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1章 嫉妒

馬潤微微扯了扯他袖子,魯越扯回來,仰頭喝了一杯酒。

趙六郎暗暗瞪了魯越一眼,拉住白善道:“別理他,他這是心氣不順,一會兒吃了酒就好了。”

白善沖他笑了笑,並不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他和魯越又不熟,怎麼會把他放在心上?

他今晚來這裏是長見識的,“這樓裏的花魁擅長什麼?她今晚表演的是什麼節目?”

“琵琶,”趙六郎悄悄往隔壁桌看了一眼,湊到他耳邊道:“主要是長得美,美眸一笑可傾城的那種美。”

白善懷疑,“真的假的?”

“我能騙你嗎?一會兒你看了就知道了,”趙六郎壓低聲音道:“那是真正的女人的美,魅極了,可惜你以前不來,不然可讓你提前見識見識,現在嘛……”

他隱晦的瞥了一眼周滿,壓低聲音道:“諒你也不敢。”

白二郎湊過來,也小聲問,“真這麼美?那你……”

他上下打量他。

趙六郎立即道:“可別多想,我倒是有那個心,也有那個膽,奈何沒有那個錢呀。”

“切,”白二郎坐直了,將頭扭直了。

白善則好奇的問:“比之鳳華姑娘如何?”

“不一樣的美,”趙六郎道:“一個清冷如謫仙,一個魅麗如狐妖,春花秋月,怎麼比?”

“你們今晚大方,待她們表演完,老鴇說不定會領著她們上來見你們,到時候你就可以湊近看了。”趙六郎搖著扇子道:“以你的姿容,說不定還能白得念嬌兒一枝花呢。。”

白善額頭微跳,問道:“花代表什麼?”

趙六郎一臉無趣的撇撇嘴,“你怎麼現在就問我了,等收到再問嘛。”

白善:“快說!”

趙六郎就湊到白善耳邊嘀嘀咕咕起來。

魯越見了,悶悶地喝了一口酒,起身道:“我出去走走。”

馬潤連忙起身,“我隨他出去走走。”

趙六郎笑著沖他們搖手,又和白善白二郎說了一會兒話,這才找了借口出去。

魯越和馬潤也沒走遠,就趴在走廊上看著下面臺子上正表演的伶人。

趙六郎上前拍了拍他們,笑容微斂,“魯兄,你幹什麼呢,不是你說的想和白善聚一聚的嗎,我把你帶來了,你就這麼給我耍臉色?”

魯越冷笑:“你看他像是想搭理我的樣子嗎?如今他飛黃騰達了,哪裏還看得上我們這些舊日同窗?六郎,你沒看他對你也愛答不理的嗎?他拽什麼,不過是一末流世家子,還能和你趙國公府相比不成?”

“魯兄,”馬潤拉住他,扭頭和臉色發沈的趙六郎道:“趙六哥,他不是那個意思。”

趙六郎沈著臉,沈默了好一會兒後突然嗤笑起來,冷著臉道:“他不愛搭理你,又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剛進入崇文館的時候,他不就不搭理你嗎?”

魯越瞪大眼看著趙六郎。

趙六郎:“在崇文館的時候他也不怎麼搭理我,要不是太子殿下,不,要不是白二郎在中間,我和他都互不搭理,你要說他高傲我認,他那人的確傲,但要說他一朝富貴就看不起我們這些昔日同窗,我是不認的,你問問馬潤,他白善是這樣的人嗎?”

馬潤連忙搖頭,拉住魯越低聲道:“我們和白善的關系本就一般,在學裏的時候,和他們玩得比較好的就是封宗平幾個,我們這一撥人裏也就六哥能和他們玩得來。”

魯越脫口而出,“還不是因為六哥是趙國公府的,狗眼看人低……”

他停住了話頭,但趙六郎臉色已經鐵青了。

只是他也不是幾年前有氣便出的趙六郎了,因此忍下胸中那口氣,沈聲問道:“那你待如何?這酒還喝不喝了?”

馬潤見倆人臉色都不太好,連忙打圓場道:“喝喝喝,怎麼不喝?夫人們還在裏面呢,六哥,你先進去,魯兄他就是喝多了,讓他再吹吹風,我們一會兒就進去。”

趙六郎轉身便走。

等趙六郎進了包房,馬潤才皺眉道:“你幹什麼呢,不是想找白善辦事嗎,怎麼當場就鬧開了?”

“我就看不慣他那副高傲的樣子。”

馬潤:“他又不是第一天如此,剛進宮伴讀時他不就這樣了嗎?看了這麼多年還沒習慣?”

馬潤看著他嘆氣,“罷了,鬧成這樣,今晚是不好開口了,連趙兄那裏都……”

魯越沈著臉沒說話。

趙六郎進到包房,見他們光吃東西聊天,便道:“你們無聊不無聊,都到了花樓了,怎麼還幹聊?”

他沖外面喊了一聲,“來人啊,叫幾個會彈琴唱曲兒的姑娘來。”

他沖周滿樂,“周大人不會不舍得付賬吧?”

周滿道:“點吧,隨便點,我們今兒就是來長長見識的。”

趙六夫人便和他道:“那聽他的沒錯了。”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趙六郎道:“他呀,別的地方或許不熟,這一條街上的花樓,沒有他不熟的,尤其是這春風樓,最熟!”

明達笑問:“表嫂怎麼也讓六表哥來?”

“他心裏想來,我總不能拿繩子綁他,”趙六夫人道:“好在公中給的錢有定數,他要想來玩也可以,自己賺錢去,我是沒有給他的。”

趙六郎便擠眉弄眼的看向白二郎,“說起這事兒來,我要特別感謝白二呀,我嗚嗚嗚……”

白二郎捂住他的嘴巴,對好奇看過來的明達道:“我可從不來花樓的,這跟我不相幹。”

趙六郎扯下他的手,“我也沒說與你相幹,你急什麼?”

大家打鬧了一陣,有夥計領了三個姑娘過來,抱著琴和琵琶來給他們彈琴唱曲。

等到華燈初上,外面的天都黑透了,底下便響起一陣樂聲,有一美貌女子走上臺子道:“諸位貴客,今日是逢五日,乃我春風樓一旬表演的大日子,今日有幸請得教坊的鳳華姑娘來獻舞……”

周滿他們聽到聲音,立即扭頭看向窗外,聲音清晰,視線也清晰,還能將一樓下的情景盡收眼底,明達不由贊道:“這個位置是真的好。”

趙六郎喝了一口酒後道:“那是自然,我給至善推薦的。”

白善沖他拱拱手。

趙六郎回禮,“客氣,客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