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7章 周白大戰

白善先過去,打算先曉之以理說服對方,不行再上嶽父和舅兄們,若是還不行,再上其他手段。

只是白氏的長輩很堅持,“至善啊,這可是你的嫡長子,怎麼能不隨白姓呢?”

“沒錯,就算要過繼,也該是選嫡長子以外的孩子,何況你現在只有一子,他一出生就他姓,萬一你們將來不再生孩子,或是生不出兒子怎麼辦?”

白善:“……五伯多慮了,有周太醫在,我不信我生不出次子來。”

眾人:“……”

白善道:“第二個孩子繼承夏氏宗祀是我們兩家定親前便議定的,人無信不立,小侄不想做背信棄義之人。”

“胡鬧,我一直以為第二個孩子是次子,這是你的長子!”

“自然是不論男女的,”白善道:“第二個孩子若是女兒,那便是她隨夏姓,同樣繼承夏氏宗祀,不以男女有分別。”

“你這……冥頑不靈,傳出去,豈不是要亂了宗法規矩?”

有人卻轉了轉腦筋,提議道:“不如將至善長女改做夏姓,這樣也算不毀諾了吧?”

白善臉色一沈,連一直坐在一旁安靜不動的鄭氏也生氣了,惱道:“我的大姐兒同樣尊貴,都說了不以男女分別,叔伯們何必逼迫?”

“既然是不以男女分別,那為何不能長女隨夏姓?可見還是有分別的。”

白善冷著臉道:“八叔慎言,我的女兒和兒子在我這裏並無分別,她要是一早被約定隨了夏姓也就算了,但她現在是白景行,突然因為弟弟被改成夏景行,那就是有了分別。八叔這是要離間我們的父女之情,他們的姐弟之情嗎?”

他不悅道:“在我看來,這才是亂家之根,伯父和叔叔們是真心為我好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懷疑我們居心叵測嗎?四伯母,至善這孩子是在怨恨家族?”

劉老夫人平淡的問道:“你是在質問我沒教好孫子嗎?”

眾人一噎,在場的人中,劉老夫人輩分最大,有白善在,他們還真質問不了她,除非來一個與她輩分相當的人在,或者……

有人隱晦的看了一眼白善。。

或者像十幾二十年前,戶主羸弱無所依,輩分才沒有用處。

白善覺得再吵下去也沒進展,於是隱晦的看了一眼候在一旁的下人。

下人悄悄的退了下去,不一會兒白二郎便帶了老周頭和周大郎周四郎上來了。

老周頭笑瞇瞇的道:“親家們原來都在這兒啊,後頭廚房煮了不少紅雞蛋,全是用我家莊子裏下的雞蛋,味道特別好,我讓人送一些上來給你們嘗一嘗。”

周四郎手上就端著一個盆,特別熱情的給他們分紅雞蛋,一人兩個,豪不偏私。

白氏見周家來人,收斂了怒氣,擠出笑容接過雞蛋,並不想在他們面前討論此事。

老周頭給莊先生和劉老夫人也塞了兩個,然後坐在劉老夫人下首,笑容滿面的道:“親家母,我聽滿寶說,他們當官有個什麼探親假是不是?”

劉老夫人手握著紅雞蛋,笑著應了一聲“是”。

老周頭就激動的道:“不知那探親假長不長,要是夠長,我想讓姑爺和滿寶帶孩子去商州一趟,這孩子繼承了他親外祖母的姓氏,怎麼也要去祭祀一下,告訴他們才好。”

白氏的人坐不住了,忍不住開口道:“這孩子的大名剛取,還未定下到底是姓夏,還是姓白呢。”

“怎麼沒定下,不是說了叫夏牧嗎?”老周頭立即看向白善,“姑爺,這事可是一早說好的,你們的第二個孩子隨夏姓,可不能反悔。”

周四郎也道:“是啊,妹夫,你可是讀書人,又當官,做人可得守信。”

白善連忙謙卑的應了一聲“是”,然後有些遲疑的看了白氏眾人一眼。

白五老爺等默默地沒說話,許久方有一人嘀咕道:“那也不能讓嫡長子隨他姓啊。”

白五老爺這才和老周頭打著商量道:“周老爺,這是至善的嫡長子,不好改做他姓,不如等下一個孩子如何?”

“是啊,是啊,反正他們還能生,下個孩子也是一樣的。”

“既然都一樣,為何這個不行?”老周頭道:“結親之前說的好好的,第二個孩子隨夏姓,懷著孩子的時候也是這樣說的,他一生下來你們就改口,誰知道等下一個孩子出生的時候你們會不會又改口?”

“自然不會了,這個是因為情況特殊,他是嫡長子啊。”

“我看不一定,”老周頭一臉懷疑的看著他們,“你們是不是看出這孩子特別聰明,所以才不舍得的?但下一個孩子萬一也很聰明,也生得特別好呢?你們是不是也不願意?”

白氏眾人:……

最後大廳成了周家和白氏的戰場,劉老夫人和白善直接沒了用處,被晾在了一旁,一句話都插不上。

白氏這邊堅持這個孩子是嫡長子,不能他姓;周家這邊則是咬死定親時的允諾,就問他們是不是要毀諾。

白氏這邊又不能明著說我們就是要毀諾,畢竟於家族名聲不好,這時候白善要是肯開口就好辦了,偏他也跟著一臉堅持,絕對守信不毀諾的模樣……

最後白氏一眾人離開時是被氣得心力交瘁。

“到最後,倒成了我們裏外不是人。”

“可真讓這孩子隨了夏姓,傳出去我們白氏也丟人啊,連嫡長子都隨了他姓,豈不是要淪為世家笑柄?”

“白善也太孤寡了,竟一點不為宗族著想。”

送走所有客人,老周頭端起茶杯來喝水,潤了潤嗓子道:“在京城,很少能一天說這麼多話呀。”

白善忙給他添茶,歉疚道:“讓嶽父受累了。”

老周頭揮揮手表示不介意,他皺了皺眉,“不過我看他們堅持得很,這事兒只怕不好弄。”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這事兒是不是會影響你和滿寶啊?其實他們說的也沒錯,這畢竟是你們的長子,要實在不便,下個孩子再讓他隨夏姓就是。”

白善卻搖頭,“嶽父,就是他了,換成任何其他的孩子都不好。”

老周頭不解,“為什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