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0章 我請你們

老鴇一楞,“今日一早郡主府有人來訂位置,我以為……”雖然他們青樓楚館很少有人大早上的來訂位置,但既然是郡主府,不至於拿這種事開他們的玩笑吧?

白善道:“是我訂的。”既然要來,自然要坐個好位置,盡興了才好。

“走吧,”白善牽住周滿的手,“進去看看。”

春風樓進門便是一個大堂,中間架著一個寬大的臺子,此時正有伶人在上面彈奏,臺下擺了些桌椅,此時已有不少客人在飲酒,有衣著華麗的漂亮女子遊走其間。

老鴇一路笑著引他們上樓,“白大人定的位置在二樓,天二號房,從窗邊往下看,正對著臺子,視野最好了。”

二樓有不少包房,但只有四間最寬,且兩面開窗,既可以看著大堂的臺子,也可以看街上的風景。

其他的包房要看舞樂得到走廊上,或是角度不是很好。

周滿他們一進門,大堂裏不少客人都看向他們。

花樓裏出現女客不稀奇,大晉民風開明,一些夫人愛看舞樂唱戲,或是一些貴人夫妻間的情趣,所以花樓是接女客的。

只是,挺著大肚子來玩的女客卻少見。。

老鴇一臉笑的將一行人引到包房,拿了單子給他們看,“今晚我們樓裏的花魁念嬌兒會上臺,還請了教坊的鳳華姑娘上臺,大人們看可要在她們表演之後點一出?”

白善問:“在包房裏演?”

“全憑貴人們喜好。”

白善便看向周滿,“你說呢?”

周滿:“鳳華姑娘的舞極好,我們點一出吧,在這裏既然視線好,那就在臺子上演。”

白善便點了一出,道:“你倒是捧場。”

“捧誰的場?”趙六郎領著一群人推門進來,探頭看了一眼他們劃下來的單子,“哎呀,你們怎麼只點鳳華姑娘的舞?”

他匆匆和明達拱了拱手便擠在白善身邊道:“我跟你說,春風樓裏最好的表演其實是樓裏姑娘們一起跳的采蓮舞,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最後魚從花中飛躍,那才叫美呢。”

他抽出腰間插的折扇,啪的一下打開,扇了扇後靠著老鴇搖頭晃腦道:“就是可惜了,姐姐吝嗇,一年也就演這麼一兩場,運氣不好的趕不上,那就沒有眼福咯。”

周滿興致勃勃,“這麼好看?”

“當然,我在別的方面能騙你們,在這種事上能騙你們嗎?”趙六郎道:“不信你們問我家娘子,她看過,是不是比宮裏的舞樂好看?”

大家就一起看向趙六夫人。

趙六夫人點頭道:“不錯,別有一番趣味。”

跟著來的馬潤和魯越一起點頭道:“是真的好看。”

白善便看向老鴇,笑問:“不知今日樓裏可有這個節目?”

老鴇一臉為難道:“貴人有請我們本不該推辭的,只是這舞極難,姑娘們一年就跳這麼兩次,都是在每年的花朝節和中秋的時候,這會兒不對時候,這……”

白善意會,笑問:“若是點這個單子,不知要多少錢?”

老鴇沒說話。

趙六郎輕咳一聲,湊到他耳邊道:“花樓不是這麼逛的,直接砸錢,講什麼價格呀,又不是在外頭買貨。”

白善往邊上讓了一點兒,偏頭看向他。

趙六郎沖他擠眉弄眼,“說好了今日你和白二請客的。”

白善一臉無奈,將腰間的錢袋取下來,從裏面取出最大的一塊銀子放在桌子上。

老鴇只是笑。

趙六郎在一旁攛掇,“這點兒肯定不夠。”

白善:“……”

他想了想,將錢都倒了出來,見老鴇無動於衷,便對趙六郎攤手道:“這是我沒想到的,畢竟鳳華姑娘一舞也只要價一萬錢而已。”

周滿左右看了看,見白二郎和明達都摸錢袋了,便伸手攔住他們,她在自己袖子裏掏了掏,最後掏出一錠金子,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遞給老鴇,“夠了嗎?”

老鴇瞬間眉笑顏開,立即雙手捧住,連著周滿的手捧在胸前,“夠了,夠了,周大人稍等,奴這就去給您安排,今晚一定讓你們看到最好的采蓮舞。”

又笑道:“今晚的果盤都算我們的,貴人們隨便吃。”

說罷捧著金子扭著腰退下。

趙六郎看向周滿,嘖嘖兩聲道:“不愧是周大人,大氣!”

明達也震住了,“你怎麼隨身帶著這麼大一錠金子?”

周滿平淡的整理了一下袖子,一臉高深的道:“不都說花樓是消金窟嗎?那自然要帶金子來的,總不能扛著一麻袋的銅錢來逛花樓吧?”

趙六郎忍不住拍手,“對啊!”

趙六夫人的眼刀就飛過去,趙六郎立即收斂了神色,一臉嚴肅的道:“也不能這麼說,身為大晉官員,還是要勤儉持家的,嘿嘿嘿……”

白善搖頭笑了笑,看向還站著的馬潤和魯越,起身見禮,“許久不見馬兄和魯兄了,這兩位是嫂夫人吧?”

崇文館的同窗,除了殷或外,大家都成親了,白善和白二郎還算晚的呢,但除了趙六郎和封宗平幾個玩得比較好的夫人大家見過外,其他人的夫人他們都沒見過。

魯越和馬潤應了一聲是,把他們的夫人介紹給大家認識。

大家見過後便找了位置坐下,房裏空間大,放了兩張桌子,後面還有一道屏風,前後兩道大窗。

尤其是正對著大堂的窗戶,差不多開了半面墻,視線極好。

白善和魯越等人說話,周滿和明達則和趙六夫人她們坐到另一張桌子邊。

趙六郎坐在白善和白二郎中間,與倆人勾肩搭背,“你們不在京城這幾年,我都無聊死了。”

白善堅持不懈的把他的手拿開,“沒看出來。”

趙六郎又搭上去,“那是你剛回來,還沒深刻認識到,你問白二郎,他回京這一年,我是不是特老實,老實得都不像我了,這不是無聊是什麼?”

白善:“我以為是趙兄懂事,知道保重身體了。”

趙六郎哈哈大笑,“你這話就很周大人了,你別像她呀,家裏有一個太醫就夠了,你竟然也學她。”

魯越微微有些不悅,舉杯道:“我們自然是比不得白大人受聖寵,能夠天空海闊的走仕途,自然只能在青樓楚館裏享樂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