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8章 懼內

去年大晉財政收入不錯,尤其這幾年因為新稻種和新麥種的推廣,各地糧食高產,雖然還做不到讓大家白米飯敞開了吃,但日子的確好過了很多。

所以年前工部和禮部要建大明宮,各位大臣都同意了撥款。

為了加快進度,也為了保證工程款用在工程上,百官商量後決定從門下省中派一給事中過去管理,此事由詹事府選定。

詹事府一開始屬意白善。

不僅因為他科考成績好,術數不錯,還因為他當過縣令,有建造碼頭的經驗。

都是大工程,之間肯定有相通之處,所以白善是最適合的。

因為太子一句話,這事轉了一個圈後落在了另一位方給事中的頭上,不過沒幾人知道詹事府一開始屬意的是白善。

所以方給事中一邊收拾東西一邊嘆氣,他怎麼這麼倒黴,就被選中了呢?

白善也不知道這事曾經和他有關,他把自己手上的事情處理好,想到今天應承了要帶周滿去吃街尾的紫陽蒸盆子,動作便快了幾分。

他東西一收好便與眾人行禮告辭。

等他走沒影了,剩下的三位給事中對視一眼,嘆了一口氣。

方給事中見狀便道:“你們跟著嘆什麼氣?去大明宮的是我啊。”

“同情你不行嗎?”

“好了,好了,你明日便要去大明宮了,我們今晚在狀元樓請你一頓酒如何?”

“狀元樓有什麼意思,大方一些,直接請春風樓的酒。”

“也是,反正白大人也不去,沒必要去狀元樓,就去春風樓吧。”

白善入職,同為給事中的三人和關系不錯的門下省同僚是請過白善喝酒吃飯的,白善自然也回請了。

兩次都在酒樓飯館,後來一次有人在春風樓裏請酒,叫上白善時被拒絕了。

雖然只有一次,不過大家也知道白善不會去春風樓,所以要請白善,他們都會避開這些地方。

倒不是白善拒絕時表現得多激烈,只是拒絕時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太醫院的方向,表示他須得回去帶孩子,眾人就表示明白了。

朝廷裏懼內的官員其實不少,但同僚們並不怕那些夫人,很喜歡起哄讓他們反抗一下家裏的母老虎,可對上周滿,他們不敢。

畢竟同朝為官,不似其他官員的夫人,只要他們願意,一輩子可能都遇不上。

但周滿,擡頭不見低頭見的,他們不敢。

三位給事中大人出了皇城便勾肩搭背的去了春風樓,方給事中因為郁悶,所以不免喝多了。

喝多了就壓不住話,抱著女姬就抱怨,“可恨我沒一位那樣的夫人,不然我何至於在朝中汲汲營營十數年才升到給事中,人家卻五年的時間便從一七品官高升到了五品。”

牛給事中還算清醒,端了酒敬他,笑著反駁道:“話不是這麼說的,白大人出仕也有七年了,真要比,他在五年前便已經是五品中書舍人,當年外放,誰不知道是陛下有意栽培他?現在也不過是回歸本位罷了。”

“牛兄說的也沒錯,”一旁的李給事中搖頭道:“但我不解之處在於,他為何要回京進門下省呢?以他的資歷,此時應該繼續外放才是,上州刺史都當得,等當了刺史回來,以他的功績,高升還不是理所應當的事?何苦回來與我們搶位置?”

方給事中:“誰知道呢,或許是外放辛苦,不及京中富貴,所以不想出去了?”

牛給事中搖頭道:“非也,非也,白大人連西域都去了,還怕什麼辛苦?而且以他的家世,總不會在吃住上虧待了自己,所以又辛苦到哪兒去?”

他笑道:“只怕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因為周大人在京中,所以他就留在京中了。”

“這不是英雄氣短嗎?”

“是不是氣短我不知道,不過白大人的確懼內,上次我騎馬過主街,正好看見他們夫妻二人逛街,白大人不遂周大人心願,周大人直接一腳踩在了白大人腳上,我看著都疼。”

一夜過去,白善懼內的流言就傳遍了京城,沒過兩天,周滿毆打親夫的流言便開始在坊間流傳。

流言傳的不盛,但廣,周滿去殷府給殷老夫人問診時,殷家的幾位姑奶奶就一直偷瞧她。

臉上的欲言又止快要掉下來了,周滿想裝作看不見都不行。

她收回了手,和殷老夫人笑道:“我一會兒給您換個方子,再紮幾針,可以讓您好受一些。”

殷老夫人笑著點頭,“好,多謝周大人了。”

殷老夫人照例問了一句,“不知我那孫兒的身體近來怎麼樣了?”

周滿道:“還算穩定,只要清心養身,再活十幾年不成問題。”

殷老夫人一楞,這回話和以前的不一樣,她忙問道:“清心養身?那……那要是娶妻成家呢?”

周滿搖頭,“怕是會有損壽數。”

殷老夫人有些失望,不過這樣的結果她早有準備,臉色很快調整過來,“有勞周大人了。”

周滿起身微微點頭,轉身出去開藥方。

她把藥方交給殷府的下人,這才看向亦步亦趨跟出來問情況的殷家姑奶奶們,“老夫人的身體和往昔一樣,這是年紀大了,我們也就盡量讓她好受一些。”

她頓了頓,好奇的看向她們,“幾位姐姐,我臉上是有東西,還是今天頭發梳錯了?你們怎麼一直看我?”

殷大姐幾個連連搖手,“沒有,沒有,周大人今天很好看。”

周滿:“幾位姐姐要是有話盡管說,我不介意的。”

殷家幾位姐姐更是欲言又止,但張了幾次嘴還是道:“沒事,沒事。”

周滿:……

她讓殷老夫人準備紮針,紮完針她也不走,轉身就去找殷或。

她對殷或的院子就要熟悉很多,知道今天各位姐姐回門,所以他懶得出門,自己捧了一卷書便靠在院子裏看。

聽到腳步聲,他懶懶的掀起眼簾,見是周滿便坐直了,笑問,“你怎麼過來了?”

“我看完病了,你的囑托我也完成了。”

那不應該出門左轉回家去嗎,上他這兒來幹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