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5章 出行

折子一下來,周滿便拿著折子興高采烈的回太醫院做交接。

頭發更白幾分的蕭院正一臉憂傷的看著她道:“你這才上衙不到八個月就又要休長假……”

周滿道:“蕭院正,我入仕十年來就休一次探親假,您可別一副我辜負了您的樣子呀。”

蕭院正:“我都有二十年沒休探親假了。”

周滿一聽,同情不已,“不然等我回來,您也休一下?”

蕭院正意動,但想到堆積在案頭的公文,他還是搖了搖頭,“算了,我還是等致仕以後再回鄉吧。”

周滿左右看了看,擋住嘴巴小聲道:“蕭院正,衣錦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啊,等您致仕,還有如今的風光嗎?”

蕭院正:“……周大人,你何時如此的……”

“虛榮?”周滿揮手道:“我就是這麼一說,我回鄉主要還是要拜祭一下父母,順便搞定我兒子承嗣的事兒,但鄉親們要是過於歡迎我,我還是很高興的。”

蕭院正嫌棄的揮手,“行了,行了,你走吧,對了,你休假也別都閑著,署裏新成立的軍醫科都等著你的書呢,下一本書什麼時候出?總不能一直用瘍醫的教材。”

“不都差不多嗎,軍醫的大多手段都是瘍醫的,為何一定要重新編撰?”不知道她忙嗎?

蕭院正瞇起眼睛,懷疑的看向她,“你不會還沒開始吧?”

“不不不,我開始了,我就是心裏還不太服氣而已。”

“不服氣就憋著,”蕭院正道:“這些軍醫都有基礎,他們想要的是更快速的學習,瘍醫的教材不適合他們,耗費的時間太長,你看看各軍送那些軍醫來時說的話,要的都是一年兩年就出師,你覺得現有的瘍醫教材適用嗎?”

“你也在軍中呆過,治療過傷患,甚至上過前線,應該更知道他們所需的技術,交給你最合適不過了。”

周滿:“我還以為您是因為我年紀小,所以可勁兒的壓榨我呢。”

“胡說,明明是看你能幹,”蕭院正頓了頓後道:“而且別忘了,這是你崇文館編撰的職責,按說應該孔祭酒來與你談這事的,你要是嫌我管得多,不然我們以太醫署的名義向崇文館走程序?”

“別別別,”周滿害怕他真把孔祭酒招來,忙道:“您放心,我一定不懈怠!我一會兒就出宮去太醫署裏提取前幾年從軍中收回來的脈案資料,我帶著路上鉆研。。”

蕭院正這才滿意,鼓勵她道:“周大人,你辦事我一向放心的。”

周滿去太醫署裏提了一箱子脈案資料出來,拉回郡主府交給西餅,叮囑道:“重要的東西,放好了,還要方便我提用。”

“是。”

白善打開箱子看了一下,咋舌,“你這是休假還是出差呀,這麼重要的東西你帶著就不怕遺失?”

周滿:“只要不遇上山匪,這東西就丟不掉,不過我們這麼多人,應該也沒有山匪敢找我們麻煩吧?”

這次回鄉,有白家,周家,還有白二郎一家和殷或。

殷或就不提了,他出行,殷家肯定會派護衛和家丁隨從跟著,白二郎帶著公主,更是有公主府的府兵,這麼多人,又是太平時候,哪裏的山匪敢找他們麻煩?

白善一想也是,合起來道:“讓人用油紙將裏面的資料包好了,這一次我們走水路回去,小心受潮。”

西餅應下,叫了人進來把箱子擡下去。

幾家早已準備好,就等著白善和周滿拿到假條了。所以他們今天剛拿到假條,第二天便浩浩蕩蕩出發了。

周四郎還特意從青州走了一趟貨回來,在京城出手了一部分,剩下的都帶著,打算回家鄉出手。

這一次回家,除了周立威幾個外放的,請不到假的人外,其余人都跟著回去了。

周立重也帶上了劉三娘,她是大房的長媳,說什麼也要回族裏一趟的。

也是因為太醫院裏一下兩個人休探親假,蕭院正才那麼愁的。

果然朝中規定,父子兄弟不在同一部門任職的規定是正確的,以後應該再加一條,姑侄媳婦也不行,一次請假請倆,部門受不起折騰啊。

夏牧小朋友第一次出遠門,他已經能很穩當的走路了,只是不太喜歡走,他還是更喜歡爬。

偏他爬又不是很規範的爬,他就喜歡用屁股一挪一挪的過去,所以他走路不能摔跤,一摔跤就不起來,直接挪動屁股爬起來,速度還挺快,就是太耗費褲子了。

也是因為這樣,他坐的馬車裏兩邊長椅都被拆了,只留了正後的一條椅子,中間被鋪了軟板,上面還鋪了兩層布,然後就把他放在上面隨意坐了。

因為他玩具多,這邊的馬車又寬敞,所以白景行小朋友和白若瑜小朋友都特別喜歡和他玩兒。

每次車一動起來就鬧著要過來和他一起玩兒。

周滿幾個就輪流去看護他們。

每天遠離三個小魔王,自在騎馬的時間真的是太美妙了,美妙到連素來不騎馬的殷或都跟著騎馬了。

他很不解,“這是你們的孩子,為什麼編排看守的人要把我也排上?”

白善:“你不覺得在車中下棋很有一番趣味嗎?”

殷或:“什麼趣味?”

周滿嘿嘿笑:“鍛煉忍耐力的趣味。”

三人的馬並排走著,就聽到後面不遠處傳來白二的暴怒聲,“你們怎麼又亂砸東西,不是說了在車上不能亂砸東西嗎?白景行,說你呢,你給我住手,白若瑜,你又欺負弟弟……”

話還沒落,車裏就響起夏牧小朋友的大哭聲。

周滿和白善立即一踢馬肚子跑遠了,殷或沈默了一瞬後默默地跟上。

劉老夫人從窗戶那裏看到三人的馬從旁經過,一下跑到了隊伍的最前面去,再聽到後面車裏傳來的哭聲,不由搖頭,“一湊在一起就打架,一分開又吵著要見。”

劉嬤嬤笑道:“等長大就好了,郎主他們小時候不也這樣嗎?”

好不容易到隴州,這麼多人白家根本住不下,便分開住在了驛站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