,是想讓周家幫什麼忙?”

章三郎想到昨天招供出來的話,咽了咽口水,硬著頭皮道:“就是,就是想和周四郎求個差事,他不是有商隊在外頭走商嗎?”

白善問:“除此外還有嗎?”

章三郎咽著口水沒說話。

白善問道:“我記得周章兩家有十多年不來往了吧?最後一次還是我們才七八歲的時候?這中間有過禮節來往嗎?”

周大郎代表周家這邊回話道:“沒有。”

他道:“這十多年來,章家的婚喪嫁娶不曾請過我們周家,我們周家也不曾請過章家。”

白善:“時隔十幾年上門一次的親戚,不知昨日章家上門幾人,提了什麼禮物?”

周大郎回道:“八人,都在這兒了,空手上門。”

“胡,胡說,我們提了禮的。”

“哦,”周大郎似乎才想起來的樣子,轉身進廚房拿出一個小袋子來丟在地上,“帶了這個袋子來,落在我們家了,袋子綁著,我們也不好打開看,所以不知道是什麼。”

“這不會就是你們提上門的禮物吧?”周四郎擼起袖子道:“我打開看看。”

於是當著眾人的面打開了袋子,露出來給眾人看,“真是好大一份禮啊。”

裏面一谷子,周四郎嘖嘖道:“這是在我家用迎客飯,還得先把谷子碾成米才行啊。”

周二郎就瞪了他一眼,訓斥道:“胡說些啥,誰家的迎客飯是用客人帶來的谷子做的?我們家再不濟,迎客用的米還是有的。”

章家那一頭漲紅了臉,族老們不由打圓場道:“的確是他們不懂事,幾個年輕後生,不知禮數鬧了笑話,但大家都是親戚,多多寬容。”

周四郎張嘴就要反駁,被白善一個眼神盯住,只能按捺下來。

白善沖章家的族老微微頷首,繼續問道:“客人們上門,不知都說了些什麼話?”

他笑道:“昨天他們打架時我便問過章家幾位表哥和表侄兒,還讓人記錄下來。”

他從懷中拿出幾張紙來展開給眾人看,然後分成兩份給兩邊的人看,“不過他們的記性可能沒有周四哥的好,或許還有錯漏,不如再請周四哥回憶一番?”

周四郎興奮起來,他口才好,走南闖北,回來後必要給家裏孩子學一遍外面的見聞,對這種事熟得很。

昨日章家的人是被審問,問一句答一句,幹巴巴的,哪裏比得上周四郎繪聲繪色的敘述精彩?

他還上手表演呢,把八人演得是活靈活現。

圍觀的人看得津津有味,章家人,包括族老在內,卻是臉都青了。

這下可真是太丟人了,連一向理直氣壯,認為自己沒錯的章三郎幾個臉都有些紅。

“你,你們這是汙蔑!”

“對,是汙蔑,我們昨天可沒有這樣。”

“不是汙蔑,昨天我看到了,”趴在圍墻上的一人道:“我昨天正好割稻谷回來,路過金叔家門口都看到了,他們就是這樣的。”

“你是七裏村人,自然向著周家了,而且你就姓周。”

白善擡手止住他們的爭吵,並不較真這件事是對是錯,“雖說一家姓周,一家姓章,但他們家和你們家是一樣的,都是嶽父家的親戚,為何兩家親戚對嶽父家的認識完全不一樣呢?”

“何止兩家啊,這是我們七裏村所有親戚都和章家的不一樣。”

白善看向章家的族老,“族老們,兩家的關系如何彼此心中都是有數的,昨日的事大家也聽得差不多了,不知族老們如何評斷?”

“還能怎麼斷?”一人道:“不過是親戚間的一些口角,各回各家,各找各娘就是。”

章家的族老起身要離開,章三郎不樂意了,叫道:“那我們就白挨揍了?昨天還被關了一晚上。”

“那你們還想怎麼樣?看你們身上也幹幹凈凈的沒傷,昨天也就推了你們兩把,你們也沒少還手。”

白善也攔住章家的族老,“周家這邊也同樣有話說。”

他道:“按說,周家和章家的關系到這一代已經淡了許多,親戚嘛,不似父母兄弟這樣的至親,打斷骨頭連著筋,它是走動得少了,關系便淡了。”

“但周家依舊要明著說一聲,周家和章家斷親吧。”

“你說什麼?”章家族老瞪大眼,臉一下沈下來,“這是什麼意思?就為這麼點兒事就要兩家斷親?”

周家的族老道:“兩家之前十多年不來往,和斷親也沒差別。”

“既然覺得沒差別,那以後就和之前一樣不來往,當做斷親就行,怎麼,現在你們周家還想白紙黑字寫下來不成?”章家族老怒道:“你們也別太過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