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9章 春風樓

周滿坐在他的對面道:“但我覺得你姐姐們有點兒怪,你幫我去問問可是出了什麼事。”

殷或一臉不解,“她們能出什麼事?”

“不是她們出事,是我出事,”周滿沈思道:“你這幾個姐姐是京城消息最靈通的人了,我懷疑有人私下傳我壞話,不然她們也不會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

殷或一聽,放下了手中的書,略一思索後道:“你等等。”

說罷招來長壽,讓他給周滿準備些差點,他則起身出去。

兩刻鐘後,他一臉怪異的回來,和正吃得津津有味的周滿道:“外面說白善懼內。”

周滿反駁,“他怎麼會懼內?從沒見他怕過我。”

殷或道:“還說你毆打白善。”

周滿瞪大眼,“不可能,我什麼時候打過他?而且我是那樣的人嗎?”

殷或攤手,“坊間傳聞就是這樣的,不過我姐姐們說傳的人不多,只是私下流傳,她們也是……家中的下人偶爾議論才知道的。”

殷家六個姐姐消息靈通,自然,她們家裏的下人對坊間傳聞一類的事情也尤為敏感,所以哪怕是小範圍的流言,她們也能知道,而且還知道的比一般人要清楚。

殷或道:“我大姐說,流言是從春風樓裏傳出來的,私底下有說書先生給私人講書時帶出來。”

說書先生也分為兩種,一種是在茶樓酒肆裏擺了臺子說書,滿樓的客人都是聽眾;

一種則是接客,去包廂或者上人家裏說書給人逗樂子。

這種小道消息在第二種情形下最易傳播。

周滿疑惑,“春風樓?奇怪,我最近也沒得罪誰啊,這是故意針對我?”

殷或搖頭,“只是閑言碎語,應該不是故意針對。”

想到了什麼,殷或忍不住一笑,“而且這也不算空穴來風,有人說看到你在街上踩白善的腳。”

周滿一臉迷茫,忍不住在心裏問科科,“有嗎?”

科科:“有。”

科科回答完,還幫助她回憶了一下。

周滿楞住,白善調戲她,她踩他一腳怎麼了?

殷或看著她的表情,笑道:“那看來是真的了,也不算完全是流言。”

周滿:“……你到底站哪邊啊?”

殷或道:“這些傳聞雖然對你名聲不太好,不過影響不大,這種夫妻間的小事,連禦史都不屑於彈劾的。”

懼內嘛,朝中懼內的大臣不少,大家私下說說,最多攻擊人的時候提出來嘲笑一番,不會有禦史上綱上線彈劾的。

周滿設想了一下,肩膀垮下來,“還不好澄清,簡直是……誰往外傳的閑話?最好別讓我知道。”

殷或想了想,起身道:“走吧,我送你回去。你要實在不開心,還有個辦法,溫柔賢惠的和白善上大街逛幾天,或許流言會消除。”

對於這件事,白二郎樂陶陶的道:“其實這也不完全是壞事,至少以後不會有人找白善去春風樓一類的地方玩了。”

周滿:“我又不拘著。”

白二郎手中的茶杯差點兒掉下來,“難道你也想去玩兒?”

白善道:“沒聽說春風樓最近有好節目。”

殷或道:“說的好像平常的節目你看過了一樣。”

明達覺得他們都是紙上談兵,道:“我們可以找個時間去春風樓裏看看,正好你們相攜出遊,到時候滿寶表現得溫柔賢良一點兒,流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白二郎立即道:“我明天就去找趙六郎問問春風樓裏有什麼好節目。”

白二郎一開口,都沒等他把話說完,趙六郎就一臉興奮的拍著他的肩膀道:“行啊,好兄弟,你終於開瓊了,知道去春風樓裏玩兒了?”

他左右看了看,壓低聲音道:“不過你去就去,怎麼還在宮裏說出來?宮中眼線極多,這事要是讓陛下和太子知道了,你不得脫一層皮?”

白二郎:“你想什麼呢,我和明達一塊兒去的,只是想問問你那裏的好節目是啥,什麼時間表演。”

趙六郎一怔,“你逛春風樓還要帶著公主?”

“你以前不也帶過嫂夫人嗎?”

“那不一樣,”趙六郎道:“那是因為有江南來的花魁表演,難得一見,我才帶了夫人去看熱鬧,這會兒春風樓的表演嘛……”

趙六郎琢磨了一下後壓低聲音道:“能讓夫婦二人一起欣賞的,只有每旬逢一和五表演的舞樂了,不過你們確定要去?”

白二郎便道:“不僅我們要去,還有周滿和白善也要去呢。”

趙六郎:“……不是,周滿不是都休產假了嗎?大著肚子去逛春風樓?”

白二郎不以為意,“這有什麼,她現在日子逍遙得很,每日除了推卻不了的外診外,其余時候都在家中休息,玄都觀那座山都能爬上去,還不能去春風樓裏喝茶賞樂了?”

誰去春風樓裏喝茶啊?

趙六郎沖他豎起一個大拇指,問道:“你們什麼時候去?”

“二十五那天去吧。”今天二十三,後天就是二十五。

趙六郎立即道:“那我也帶家中夫人去逛逛,到時候一起呀。”

白二郎不在意的揮手道:“春風樓見吧,遇得見便坐一起,遇不見就算了。”

倆人說完話,白二郎便甩著手回翰林院,趙六郎則挎著劍哐哐的繼續巡視起來,臉上滿是興奮。

這可真是太有趣了,感覺比看花魁表演還讓人興奮。

趙六郎將此事放在心上,到那天還呼朋喚友的叫上了好幾個同窗一起,特意叮囑他們把家裏的夫人給帶上。

但白善他們卻很平常。

雖然他們沒去過春風樓,好奇是有的,但看表演,他們並不是很興奮。

春風樓的舞樂難道能有宮中教坊出來的好嗎?

他們就是去長長見識,順便辟個謠的,對其中的表演並不是很期待。

所以他們慢悠悠的,一點兒也不急。

用過晚食,白善和周滿還陪著白景行小朋友玩了一下,天快黑時便將她交給鄭氏,然後倆人手牽著手出門,在路口和白二他們匯合後便去接上殷或一起。

到了春風樓門口,老鴇早等著了,甩著帕子就迎接上來,“哎喲,諸位郎君娘子來了,快快裏面請,位置都給你們留好了。”

周滿震驚,“春風樓還能預留位置?”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