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5章 不速之客

不是政務,只是私下拜見,他們又屬於位高的那一撥,和縣令的見面還是很輕松的。

只是周滿畢竟是羅江縣人,所以對家鄉的發展很關心,就不由問得詳細了些。

縣令都沒想到和周滿說話最多的不是他夫人,而是他。

縣令夫人一直不太插得上話,便捧著茶坐在一旁喝,等到用午食,男女分坐兩桌,她和公主周滿在園子裏邊賞景邊吃飯,這才說得上話。

這一說話,周滿才發現她是個妙人,“商州那邊真的來公文遷墳?我怎麼不知道?”

縣令夫人道:“他們當然不敢打攪郡主娘娘的,誰不知道郡主娘娘從小在我們羅江縣長大,心自然是向著我們羅江縣的,怎麼會去商州?”

她道:“不過是仗著令尊曾上過商州夏家的門,這才來我們縣衙搏一搏,便是不能把墳遷過去,傳出流言來,似乎也有他們商州的功績了似的。”

周滿:“可這件事我也沒聽家中兄長提過……”

“我們老爺誰都沒告訴,不然你們家本沒有心思,聽了反而有遷墳的心思了怎麼辦?”

周滿看著一臉驕傲的縣令夫人,忍不住笑出聲來,笑著笑著眼淚都快要出來了,“娘子可真實誠。”

明達用帕子掩住嘴角的笑意,微微點了點頭,擡手道:“娘子嘗嘗這道紅燒醋魚?是邊上河裏撈起來的魚,我吃著挺鮮美的。。”

將話題扯開了。

等將縣令夫婦送走,周滿一個沒忍住,當場就笑出聲來。

白善還在目送縣令的馬車,聞聲扭頭看向她,“笑什麼?”

周滿搖了搖頭,看著遠去的馬車道:“只是覺得我們羅江縣還真是人傑地靈,有趣的人很多。”

白善微微一笑,伸手牽住她的,“我也覺得。”

白善捏了捏掌心中的手,笑著道:“走吧,回家去,準備些東西,明天上道觀,道和道虛托我們帶回來的東西也得找出來。”

縣令放下了窗簾,回身坐正,贊嘆一聲道:“沒想到白大人和周大人如此仁和,竟然親自把我們送到村口。”

他去綿州拜訪刺史,別說讓刺史送出門,就是他身邊有子侄在都不會讓他們送。

而白善和周滿竟親自將他們送到了村口,羅江縣縣令心中感激不已。

白善牽著周滿才上橋,就聽到身後村子裏突然傳來一聲大哭,倆人都一震,不由停住了腳步回頭去看。

但房屋和樹木掩映,看不到發生了什麼,倆人對視一眼,豎起耳朵聽,只零星聽道:“如今發達了,就不認娘舅……”

“……沒有我們家,也早就沒了你,哪來的富貴?”

白善好奇,“這是誰家啊,鬧得這麼厲害?”

“不知道,”周滿甩了甩他的手,打了一個哈欠,有些犯困,“這種熱鬧我們不好去看,我想回去睡覺了。”

“這都過了申時,過不多久就要用晚食了,此時睡覺,晚上你還能睡得著嗎?”

“可我秋困呀,我就回去瞇一下。”

“好吧,”白善攬住她,“行吧,我們回去瞇一下。”

倆人才擡腳,就聽得身後的哭鬧聲越來越清晰,有一道蒼老的男聲大喝道:“周金,有種你今天就把我趕出去,明天我就把你們老周家忘恩負義的事傳遍整個羅江縣!”

周滿和白善立即停下腳步,震驚的回頭。

周滿:“你聽到了嗎,剛才那人叫的是誰?”

白善也有些不確定,“好像是嶽父?”

周滿立即清醒,不困了,拉著白善便走,“快去看看。”

倆人小跑起來,繞過學堂便看見路上堵了許多的人,有袖手在一旁看熱鬧的,周大郎正帶著幾個弟弟往村外推人,兩邊都有勸解的人,鬧哄哄的,好不熱鬧。

白善見另一邊的人推開圍觀的人,沖到附近的房屋裏抄了一棍粗大的木棍出來,忙將周滿拉到身後,“住手,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周四郎見對方拿棍子,大怒,“章三,你敢拿棍子,當我們周家吃白飯的呀!”

說罷,他轉身就要回去拿刀,被人一把拉住,“都冷靜些,都冷靜些!”

白善見他們推搡在一處,有些頭疼,只能大聲喊道:“停手,都分開!”

七裏村的青年們見白善發話,便紛紛動手,上前將人用力拉開。

周家這邊看到白善和周滿,終於不多掙紮,所以圍觀的村民只需要分開章家人便可。

白善拉著周滿站在一側,見兩邊終於分開,便站到中間,蹙眉看向左手邊這群陌生的人,“你們是誰,因何在這吵鬧?”

“關你什麼事,這是我們家和周家的事。”

白善道:“不巧,在下是周家的女婿,所以還是能扯上關系的。”

“咦,你是我那表妹婿?”

“呸,”周四郎掙脫開拉著他的人,站到白善身邊道:“誰是你表妹婿,你認識我妹妹嗎?”

他們卻是直接看向被白善擋在身後的周滿,眼睛大亮,“你就是滿表妹吧,我是你曾外祖家的表哥啊,表妹,你可不能富貴了就忘本啊。”

周滿記性比一般人好,上下打量過對方後問道:“當年我父親出殯,我曾經打過一個人,那人是你?”

青年沈默,半晌後道:“不是。”

旁邊另一個胖一些的青年道:“是我!”

周四郎這才小聲和周滿白善道:“是章家人,這個是章三郎,和我們同輩,那個你小時候打過的,比我們小一輩。”

他懶得說什麼表哥侄兒的,反正他都不想認。

周滿看向白善,白善便拿出當官的派頭,問道:“諸位來這兒是有何貴幹?”

“沒什麼貴幹,只是聽說表哥表妹們回來了,所以我們來走走親戚,誰知道表哥表妹們發達就不認窮親戚來,忘恩負義……”

如此直白的控訴,白善當縣令時沒少斷這個的案子,但落在自家頭上的,這還是第一次。

不過他很快適應過來,看了看章家人,又看看周家人,微微一笑道:“總不能打起來,這可是在七裏村,真動手,幾位也討不到好,既然如此,大家不如靜下來談一談如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