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3章 順利

“至善啊,選出來的這七個孩子什麼時候去京城?”

“讓他們收拾收拾,與家人告別,等過了中元節便去京城吧,”白善道:“我和京城的書院聯系過,先讓他們進去讀書,秋後國子監會有入學考試,介時他們可以去試一試。”

要是能考入國子監,他們的前程就算穩了一半。

白申眼睛微亮,問道:“善堂弟有多少把握?”

白善:“我嗎?我沒有把握,這主要看他們,我會盡力幫助他們,只要他們努力,我想機會還是很大的。”

他微微一笑道:“讀書,靠的是自己。”

幾人走著,走著,走到院子的假山前,白善擡起頭來看這座沒多少變化的大假山。

旁邊一個族人笑道:“這座假山是二房的高祖所建,當時想著能夠讓族中的學子登高望遠,陶冶情操,可以說這座假山是族學裏最受歡迎之處,善堂弟離鄉多年,不知還記得這座假山嗎?”

白善擡著頭看假山,似笑非笑的道:“當然記得。”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座假山了。

旁邊一人立即拉住那人,壓低聲音道:“閉嘴吧,白善曾從假山上摔下過,差點兒命都沒了,你提假山做什麼?”

“我怎麼知道?”

白申也有些尷尬,忙道:“善堂弟,你要不要去書樓看看?你上次送來的書本和筆記都在書樓裏,學中不少學子每日下學後都去書樓裏抄錄。”

白善點點頭,“好啊,去看看。”

族學的書樓其實就是一件書房,裏面的書看著不少,但其實重復的多,而且多為一些族人讀書的筆記,是很珍貴,但書籍寬度不夠,所以也不算多。。

白善翻了翻,發現連一本《六韜》都不全,便將書放回書架,看來各家的書都還是各家拿著,沒人願意拿到這書樓裏放著。

白善心中嘆息,扭頭和白申道:“申堂兄,還請轉告那七個孩子,我送來的筆記,他們要是想抄錄,最好在去京城前抄錄好,不然等到了京城我是沒有另一份給他們的。”

白申應下,笑道:“等到了京城還要善堂弟多加照顧指教。”

白善笑著頷首,“是,申堂兄放心。”

有人蠢蠢欲動的問道:“要不要讓他們帶些下人過去?這麼多人進京,也太麻煩郡主府了。”

白善笑道:“不必,他們只要帶上自己的行李就行,其他事我來安排。”

他選中的七個孩子裏,其中有三個還可能從家裏帶下人,另外四個卻是連家裏供應讀書都困難,更不要說帶下人了。

所以他一個都沒讓他們帶。

白善也沒想把他們安排進郡主府居住。

不太熟悉的人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總是有諸多不便的。

好在白家在京城有不少宅子,嗯,雖然都不太大,加起來都沒有滿寶的一個府邸大。

但給七個少年住,綽綽有余。

白善選了二柳巷的那套宅子給他們居住。

那套宅子二進,曾經是劉老夫人和鄭氏進京所居,裏面一應俱全,應有盡有,而且臨近河岸,白日熱鬧些,但晚上卻安靜,既方便生活,也便宜他們讀書。

畢竟,他們白天一般都上學去,住處附近熱鬧不熱鬧,問題不大。

白善決定挑一房下人過去,只負責他們的吃穿和打掃,日常事務由他們自己來。

再把人交到書院,他偶爾過去看一看,指點指點便算完了,能不能把握住機會,還得看他們自己。

白善選好人,這才提出開祠堂上族譜的事。

才拿了白善兩個好處,而且事情都已經定下,白氏也不好再在這件事上為難他,以免才緩和一些的關系又惡化。

所以祠堂開得很順利,不僅白景行小朋友上了族譜,夏牧也被點在了族譜上,後面詳細記載了他姓夏的原因,還留白不少,預計將來再有其他大事還得記上。

白善看了一眼合上的族譜,嘴角微微一翹,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善堂弟,明日我們去莊子裏看莊稼,不如一起?”

白善一臉惋惜的道:“我還真想去,只是明日一早就要趕回京城。”

他看了看天色,提議道:“不如我們現在就去看?”

“現在?”白申驚訝,“怎麼這麼快就回去?”

白善道:“朝中事情繁多,瑣碎之事不少,所以我只請了三日假期,連著休沐一起回來,明日再不走,我就趕不及回去銷假了。”

白申雖惋惜,但也不能強留,“行吧,我們現在就去看看,早聽說善堂弟在農桑一事上很有建樹,今日正好一見。”

白善是有建樹,奈何也要他們聽得懂啊。

不過白善還是去了,他想找莊子裏的族人了解一下新稻種在隴州的情況。

白氏之外便是田地,都是白氏一族的,白善家的族田也在那一片,不過太遠了,他不想走這麼遠去看,所以就近看了屋子邊角農田裏的水稻。

白善摸了摸飽滿的谷粒,掂了掂稻穗的重量後滿意的翹了翹嘴角,問道:“這地是誰家的?”

地裏正在放水的人立即上來行禮,“拜見善叔叔。”

白善見他胡子花白,連忙伸手扶住他,憋了一會兒後問道:“這地是您家的?”

“是啊,這塊和那塊都是。”

白善笑道:“看長勢很不錯。”

見他拎著鋤頭,便問道:“這是打算放水準備收割了?”

“是,這稻穗都垂下來了,葉子開始泛黃,用不了半個月就能夠收割了,所以這水得放掉。”

白善微微頷首,蹲下去抓了一把田土,聞了聞後點頭,“土質還不錯,你家一季施肥幾次?”

“兩次。”

白善細細地問過他耕作過程,最後才笑問,“我沿路過來時看過地裏的莊稼,今年算是豐收年,這幾年隴州的收成似乎都不錯。”

“是不錯,這幾年我們隴州運氣好,便是幹旱水澇,也不嚴重,挺一挺就過去了,最後收成都不差。”老丈嘆氣道:“就是這谷價一年低過一年,看似收成是漲了,但賺的錢卻都差不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