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0章 能屈能伸

白善垂下眼眸,沈默了一會兒後道:“陛下,臣是獨子,父親又早逝,按說更會被捧在手心裏長大,但在臣的記憶中,祖母她從不縱容我,微臣小的時候還會自己種姜賣錢,下地耕作呢。”

白善前腳出宮,後腳皇帝和皇後的賞賜就到了。

因為周滿為殷老夫人看病有功,所以帝後賞了她一點兒東西,聽聞她長子夏牧剛洗三,所以帝後送了一塊長命鎖給他。

夏牧的名字出現在聖旨上,他的姓名這就算定下了。要是王崔這樣的大世家,或許還能據理力爭一下,不讓皇帝插手本族事務,白氏嘛……

白氏沒這個底氣,所以聖旨下來以後便沒有族人再為這事和劉老夫人白善他們吵,只是他們也氣得夠嗆,讓留在隴州打理家業的人日子不好過起來。

劉老夫人略一思索便找了白善道:“既然你給了他們當頭一棒,那就要給人塞一個甜棗,冤家宜解不宜結,何況我們還同族,一時半會兒也不能分宗。”

白善:“祖母想給他們什麼棗?”

劉老夫人道:“京中因為女學開設,書院也跟著興盛起來,今年到京中來教學的先生不少,來求學的學生更多,要我說,現在族中來京求學的學子還是不夠多,你寫封信回去,從族裏挑選一些少年過來讀書吧。”

她道:“只論人品學識,不論家世,他們到京城的食宿和束脩我們都出了。再有,你把自己往年讀書的筆記整理一下,送回族裏,讓有意的人抄錄。”

白善張大了嘴巴,“祖母……”

劉老夫人微微擡著下巴,面上和藹,眼中卻帶了三分傲氣道:“既然短時間內不能分宗,那剩下的幾十年時間裏,你和子謙就還得面對宗族,你們兩個,一個傲氣,一個倔強,品格都過於剛硬。。”

“但大丈夫,當能屈能伸,你也長大,是做父親的人了,該學一學屈服了。”劉老夫人道:“這事兒你親自處理,不得交給他人經手。”

白善不服氣的站了一會兒,最後還是低頭彎腰應了一聲“是”。

晚上靠在榻上,和周滿隔著一道屏風,他越想越不服氣,不由問道:“滿寶,我很傲嗎?”

周滿打了一個哈欠,拉起被子蓋住自己,閉著眼睛問,“為何這麼問?”

白善:“我自覺是個能屈能伸的人物,但祖母還是說我過於傲氣。這些年在官場上,我也是示弱裝過孫子的好不好?”

周滿想了想後道:“傲!魏大人曾經和我說過,哪天我要是能在占理的情況下也能跪伏在地,讓世上所有人都認為我是真心實意的跪伏在地時,那便是能屈能伸了。”

白善喃喃:“認為?”

“是啊,認為,世人的認為而已,並不是你從心底屈服,”周滿道:“我琢磨過,我認為心底那點傲氣便是伸,世人的認為就是屈了。”

白善從榻上坐起來,盤腿面向屏風,問道:“你能做到?”

“不能。”周滿道:“我曾經設想過,有一天,我討厭的恭王趾高氣揚的罵我是庸醫,醫術拙劣之類的,我肯定不能五體投地的跪著認錯。”

她“唉”的一聲道:“所以還得再歷練呀,心底知道是一回事,能做到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周滿把自己說精神了,睜開眼睛,也撐起身子看向屏風,“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來了?”

白善道:“祖母讓我和族裏搞好關系,這次祖母不幫我了,讓我自己出面。她說我過於傲氣,大丈夫當能屈能伸。”

“怎麼搞好關系呀?你剛擺了他們一道,這會兒他們肯定在氣頭上,肚量小的,說不定都恨死你了。”

白善伸開手腳在榻上躺下,道:“祖母讓我從族中挑選一些少年到京中進學,食宿束脩全由我們負責;再把我那些筆記送回去給族中正讀書的人抄錄。”

這兩樣,前者不說,後者也是很大付出了。

讀書人讀書,最難得的就是資源了,書本資料的資源。

但周滿是坐擁整個百科館,莫老師手稿隨便翻閱的人,所以她不覺得這是多大的付出,註意力反倒放在第一條上,“祖母這是讓你在族中培養自己的勢力?”

因為白善一直打著分宗的註意,加上從小對宗族的印象不好,所以他基本不與宗族往來。

他們家和宗族全靠劉老夫人在維系,他們兩個只需要好好工作養家就行。

這會兒讓白善支助族中子弟入學,顯然不是單純的搞好關系而已。

白善點頭道:“我現在是族裏最有前程的一個,便是為了白氏在世家中的地位,他們也不會放我分宗的,所以想要分宗,這幾十年都不可能。”

“祖母的意思是,還有好幾十年呢,總要把日子過好,和族裏關系不好,現在有祖母在還好,等將來……”白善頓了頓後道:“只怕我們會吃虧。”

周滿立即道:“那就快去,遵照祖母的安排做便是。”

白善嘖了一聲道:“用腳拇指想也知道,我這封信回去會有多少人在心裏嘲笑我。”

“你看你是不是傲氣,”周滿道:“連人家心中嘲笑你都介意,等人家嘴上和行動上羞辱你,你還能忍得了嗎?”

隔著一道屏風,她搖頭晃腦的道:“大丈夫,當能屈能伸!”

白善將被子拉起來蓋住自己,“我睡著了。”

周滿哼唧了兩聲,也閉上眼睛睡覺。

第二天白善便給隴州寫信,然後開始整理自己的筆記。

一些特別重要和特殊的筆記,他是不舍得給出去的,都好好的收著,打算孩子們長大了留給他們。

所以他的筆記有點兒斷層,他便在周滿的筆記裏翻了翻,翻出一些來湊上。

但在書房裏這麼一翻,翻出來最多的反倒是白二郎的筆記。

就是記得不太好。

白善一邊嫌棄的翻動,一邊收在一旁,叫來下人道:“去公主府裏問一問堂少爺,我這裏有許多他遺落的筆記書籍,問他要不要。”

下人應聲而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