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6章 章家

“談什麼?”周四郎不由道:“他們就是上門來打秋風的,想要軟飯硬吃,也不看看他們家哪來這麼大的臉。”

“把他們打出去,”他怒氣沖沖的道:“不是說要去縣衙告我們嗎,去吧,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告我們什麼?對了,你們不是說今天縣太爺要來拜訪嗎,人呢,快請了來,現在就能給他們斷一斷。”

白善很稀奇,見章家人又鬧騰起來,便把周四郎往後面拉,低聲問道:“四哥,什麼事這麼生氣啊?”

“章家不要臉,竟然跑到我們家裏來說什麼以前章家嫁了個姑奶奶到我們家,讓我們家回嫁一個……”

白善瞪大了眼睛,“這是什麼說法?”

“無恥無賴的說法,”周四郎自認自己夠混的了,但依舊被氣得不輕,“奶奶的,我走南闖北這麼多年,什麼無賴沒見過?想打我周家的主意,當我們都是死的啊?”

白善問:“嶽父和嶽母呢?”

“不在家,”周四郎道:“他們領著大嫂和立重去舅舅家了。”

雖然昨天村裏吃酒,錢大舅他們都來了,但依禮,錢氏和小錢氏多年不回娘家,好不容易回鄉,說什麼都要回娘家一趟,見一見那邊的親戚。

白善便心中有數了,拉住周四郎耳語了幾句,等他離開後便上前去攔住又重新推搡起來的兩撥人,“好了好了,或是去祠堂,或就在榕樹底下,我們擺下臺面來分說一番如何?”

他道:“我當過縣令,便自薦斷一斷今日的案子如何?”

“不行,你是周家這頭的,你來斷案,誰知道你是不是徇私?”

“我不徇私,我只尊理,你們要是不服氣,那就去衙門上告周家,我們上公堂也可以,”白善道:“不過我很好奇,周家和你們家有什麼官司呢?”

“要是沒有官司卻上公堂,這就屬於誣告,誣告也是犯罪。”

人群安靜下來,白善見他們終於肯聽話,便扭頭和七裏村的村民道:“去搬一些桌椅板凳過來,再請村長和族老過來,都鬧到要動手的地步了,也要讓族老們過來斷一斷。”

章家那頭騷動起來,有人壓低了聲音道:“斷什麼呀,我們是來拿好處的,只管鬧就是,說理怎麼可能說得過他們,這還是在七裏村。。”

這話一出,章家的人吵鬧起來,白善提高了聲音道:“當然,你們要是不想講理,而就是單純來鬧事的,我們自也有對付鬧事的方法。”

他臉色一沈,目光寒冷的盯著他們道:“全部綁起來,或是丟出村去,或是送去衙門,只說是抓到的賊寇,被村裏人當場拿住。”

“你血口噴人,我們沒偷東西。”

“既沒有偷東西,也不是來我七裏村說理的,那你們來這兒做什麼?”

“表妹婿,你可不能厚此薄彼,我們兩家也是親戚的,我們章家是你親嶽父的娘舅,關系好著呢,這頭的周家當年害了你親嶽父……”

白善額頭微跳,有點兒頭疼,他平生最怕這樣的人,那就是不管別人說什麼,他只認定自己認定的,死都不肯聽別人一句話。

周四郎帶了一堆村裏的青年過來,手中都還帶著繩子。

白善拉著周滿後退兩步,一揮手,“都綁了吧。”

既然不能講道理,那便只能用不講理的解決辦法了。

周家人和帶來的村裏青年們一擁而上,三五個人按住一個人,拿著繩子便綁起來。

村裏瞬間響起豬叫一般的慘叫聲和叫罵聲。

白善轉身雙手捂住周滿的耳朵,還擋住她的視線,和周四郎道:“把嘴巴也堵起來。”

等把所有人都綁起來堵上嘴巴,白善這才放開周滿,看著被丟在地上的八個中青年呼出一口氣,揮手道:“把他們擡到榕樹底下躲一躲太陽,別曬壞了。”

周四郎嘀咕起來,“你這麼貼心幹什麼?”

但還是讓人把他們擡過去了。

被周四郎叫過來的青年大多是從田裏回來的,連繩子都是綁稻子的,一身短打,身上臟兮兮的,但這會兒都興奮的圍著不肯散去,這樣的熱鬧實在少見啊。

等他們擡人過去,白善這才問周大郎,“大哥,章家這是想幹嘛?”

周大郎:“還能幹什麼,就是來鬧的,估摸是想著我們家不會把事情鬧大,哪怕不甘願,漏出一點來也夠他們生活一陣子的了。”

他不悅道:“我們兩家有十來年不聯系了,現在就還剩下二表舅還在,誰能想到他們這都能找上門來?”

白善問:“那家裏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嗎?”

周大郎:“你都把人綁了,還能善了嗎?”

白善輕輕一笑道:“只要想,還是可以的。”

周大郎卻想了想後搖頭,“算了,本來我想他們找上門來鬧,給他們一點兒東西打發了也沒什麼,不然傳出去不好聽,畢竟家裏現在這麼多人當官呢。”

周大郎知道,官員的名聲不好,禦史也是可以彈劾的,所以他不想鬧大。

但四郎說的也對,這一次忍了,下一次他們肯定還會找上門來,投鼠忌器,將來事情只會越來越多,還不如趁著這是他們第一次上門,事情還沒鬧得太大時索性都鬧開,一次性斷了他們的念想。

“幸虧爹娘不在家,爹要是在家看到,一定要被氣死的。”周大郎和白善道:“你來處理吧,能斷親最好,就算不能,這次也要嚇住他們,等二表舅一去,兩家就更遠了,到時候就算他們在外頭說我們壞話,事情也要小很多。”

白善沈吟起來,半晌後點頭,“我知道怎麼處理了。”

周家的族老和村長很快被人扶到了榕樹下,白善則是沈吟道:“只我們周家人在還不夠啊,得去請章家的族老和村長過來才好。”

“那遠著呢,等回來天都要黑透了吧?”

白善便笑道:“那就先把人關起來,明天再斷一斷這個案子就是,我們今天先來問問話?”

白善掃了地上掙紮不停的八人一眼,指了一個看上去年紀最小的道:“把他嘴裏的抹布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