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7章 審問

布一取下,對方便立即大叫道:“你們想幹什麼,快給我們解開。”

白善坐在石頭上道:“解開是不可能解開的,這繩子粗糙,你越掙紮越受傷,不如老實回答我幾句話,免得受苦。”

對方繼續大喊大叫著掙紮,但見除了圍著他的人低聲議論外,沒人理他,不由慢慢安靜下來,心中總算升起了害怕,“你,你們想幹嘛?”

白善微微挑眉,“這話應該我問你們才是,不過這事兒不急,先說說你叫什麼吧。”

對方頓了頓後道:“我,我在家排行五。”

白善遲疑,看向周大郎:“那是五表弟?”

周大郎哪裏認得他?

他們家和章家十多年沒來往了,在斷絕來往之前也少有交集,他連他們家親的那幾個表兄弟都沒認全。

倒是村子裏的人知道的還多些,有人給他們算了算輩分後道:“什麼五表弟啊,小少爺,那是您表侄兒。”

白善恍然大悟,“原來我還是個長輩啊,那更好問話了,來,章家表侄兒,你說說,你們今日來七裏村是幹嘛來的了?”

“我們來走親戚的!”

白善:“既然是走親戚,怎麼和親戚吵起來,還動起手來了?”

章五郎有點兒心虛,但還是梗著脖子道:“那,那應該問周家。”

白善便看向周四郎,“四哥你來說。”

周四郎便對他呸了一聲道:“你們這是走親戚嗎?你們這是結仇來的,一上門就問我們要好處,既要我帶著你們走商,又要借錢,完了竟然還圖我們家閨女。”

“我們老周家的閨女都金貴著呢,你們家哪來的臉竟然要跟我們家的女娃定娃娃親?”

周滿瞪大眼,“定親?”

“對,他說以前章家的姑奶奶嫁到了我們家,現在我們得回嫁一個給章家,別說大哥,我聽了都想鞋子抽他。。”

白善就心中有數了,讓人把他的嘴巴重新堵起來,起身道:“哥哥們,你們要是信得過我,便把他們都交給我看管,等明天章家人到了我們再議此事如何?”

周四郎不解,“還議論什麼呀,直接丟出村裏去就行,難道隨便一個破皮無賴找上門來,我們都要給好處,不給就要鬧起來嗎?”

村裏人也紛紛道:“是啊,是啊,沒有這樣的道理。”

白善道:“我自然知道,但兩家畢竟是親戚,鬧到衙門裏不好,放任不管,只是把人趕出去,也只是把仇怨越積越深,不如把兩家族老聚在一起談一談,大家將此事完全解決,也免得將來再有這樣的糾紛。”

周四郎垂眸想了一下,不再拒絕。

於是白善讓人把八人都擡到了白家,關在了一間廂房裏。

周滿跟在他後頭晃,“為什麼要關在我們家裏,在我家不是更好嗎?”

“我怕嶽父回來忍不住對他們動手,”白善道:“他們現在捆綁著,要是不小心打壞了就不好了。”

人押在白家是最安全的。

把人關進廂房裏,白善讓人解開他們身上的繩子,重新給他們綁住手腳。

讓他們略可以活動,卻不能掙脫。

白善將其中一人口中的布巾取下來,見他張口便又塞了回去,“你們要是吵鬧罵人,那這布巾就不解開了,你們要是安靜,大家都是親戚,我自也不想事情做得太難看。”

八人氣結,嗚嗚兩聲,但見白善背著手淡定的站著,只能安靜下來。

白善這才滿意,將他們口中的布巾取下來,“這才對嘛,既有人說話,還是應該聽一聽,並往心裏想一想的,不能悶頭蠻幹,這樣的人往往都活不長,且怎麼死的都很難知道。”

白善拖過一張椅子來坐下,居高臨下的看著坐在地上的八人,很好奇,“你們是怎麼想起來周家鬧的?兩家都十多年沒聯系了,我還以為這門親早斷了呢。”

“打斷骨頭連著筋,我爹和表叔可是嫡親的表兄弟,兩家血脈相連,怎麼可能斷親?”

“就是,就是,他們周家富貴了,也不能轉身就忘親吧?要是傳出去,我看他們周家還有什麼名聲?”

“連血親都不幫,他們還能幫鄉親們?我看他們以後還有沒有臉回羅江縣。”

“聽著挺可怕的,可兩家的關系傳到現在都出了三代,要是隨便一個姻親找上門來周家都應,那周家成什麼了?”白善很好奇,“你們真覺得外面的人聽到這些傳聞會覺得周家薄情,而不是認定你們章家貪婪成奸?”

“什麼貪婪,你別血口噴人,我們就是上門來走親戚而已,結果你們不僅不歡迎,對我們又打又罵不說,竟然還把我們關起來。”

“是誰讓你們覺得你們來周家能得到好處的?”

“什麼意思?我們就是來要點兒禮的,你們這麼有錢,接濟一下窮親戚怎麼了?”

白善只能換一個問法,“最先提議來周家要好處的人是誰?”

等白善終於從屋裏出去,屋裏的人又被塞回了布巾。

周滿撐著下巴坐在外面,殷或幾個也陪在外面,見他出來立即起身,“怎麼樣,問出來了嗎?誰指使的?”

白善一言難盡的看了他們一眼,“你們也覺得是有人指使?但事實是我們想多了,他們是自己過來的。”

“啊?”

殷或有點兒不能理解,“十多年沒聯系的關系不好的親戚,竟然真的有臉上門來打秋風?”

周滿同樣不能理解,“來打秋風都這麼囂張跋扈?不知道的,還以為打秋風的是我們家呢。”

白善忍不住笑起來,安撫了她一下後才道:“我仔細問過了,昨天村裏吃酒的事傳了出去,外面的人都說周家大方,念舊,這些年帶著村裏的人賺了很多錢,連帶著整個羅江縣都受益。”

“這才一回來就請全村人吃酒,這在白馬關鎮,甚至在羅江縣都是頭一份,”白善道:“章家那邊也聽說了,一開始沒有多想,但中午一群遊手好閑的青年湊在一起吃酒,吃著吃著就談起這事來,領頭的章三郎是我們表哥,他就想著周家既然大方,對村裏那些沒血緣關系的都這麼寬和,對學琴應該更大方才是,所以就攛掇著大家一起過來打秋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