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4章 米價

白善好奇,“現在隴州糧鋪裏的米價是多少?”

“次一等的米是七文錢一鬥,上等的米是八文一鬥,再次一等就只需六文錢,可便宜了。”

白善嘴角微翹,“米價雖然低了,看著和往年賺的差不多,但其實物價是下降了,錢比以前更值錢,所以大家還是賺了一些的。”

“而且米價低廉,大家便會更舍得吃粥食米飯,糠和豆之類的,可以少摻一些。”

老頭一聽,連連點頭,“是啊,是啊,現在我們家一天兩頓都吃幹的,農忙的時候能三頓吃幹的,日子比以前好過多了。”

他頓了頓後沖白善行禮,“族長他們說這都是善叔叔的功勞,這稻種便是善叔叔一家種出來的,族裏的新稻種也都是四房送回來的,我們一直想給善叔叔磕個頭,但四房一直沒人回來……”

對方雖然輩分小,但年紀這麼大了,白善哪敢受他的禮,連忙伸手將人扶住,“這新稻種是我妻族種出來的,我不過和你們一樣,沾光而已。”

“那等四房的嬸嬸回來,我帶孩子們上門磕頭。”

那周滿一定會被嚇死的,一回到隴州就有這麼多人給她磕頭,老得胡子花白的那個還叫她嬸嬸。

白善只是想一想便忍不住發樂。

論種田,跟在白善後面一起來的白氏子弟加在一起都沒他了解,所以一開始白善和農人的交談他們還能插得上話,後面便只能聽著了。

白善拍了拍衣袍起身,“這地種得不錯,不過我看水渠只通這邊,看地勢,完全可以在那頭再開一條水渠接到上遊,如此一來那一片田地的灌溉也不會有問題了,還能讓水渠循環起來,直接分成三片,但三片都有水可以兼顧得到。。”

他老侄子一聽,立即點頭道:“是啊,是啊,我家在那頭也有兩塊田,收成就比不上這邊的,就是因為灌溉跟不上,但這水渠……”

白善笑著看向白申,“申堂兄,我看秋收後可以派人來勘察一下,族裏人多,想要修一條水渠不難的。”

“這樣吧,我出一萬錢,若是能把水渠修好,也是造福族親。”

白申一聽,立即笑道:“那我們大房出兩萬錢好了,善堂弟放心,等秋收結束我就開始組織族中子弟來修水利。”

對於白善的提議,白氏宗親反而大松一口氣,高興起來,“他總算願意插手族中事務了,這事你們記在心裏,好好辦,等辦好了告訴他,也讓他知道族裏是看重他的。”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一人道:“一來二往,等他對宗族養起了感情,以後再有事找他就容易了。”

白氏一族總覺得抓不住白善,就是因為他基本不與宗族來往,宗族的事他也基本不管。

所有找上他們四房的事,全是劉老夫人代為處理。

雖然四房該出的錢出了,該出的力也出了,但當家的白善不管事,便讓他們有一種四房形同虛設的感覺。

四房弱小時沒什麼,大家盯上的是他的家產;但四房強大了起來,相比那些家產,自然是白善背後代表的利益更重要了。

白善自然也知道這一點兒,在隴州三天,每天都虛情假意的應付這麼多人,頭都要暈了。

所以離開時,他直接坐的馬車。

在車裏,他揉了揉額頭,和坐在外面的大吉道:“真是比朝堂上的政務還要頭疼啊。”

大吉笑道:“郎主要是不喜歡,以後少回來一些就是了。”

白善頷首,“明年帶孩子回來祭祖,可惜父親在隴州,不然……”

他肯定更少回來。

雖然隴州之行頭暈,但白善依舊給周滿他們帶了不少禮物回來。

“都是隴州的一些特產,我讓家丁去買的,你們看看可有喜歡的。”

殷或沒去過隴州,所以翻得最仔細,他挑了一些沒怎麼見過的東西交給長壽便問道:“聽聞隴州有座普華寺很靈驗,你去過了嗎?”

“沒有,”白善擡頭看他,問道:“怎麼,你想去?”

殷或內心蠢蠢欲動,“你們說我單獨出京,我家裏會答應嗎?”

白善指著他笑道:“殷或,你現在越來越野了呀。”他扭頭看向周滿,問她,“你覺得呢?”

周滿認真的想了想後道:“殷大人……很可能會答應,要是不答應,你也可以打個滾求一求,要緊的是你們府上的老夫人,我覺得她不會答應的。”

“那我悄悄出城,先斬後奏?”殷或暗搓搓的看了劉煥一眼。

難得有空閑時間的劉煥被他看得差點兒噎住,將嘴裏的果子咽下去,這才道:“我能先斬後奏,但你肯定不能。”

劉煥道:“你要是出城,殷大人肯定會很快知道的,殷府快馬還能追不上你的馬車?”

要知道,整個京城都在殷禮的控制之下,除非周滿白善相邀,不然殷或一年到頭都不出城一次,他要是獨車出城,只怕用不到兩刻鐘殷禮就知道了。

周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再忍耐忍耐吧,殷老夫人身體不好,這時候就不要氣她了。”

要是氣出個好歹來,殷或不得後悔死?

周滿轉了轉眼珠子,小聲道:“你要是真想出遊,明年我們回鄉你跟著我們一路遊玩?”

殷或意動,嘴上卻道:“這不好吧,會不會不方便?”

“不會的,”周滿道:“只要你不覺得不方便就行。”

白善也點頭,“到時候回去的人多,多你一個也不多,只是可能照顧不周了。”

殷或笑道:“這有什麼,我連西域都去得,劍南道還去不得了?”

有了盼頭,殷或隱隱興奮起來,和幾人告辭,“我先回去準備了。”

“等等,”白善驚叫道:“還有一年的時間呢,你急什麼?”

白二郎道:“他這是心玩野了,自從青州回來以後,他就很難再在家裏呆得住了。”

一年的時間,說短不短,但說長也不長,至少在周滿和白善眼裏就過得極快,因為忙碌,感覺一年都沒怎麼過,日子便咻的一下過去了。

第二年鬼月一過,白善和周滿便上折請休探親假,又把自己這兩年積累下來的假期算上,一共請得探親假五十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