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5章 生產

“不行,我在明學的第一堂課,怎麼能隨便選呢?”

白善就問她,“那你在太醫署上的第一堂課講的是什麼?”

“那可太多了,我那一堂課可是講了一個多時辰呢,醫學對人類發展的重要性,太醫署發展的前景和重要性,以及醫道……”周滿沈思起來,“女學的話,我總不能也和他們說醫道吧?”

白善:“她們只怕不感興趣,也聽不懂。”

“是啊,那說什麼呢?”

白善上床,給她拉好被子,哄她道:“別想了,先睡覺,反正這事兒也不急。”

“誰說不急,明達讓我後天便去講課呢。”

最後周滿也沒選好話題,只是坐在了明學教室的講臺上,目光柔和的看著教室裏坐得滿滿的小姑娘們,“你們的四書五經,詩詞經義都有先生講授,我第一次在明學授課,雖說每一篇經義每個人的理解都有可能不同,但重復說一篇文章,不免無趣,所以我在這裏的第一堂課,我不講這些。”

她頓了頓後道:“但我也沒想好要與你們說什麼。因為明學算是我大晉開國以來的第一所女學,甚至在古來的歷史上,也是第一所這樣這樣大的女學。”

“以往,女子讀書多在家中和族中,所謂女學,能稱得上也就一些大家族培養族中女子所設的私學,”周滿道:“他們只接受家族中的女郎,或者親戚家的女郎就讀,似明學一樣,可與平常書院一樣招收女子學生,不論出身的,從沒有過。。”

教室裏的學生們聽得認真。

周滿便繼續道:“我不知你們是為何來明學讀書的,想來激勵之事,你們的山長明達公主已經說過了,我便不再重復,今日便與你們聊一聊女子在這世上有所作為的艱難吧。”

有學生舉手相問。

周滿擡手,示意她問,“周先生,您也會有此感觸嗎?”

周滿笑道:“當然了,世間男子想要出人頭地都極為艱難,更不要說女子了。”

“可觀周先生的升遷速度,似乎極為順利啊。”

周滿頷首道:“那是因為我聰明啊。”

坐在教室最後的明達差點兒被口水嗆住,她連忙看向周滿,想給她使個眼色,讓她謙虛一些,結果就聽她大言不慚的道:“因為我聰明,所以我醫術很好,在官場中,有兩樣東西是絕對不能丟棄的,只要一直擁有這兩樣東西,便是坎坷,也會比別的官員要走得順。”

眾人好奇,“是什麼東西?”

“官品和能力。”周滿道:“官品即為官的品格,能力自不用說了,便是字面上的意思……”

周滿這一堂課便是告訴他們為官的艱難,一個男子出仕的過程和幾條路選擇,男子尚且如此艱難,更不要說女子了。

因為男子出仕還有好幾條路可以選擇,女子就不一樣了,她們的路不僅少,還窄,她們想要在將來的官場中占一席之地是難上加難。

不過這世間前程並不是只有官場這一條路可以走,只是以官場為例,其他的前程方向,對女子的要求也是比男子更嚴格的……

學生們聽得津津有味,但她們對周滿本人更感興趣,她說的那些話她們大多還不能理解,在大部分小姑娘的認知裏,周滿所說的那些前程都不是她們將來要走的路。

她們在這裏讀書學文,是為了以後能夠更好的管家理事,相夫教子,所以她們每次舉手問的問題都是有關於周滿的。

比如,“周先生,您真的將王禦史罵吐血了?”

再比如,“周先生,明明你比白大人小,為何你是師姐,他是師弟呢?”

一堂課結束,周滿起身嚴肅的離開,一到辦公房她就松懈下來,呼出一口氣道:“你這群學生真是問題太多了。”

明達笑道:“我以為你會喜歡。”

“為何?”

明達:“你們有共同的愛好——話多!”

周滿:……

她正要說話,突然肚子被重重的踢了兩下,她覺得有點兒疼,忍不住哎喲了一聲。

明達忙起身,“怎麼了?”

“沒事兒,胎動。”周滿說完感覺不對,摸了摸肚子,不由的給自己摸了摸脈,驚詫的問科科,“我這是要生產了?”

科科掃描了一下後道:“沒有,但快了。”

周滿抱著肚子問,“這個快了的意思是……”

科科直接把數據給她看。

自己把脈或許會有不準,但看數據還是不影響自己的判斷的,周滿仔細看過後松了一口氣,這兩天的時間,那就好,那就好,她雖然一直在準備,但直到現在也沒準備好。

明達伸手在她眼前招了招,問道:“怎麼了?”

周滿抓住她的手道:“我得回去了,胎動,可能這兩天就要生產了。”

明達一聽,連忙扶住她,“要生產了?那可得小心點兒。”

“是過兩天……”

明達已經不怎麼聽見了,小心翼翼的把周滿送回郡主府,交給劉老夫人和鄭氏後才放心離去。

周滿一回到家就吩咐九蘭去廂房裏布置產房,再把生產用到的東西都檢查一遍,然後道:“去請穩婆吧,我們再交流交流。”

她還算好,劉老夫人可比她緊張多了,見她開始安排生產的事便道:“還是把穩婆請到家裏來住吧,穩妥些。”

周滿笑道:“今日還不急,明後日再看吧。”

劉老夫人:“多請幾個,你快生產了,這些事不要勞神,全交給我們便好。”

又道:“家裏最好再請一個大夫候著,這樣才萬無一失。”

周滿揮手道:“讓三娘和立如來就是,她們對生產也熟了。”

不僅因為她們自己生過孩子,更因為她們這幾年在京城沒少給人接生看孩子。

劉老夫人松了一口氣,“你心中有數就好。”

他們做了很多準備,卻沒想到很多都沒用上。

因為周滿生產得很快,第二天傍晚,還沒吃晚飯呢,周滿便發動了。

白善把人抱回產房,讓人去將預計明天才住進家裏的穩婆請來,又讓人趕緊去請劉三娘和周立如……

結果穩婆還沒到,西餅和九蘭就在周滿的指點下給她接生了,劉老夫人和鄭氏站在一旁打下手,等抱到孩子時整個人都是僵住的。

好在穩婆及時趕到,連忙接過孩子,剪了臍帶後抱去清洗,另一個則和西餅一起打理周滿。

周滿呼出一口氣,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汗,強打起精神問,“孩子如何?”

穩婆才把孩子放進水裏,他便哇哇大哭起來,穩婆立即笑道:“是個小公子,大人放心,手腳有力,聲音洪亮,甚是健康。”

周滿還是相信穩婆的判斷的,聞言松懈下來,靠在床上便覺得肚子餓了,但她又不想吃東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