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7章 體貼

“湊在一起幹什麼呢,散了散了,鹹吃蘿蔔淡操心,人家五年立功無數,政績都在咱吏部文書上清清楚楚的記著呢,就算兜兜轉轉還是五品官,那也是在陛下面前掛了號的五品官,你們在這兒議論什麼呢?”

吏部右侍郎將人驅散,等人都走了才冷哼一聲,轉身進屋裏和崔尚書復命,“大人,部中也該整頓一下了,話太多。”

崔尚書回想了一下上次在禦前的情景,頷首道:“的確話多,這位白給事中不僅有聖寵,還很得太子的心,將來前程不可限量,吏部沒必要得罪他。”

“不看五年前,只看他從一七品縣令升到五品給事中,這便算一件大喜事了,不知郡主府會不會宴請賓客?”

“怎麼,你想去?”

右侍郎笑了笑,“那也要看郡主府是否肯相邀。”

崔尚書想了想後搖頭,“白周兩家素來低調,周滿得封郡主時都沒慶祝,這次應該也不會飲宴。”

白善根本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任命一下來,他只是帶著一家人回嶽父家,兩家一起吃了個團圓飯便當做慶祝了。

他還有兩天的休息時間,正好可以整理一下書房,白景行小朋友殷勤的拿著一塊抹布跟著到處亂擦,白二郎牽著白若瑜進來時,她正半截身子鉆進書櫃裏,把裏面的書都給騰出來了,散得地上都是。

白二郎彎下腰去拿起一本來看,瞪大眼,“怎麼是我的書?”

白善不在意的瞥了一眼後道:“多好,壓箱底了。”

白二郎左右看看,就把他的書插進了一個不高不矮的架子上,“好書就應該放在這個位置上。”

“和聖賢書放一個位置,你也好意思。”

白二郎看了看同一排的《論語》《禮記》等書,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只能取下來,“但我也不要放在下面。”

白善就許他自己找個位置放著。

白二郎就帶著兩個孩子一起把自己的書挑出來,見後頭有空的書架,便選了一個好位置放上去,“大寶兒啊,以後這些書都是可以做傳家寶的。”

白善和白若瑜道:“你爹的話你聽一聽就可以。”

倆人把書整理好出門時,周滿也下衙回來了,“快來,今天莊子上送了一筐桃子過來,我吃了一個,可甜了。”

下人端了一盤洗好的桃子上來,白善選了一個咬一口,頷首道:“不錯,一會兒楊學兄來了讓他帶一些回去。”

周滿應下,左右看了看後問道:“殷或呢,還沒來?”

白二郎:“他現在和道和極好,前兩天搬到玄都觀去住,今天估計要從觀裏回來。”

白善:“我也多年不見道和道虛,明天我還休息一天,不如去玄都觀裏拜訪一下,你與我同去嗎?”

白二郎指著自己的鼻子問:“我?”

“不是你還有誰,滿寶要上衙的。”

白二郎叫道:“我也要上衙好吧。”

“你不是可以遲到早退嗎?”白善上下打量他,“不然你今天是怎麼來我家的?”

白二郎竟然找不到理由,半晌後無奈的點頭,“行吧,我與你同去。”

殷或到的時候,正巧楊和書也剛到,兩家人在門口碰上,便一起進來了。

楊和書次子比白景行小朋友小一點兒,牽著哥哥的手邁過臺階,便沖著白景行就跑過去,拉住她的手道:“妹妹。”

白景行甩開他的手,“我是姐姐!”

當大寶兒的妹妹也就算了,她好歹晚了幾個時辰出生,這個比她還矮的叫她妹妹就過分了。

周滿讓他們四個孩子去玩兒,拉住楊夫人道:“學嫂,我們去花園裏等著,桌子擺在花園裏,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賞景。”

楊夫人笑著頷首:“好。”

花園的亭子擺上了大桌子,下人們先給他們上了一些點心和果盤,孩子們在花園裏玩兒,大人們則坐在亭子裏說話。

楊夫人左右看了看,笑道:“你這園子看著比年前要繁茂很多呀。”

“一個春天,花草繁盛,自然長好了,也是多虧了長豫公主送的花草,不然園子肯定沒這麼好。”

白善泡茶,給每個人都倒了一杯茶,問殷或,“怎麼住到觀裏去了?”

殷或:“我祖母身體不好了,近來只要看見我便提起成家的事,為了不擾她養病,我便避到了道觀,不過住在觀裏也不錯,每日和道和道長讀讀書,論論道也很是愜意。”

殷或的六姐現在都有四個孩子了,兩兒兩女,全是姓殷,讓殷老夫人過足了曾祖母的癮,這些年她基本不會提及殷或成家的事,這會兒估計是生病,自覺時日無多,所以又提了起來。

殷或看向周滿,“等你休沐,我想請你上我家坐坐。”

周滿頷首:“好。”

她明白他的意思,斬斷他的塵緣嘛,前幾年她沒少幹這事,簡單。

這一旬朝廷休沐前,周滿將太醫院裏手頭的事交給了蕭院正和盧太醫;太醫署的交給了羅大人,崇文館那邊則是帶走了一些資料便瀟灑的休長假了。

白善下衙後特意趕到崇文館裏給她搬東西。

崇文館負責登記造冊的吏員檢查過她帶走的東西,叮囑道:“周大人,這些書可不能損壞,您收假回來是要還的。”

周滿:“您就放心吧,我何時損壞過書籍?”

吏員嘀咕起來,“別的官員休假都只能帶出兩本書籍的……”

周滿聽到了,立即道:“我有太子手書!”

是,所以您常有理。

吏員默默地的將冊子遞給她,讓她簽字畫押。

周滿簽了字,按了手印,大手一揮便讓白善把書搬走。

其實也沒多少本,總管就八冊,但除了書,還有些邸報和手稿,看著就很多。

他將東西整理好放進籃子裏,一手提著籃子,一手扶著周滿道:“走吧。”

倆人相攜出宮,正巧碰上太子回東宮,看到讓到路邊的倆人便停下腳步,“這是要休長假了?”

周滿躬身應是

太子便點點頭帶著人先走了,等回到詹事府,他才和郭詹事道:“大明宮那頭另外選個人過去吧。”

郭詹事笑道:“是,殿下體恤下屬,也該讓白大人知道才是。”

太子不在意的揮手道:“不必,讓門下省盡快選出人來,大明宮那邊速度要快些,現今才四月便濕漉漉的,等到六七月,又悶又濕,呆在太極宮裏實在不舒服。”

郭詹事應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