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8章 衣錦還鄉

“我爹在這兒,我爹在這兒呢,”周四郎從後面趕上來,拎著一個包裹擠進圈子道:“我們這次回來帶了好些京城的糖和點心,來來來,大家來嘗嘗……”

一聽說是京城的糖和點心,大家都興奮起來,瞬間丟下周滿去圍著周四郎。

周四郎一邊發著糖,一邊引著大家往大榕樹下去,於是村上的道道就空了出來。

白老爺見狀,立即揮手道:“快快快,我們快回家去,家裏準備了鞭炮和火盆,二郎,快帶著公主和孩子先走。”

白二郎立即捂住明達的耳朵,順便再讓他兒子自己捂住耳朵,才捂好,鞭炮就劈裏啪啦的響起來……

村裏的孩子們聽到鞭炮響,便不擠進去領糖和點心了,轉身又跑回來湊熱鬧,最主要是想撿沒點著的鞭炮玩兒。

人太多了,混亂之中,周家的人往村裏去,白家兩家人則要過河,稀裏糊塗的,周滿就被人群夾著帶到了周家。

這邊也等著人,且是一大群老人,一看到周滿就一把抓住暈頭轉向的她,“滿寶回來呀,我先前聽你二哥三哥說,你在京城當上郡主娘娘了?”

周滿點頭,“是啊。”

“哎喲,我聽戲文裏說的,郡主娘娘是王爺的女兒呀,你這是給王爺當女兒了?”

周滿:“這倒不是,我這個爵位吧……它來得有些復雜,跟王爺沒關系。”

“滿寶啊,是郡主大,還是刺史大?”

“不一樣,郡主是爵位,刺史是官職,不過品級的話,郡主大一點兒。”

“那王爺呢,是郡主大還是益州王大?”

“自然是益州王大了,”不過這會兒也沒有益州王了,周滿把後半句咽下去,笑瞇瞇的道:“不是說了嗎,親王的女兒才被封為郡主,那爹自然是比女兒大的。”

“對了,你爹呢?”

老周頭他們落後一點兒,主要是人多,東西也多,村裏的路又不大,全村的人都跑過來湊熱鬧,加上他們帶回來的人也不少,所以就被堵在後面了。。

好容易到家門口,水都沒來得及喝一口便被老夥計們拉住了,“周金啊,你怎麼也不見老?還和幾年前一樣。”

“什麼和幾年前一樣,看著比幾年前還要年輕,”有人羨慕道:“看來在京城日子過得很好呀,金哥,你們家現在是不是天天吃肉?”

老周頭道:“倒也不是頓頓,這不是家裏開了個館子嗎,每天就是吃剩飯剩菜也會有點兒油水的。”

眾人一聽,羨慕不已,他們最羨慕的就是家裏開館子的人了。

村長他們關心的卻不是這個,而是,“金叔,大頭他們現在都當官了?”

老周頭道:“也就大頭他們幾個,五頭他們還在讀書呢,但當的官也不大,就是立重出息一些,不過滿寶說了,最有前程的還是立學和立固。”

畢竟他們兩個是正經科舉出身,只要有功績,後面升遷會順利些。

眾人卻是羨慕不已,“這也很厲害了,周金啊,你家真是祖墳冒青煙了。”

“我家的祖墳不就是您老人家的祖墳嗎?”

“沒到那麼老的祖墳,我們琢磨過,猜測可能是你爹娘的祖墳在冒,不然這次回來把你爹娘墳再修一修,讓他也保佑一下我們?”

“對對對,村裏可以湊個份子錢。”

老周頭大方的同意了,“到時候你們別出太多,意思意思,給個十文八文的就行,剩下的我來出。”

“好好好,把你弟弟的墳也修一下,這個份子錢我們也要出。”

老周頭道:“這不好吧,你們是長輩……”

“家裏又不是沒後輩,算他們的,到時候就讓周銀保佑他們就行。”

“對對對,算後輩們的。”

於是修墳的事就這麼定下了。

定完了大家才看到站在一旁的周滿,連忙道:“滿寶啊,這是你爹娘,你牽頭,可得讓我們出份子。”

周滿還是第一次看見上趕著出份子錢的,見父母都點頭,便也只能跟著點頭了。

她看了一下天色和圍墻外漸漸增多的村民們,腳步挪了挪,“六叔啊,你們先聊著,我得先回去看一下孩子,不然一會兒他要哭了。”

“對了,忘了問你了,你這次回來把兩個孩子都帶回來了?”

“帶回來了。”

“那就好,那就好,現在你爹娘這一脈是你兒子當家了,修墳應該算他牽頭吧?”

周滿:“……他才滿周歲沒多久,牽頭是不是有點兒早?”

“就落個名,事兒自然還是你們來辦的。”

錢氏覺得孩子太小,福氣太大怕是扛不住,忙道:“孩子還小呢,等他長大點兒再說,而且滿寶能當家做主。”

提這個建議的人也就是順嘴一提,錢氏這麼說,他一想也是,便略過這個問題。

大家拉住周滿,並不想她馬上就走,“留下和我們說說話,這會兒不早不晚的,你回去也沒事兒。”

“是啊,我們這些叔伯兄弟都有十年沒見你了。”

結果話音剛落,白善便找了過來,他提著兩包點心和糖過來,直接交給院子裏的長輩們,團團行禮道:“小子拜見長輩們,我來接滿寶回去。”

錢氏笑問:“是不是孩子鬧騰了?”

“是,”白善笑道:“回到家裏發現他們娘沒跟上,正哭著呢。”

錢氏便推著倆人道:“那你們快回去吧,明天家裏吃飯你們再過來。”

“對對對,明天你們記得過來和叔伯兄弟們說話。”老周頭按下要起身拉人的兄弟,揮手趕倆人,“別讓孩子哭太久,萬一丟魂怎麼辦?”

轉頭和他們道:“你們等著,我這次從京城帶回來一些土產,一會兒你們帶一些回去。”

他們一聽,立即不拉著周滿了,問老周頭,“什麼土產?”

“當然是綿州沒有,你們沒見過的東西……”

白善牽住周滿的手,一邊笑著和村裏人打招呼,一邊拉著她快步走,等走到河邊沒人了才松了一口氣,“我一轉身你就不見了,烏圓勒住我脖子,連轉個頭都困難,你怎麼就走丟了?”

“這是在村裏,又不是在外面,人一擠,我就和你分開走了。”周滿問:“兩個孩子沒嚇住吧?”

“有一點兒,不過祖母和母親哄住了,沒什麼問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