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2章 采蓮舞

鳳華姑娘自然是風姿絕代,周滿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她了,但她每次舞動起來時,依舊動人心弦。

不知不覺,他們已經站在了窗邊,看著她像一只蝴蝶一樣在臺上旋轉舞動,似乎是察覺到周滿他們的目光,也有可能是動作使然,她轉身蹲下時,眼眸微微擡起,一雙如星般的目光直接對上了他們這裏。

也不知是看到了誰,她嫣然一笑,眼波流轉時翻身旋轉,臺下和樓上的人看到她那展顏一笑,忍不住“嘶”了一聲,眼都直了。

周滿也直了眼,捂住心口道:“可真好看呀。”

明達也不由點頭。

趙六郎也癡癡地看著,喃喃道:“我收回剛才的話,雖是春花秋月各有所長,但花雖嬌,卻還是比不上月華清貴動心。”

白善和殷或一臉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白二郎也看得津津有味,和明達道:“感覺比在宮裏跳的還要好。”

明達也點頭,目光炯炯的盯著臺上的人,“有種在宮裏沒有的感覺。”

周滿還捂著自己的心口,臉上是壓不住的笑容,“我知道,是魅!是心動的感覺!”

趙六郎和殷或幾個扭頭驚訝的看向周滿,白善上前攬住她的肩膀,建議道:“站著多累啊,坐下看吧。”

周滿目不轉睛的盯著臺上,“他們都站著呢,我坐下就看不到了。”

白善還要再說,周滿已經一手按住他的手,“快別說話了,專心看舞,她就只跳一曲。”

好舍不得啊,早知道就不花錢點什麼采蓮舞了,再點鳳華跳一曲多好啊。

鳳華一舞舞畢,屈膝與眾人行禮,退下前側首看向他們這邊,微微一笑。

周滿拉住白善的手搖了搖,“看到了嗎,看到了嗎,她在沖我笑呢。”

白善:……

趙六郎道:“明明是沖著我笑的!”

趙六夫人嘀咕起來,“我覺得是沖我。”

站在周滿身側的明達道:“或許是認出了我們,沖我們笑的。”她也感覺是沖著自己笑的。

殷或忍不住搖了搖頭道:“你們都想太多了,她或許是沖著這邊一整個樓的人笑的。”

果然,和他們有一樣感覺的人不少,鳳華姑娘退下去後,外面一片嘈雜,還有客人大聲囔囔道:“鳳華姑娘就是沖我笑了,顯然是看上了我,為什麼不讓我見?”

周滿等人臉上訕訕,老實的回座位上坐好。

鳳華姑娘這一舞太驚艷了,以至於春風樓上下鼓噪不斷,一直未能安靜下來。

念嬌兒便不願此時出場,老鴇只能先安排一些姑娘上去表演沖一下這股震撼感,等大家討論夠了,念嬌兒這才抱著琵琶出來。

如果說鳳華是如月下海棠那般白潔清冷,那念嬌兒便是一朵大紅的牡丹,美艷魅麗,她只是抱著琵琶小步走出,便將大家的目光吸引過去了。

周滿第一次看到這麼魅的女子,只是微微一擡眸便將人的心弦抓住了,她握著茶杯一時呆住了。

明達也呆住了,這是一種他們未曾見過的美,從沒在外面見過的。

沒見過世面的幾人喃喃的反駁趙六郎剛才的話,“你說錯了,春花秋月的確分不出高低的。”

趙六郎卻是見多了,心神還沈浸在鳳華姑娘的那微微一笑上,搖頭道:“不,現在的念嬌兒雖也美,但傾城一笑怕是要歸鳳華姑娘了。”

周滿看著臺上的人眼波流轉間輕輕一笑,百媚頓生,“這也是傾城一笑啊。”

趙六郎說她,“沒見過世面。”

“你見過世面,剛才也看呆了鳳華姑娘呀。”

白善揉了揉額頭,“安靜聽曲吧,這一曲就快要完了。”

因為鳳華姑娘和念嬌兒的出色表演,讓周滿等人對壓軸的采蓮舞尤為期待,念嬌兒下去後,幾人便站在了窗前,打算認真的看。

這可是周滿花了一錠金子點的呢。

老鴇親自上臺報幕,特別感謝了一下周滿為大家點的節目,於是春風樓上下都知道天二號房的客人是一位姓周的大人,花了大價錢點了一出采蓮舞。

眾人跟著拍了拍手和桌子,算是表示感謝,只是忍不住議論起來,“這是哪位周大人,如此大方,以前在花樓裏沒聽說過呀。”

“是不是外頭來的?”

“不可能吧,最近也沒聽說有哪位周大人入京啊,我們京城倒是有一位周大人。”

“別鬧了,那位周大人怎麼會來這裏?”

“你們還不知道嗎?來的就是那位周大人啊,我剛親眼看見的。”

“真的假的,不是說她休假要生孩子了嗎?現在要請她出診,除非陛下下旨,不然也就與她關系極好的人家才能請到。”

“不信一會兒你上二樓轉一圈,不僅她來了,白大人也來了,他們還帶了好幾家的女眷呢。”

正議論得熱鬧,下面“哇”的一聲,眾人立即扭頭看下去,便見舞臺之上,九個衣著鮮亮的小娘子變換著隊形瞬間分開來,她們的衣裳是一半青色,一半白中飄粉,也不知是怎麼舞動的,當她們是蓮葉時,眾人就只看得到青綠色,另一半被掩藏起來,不露於人前。

一條粉色的綢帶從三樓垂下,一道粉紅色的身影從空中一躍而下,抓緊了綢帶,似一尾魚一樣落入臺中,她在荷葉之間遊走,當舞至中間時,三朵粉白的蓮花圍著她盛開來……

包房裏的人,除了已經看過的趙六郎和趙六夫人外,其他人都忍不住“哇”的一聲,連殷或都看得目不轉睛的。

粉紅色的魚靈動活躍,蓮葉與蓮花變動,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正如趙六郎所言,果然震撼人心。

一舞畢,眾人久久不能回神,好一會兒才想起來拍掌,有的人激動的哐哐拍著桌子,“今天來春風樓,可真是值了!”

白善這才發現跳舞的十個伶人全都以薄紗遮面,他們只看得到眉眼,看不清人的面容。

不由感嘆道:“這才是全靠舞蹈取勝啊。”

周滿心滿意足,“等我們中秋還來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