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7章 折子

白善便微微一笑,問道:“這個時候大量出售陳糧,的確能夠趁勢壓低一下新糧價,但天下是互通的,隆州的糧食又不是出不去,也自有別的糧商進來,靠向百姓傾銷陳糧壓下的糧價只是一時的,當地的糧商為何要選擇最差的這一條路呢?”

文士們一楞,沈默了一下後道:“或許是飲鴆止渴?”

“不管是什麽,反正這樣一來,受傷的還是種地的百姓。”另一文士嘆道:“唉,糧食歉收時傷的是農人,糧食豐收傷的還是農人。”

“兄臺也太悲觀了,”白善笑道:“豐收可比歉收好太多了,雖然每一鬥糧所售的錢要比以前的少,但每戶收獲的糧食增多,以前不能飽腹之人現在可以飽腹,以前只能吃稀粥的人現在可以吃白米飯,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何必悲觀呢?”

周滿點頭,“而且糧價低也有低的好處,普通百姓能夠花費更少的錢果腹,那剩下的錢便可以用做他用了,比如就醫、讀書、品鑒美食……”

“話是這樣沒錯,但現下各糧鋪壓低價格,農人還是吃虧。”

白善頷首,“這話沒錯,可以建議刺史府和縣衙收購糧食,平抑物價。”

三位文士:“……我等人微言輕,只怕府君他們不會采納。”

白善上下打量過他們,問道:“你們是府學還是縣學的學生?”

“我們是府學的學生。”

白善便笑道:“那便簡單了,府學和縣學的學生都有權責向刺史和縣令諫議。”

是有這個規定,但真正去做的卻沒幾個,三位文士對視一眼,都沒說話。

白善也只是給出一個建議,怎麽做還要看他們。

吃過飯,買了些小東西後一行人便回到他們下榻的客棧,孩子已經犯困,白善他們將孩子交給下人帶下去洗漱,自己則在下面大堂找了張桌子坐下。。

“糧價低廉可以,但糧賤就不好了。”殷或扭頭問白善,“你這個給事中不打算管?”

白善道:“我會上折請求戶部下令各地建倉收購糧食,平抑物價。”

他頓了頓後道:“自大晉建國以來,各地糧倉都有收購糧食,平抑物價,但新建不多,如今國庫充盈,糧食高產,那便可以多建糧倉,不僅可以平抑物價,還能夠應對災禍。”

殷或道:“其實一路上我都在想,我們為何要到了岐州才上船?按說長安有渭水,河道相通,既然嘉陵江能通傳,為何渭水不能?”

白善挑眉,“你是說漕運?”

殷或點頭,“漕運若能順通,那各地糧價會更平穩,像隆州這樣的事出現的概率會更小。”

白二郎道:“我在翰林院時看到過,本朝的漕運基本上是繼承前朝,但除了大運河那條航道外,其他水道的漕運基本上是停滯的。沒有人管理河道,水路堵塞,漕運根本不開。”

“那就開便是,”周滿道:“水到處都是,我大晉水網密布,若是漕運興盛起來,將整個大晉用河道連接起來,那將來我們再往其他地方去,豈不是能夠像從岐州到雍州一樣,一日三五百裏?”

白善若有所思,“水深且急速的地方,一日千裏也是有可能的。”

“是啊,是啊,那碰上長一些的假期,我們還能去遠方遊玩呢。”可以再趁機挖一點兒東西。

“那這個折子就得好好寫了,是上一道還是兩道?”

白二郎:“這麽大的事,一道折子寫不下吧?”

白善蹙眉,“我連上兩道折子只怕太惹人眼,而且我此時正休假呢。”

他看向白二郎。

周滿和殷或也都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慢慢的往明達身後挪,明達挪開身子,和他道:“你也該為我大晉立一立功了。”

“……那我寫哪一封?”

“漕運那封吧,”白善道:“你不是在翰林院看到過相關的記錄嗎?”

“可我那只是給同僚們找資料時翻閱過,根本記不住多少啊。”

“沒事兒,你先上個大概的,具體討論和實施肯定是工部牽頭,”白善道:“沒有說讓你主理,就是讓你開個頭。”

白二郎松了一口氣,但沈默了一下後又道:“可我太久沒寫折子了,這麽大的事兒我怎麽寫啊?”

周滿道:“讓白善給你參考。”

白二郎只能被趕鴨子上架。

第二天他們便從隆州回綿州,距離不遠,一天便能到,在綿州停留了一夜便回七裏村去。

一天的時間,白善把收購糧食,平抑物價的折子都寫好了,白二郎就開了一個頭。

白善覺得回到七裏村他也沒精力和時間寫了,只能將人拘在馬車中和他深入討論一下,讓他記下要點後道:“回到家裏連夜動筆,一個時辰左右也就寫完了。”

白二郎連連點頭應下,但實際情況是,這是不可能的。

白家提前讓家丁回家去通知,所以一行人剛到村口,白老爺一家和周大郎周三郎便領著村子裏的人應了上來,等到馬車停下,車上的人都還沒下來,大家便呼啦啦的跪了一地,但脖子伸得老長,擡高了臉問,“公主呢,公主呢,公主娘娘長什麽樣啊?”

村民們突然跪下,白老爺有些反應不過來,膝蓋彎了彎,在跪和不跪之間遲疑了一下。

白二郎已經跳下車,飛快的跑上前攔住,順便拉了一下村長等人,“別跪,別跪,公主不講究這些虛禮。”

明達扶著宮女的手下車,忙擡手道:“免禮,諸位快快請起。”

大家這才起身,看到公主一臉驚嘆,“這就是公主啊,長得可真俊。”

“好白呀,跟老周家的滿寶一樣白,就是瘦了點兒,不像滿寶一樣圓圓的好看。”

“我覺得公主更好看,像仙女一樣。”

周滿和白善把孩子抱下來,也上前來,“村長大哥,你們怎麽都堵在這兒了?”

“哎呦,這是滿寶啊!”

“是滿寶啊,都長這麽大了?”

“這是白家的小少爺吧,也長大了,越發俊俏了!”

“上次見他們還小呢,剛定親,這一眨眼十年過去了,可不大了嗎?”

“滿寶,你爹呢?”

村民們擠著圍上來,每個人都有很多問題,周滿一下啞了聲音,不知道先回答誰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