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6章 給事中

白善扶著周滿下車,這才擡頭看向新府邸的大門,看到匾額上書“郡主府”三個大字,不由笑出聲來,轉身和周滿行了一個大禮,“娘子,為夫又要吃軟飯了。”

周滿笑瞇了眼,大方的揮手道:“吃!隨便吃!”

大門打開,府裏的下人有序的出來,躬身行禮道:“恭迎郎主回府。”

白善微微一笑,伸手扶著周滿進門,劉老夫人和鄭氏帶著白景行小朋友等在門內,看到夫妻兩個回來,眼眶微濕,“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白景行小朋友和父親分開半年,還沒有忘掉他,於是看了他好一會兒後撲進他懷裏,“爹爹?”

白善摸了摸她的小臉蛋,“爹爹身上臟兮兮的,等換了衣裳再來抱你。”

鄭氏道:“熱水都給你備好了,快去沐浴更衣吧。”

白善應下,扶著周滿回正院,左右看了看後笑道:“景致雖沒有周宅的精致,但房屋卻開闊。”

“先去沐浴吧,明天你再把家裏走一圈仔細看看,”周滿道:“我們家後院有一道門正對著公主府,所以我們家現在和白二就隔了一條街,他不是很忙,你休息的時候要找他玩也容易。”

白善嫌棄道:“我才不找他玩呢。”

話是這樣說,白善還是和周滿道:“這次剿海寇,我分了一些戰利品,車隊正在後面,等到了,你分一些給他。”

周滿應下。

晚上一家五口吃了一頓團圓飯,又湊在一起說了好一會兒話,夫妻兩個一直到躺到了床上才有空單獨說話。

周滿靠在白善懷裏,明明已經很困了,卻不肯閉上眼睛睡覺,而是拉著他問道:“怎麼今天述職要這麼長時間?”

白善笑道:“陛下和太子都很關心青州的民生,尤其是北海縣的之後的發展,所以就說得長了些。”

周滿努力擡起頭來看他,問道:“陛下有和你說官職安排嗎?”

周滿皺眉道:“你回來前我和崔尚書打聽過,現在外放的職位中合適的倒有三個,我聽崔尚書的意思,他偏向於讓你去洛州,這應該也是陛下的意思。”

“洛州是恭王的封地,不過那還是東都,自恭王被罰後,他的封地縮減,那邊還是大有作為的。”那裏算是中原的中心,因此影響很大,周滿越來越困,眼睛都快合起來了,卻抓著白善的衣襟道:“不過那裏距離京城倒是不遠。”

至少比青州近太多了。

白善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哄睡她道:“先睡吧,明日再與你說。”

“不要,”周滿便是眼睛都困得閉起來了,依舊堅持,“你告訴我吧,不然晚上我睡覺都不安生。”

白善沈吟片刻,便嘆氣道:“好吧,我告訴你,我決定留在京中。”

周滿一下睜開了眼睛,震驚的看向白善,“留在京中?可以你這五年來的功績,若是外放,完全可以接手一地刺史,再回來時就可以……”

白善止住她的話頭笑道:“你的設想是在一切順利的情況下,但還沒有發生的事,不能只往好處想,不往壞處想。”

周滿問:“那你告訴我,這時候外放的壞處是什麼?”

她皺眉道:“以你的資歷,此時繼續外放才是最好的。”

白善抱著她道:“壞處可多了,與你分離,不能參與到兩個孩子的成長之中,不能盡孝於祖母和母親膝下。”

他頓了頓,伸手摸著她高隆起的腹部道:“懷孕難,生產更難,養育一個孩子更是難上加難,我不能將這些責任都堆在你一人身上,何況你在朝中的作用不下於我,肩上的擔子比我還重。”

周滿說不出話來。

“還有祖母和母親,”白善輕聲道:“這些年我一心求學,做的事很多,與母親相處的時間並不長,而祖母年歲已高,我不能再把她們丟在京城,還要祖母為我的仕途勞心勞力。”

周滿一聽,有些歉疚,“自我回京,祖母也一直為我操勞,家裏的事我基本幫不上忙。”

白善:“你這樣說,我更沒臉見你們了,你好歹還養著兩個孩子呢。”

周滿想了想後道:“行吧,不外放就不外放,隨心便好,那留在京中是何職位?”

“雖然沒下旨,但陛下和太子有意讓我去門下省。”

周滿眼睛一亮,“諫議大夫?”

白善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額頭,“沒燒呀,你想什麼呢,你覺得可能嗎?”

他道:“是給事中!”

周滿嘿嘿一笑,“給事中也不錯,正五品呢,就是……”

“就是兜兜轉轉,出去轉了一圈,回來後的官職和外放前的中書舍人一樣的位置,”白善也忍不住笑起來,“聽起來像個笑話是不是?”

周滿嘀咕道:“所以我才猜諫議大夫的嘛。”

但顯然,好事不可能全落在他們家身上,所以白善身上沒有奇跡發生。

白善回京述職後三天,陛下降旨,擢升白善為門下省給事中。

吏部很快給出公文,讓他選定時間回鄉後上任。

白善去吏部申請將假期推後,決定攢著假期等以後再休。

這種事情常有,吏部倒是沒什麼意見,給他辦妥手續後道:“白大人,那你後日便要上任了。”

“是。”

辦好手續,吏部的書記笑道:“恭喜白大人了。”

白善笑道:“多謝。”

等他一走,邊上一個官員便拉住他道:“別亂說話。”

“怎麼了,他這是連跳三級,一下升到了正五品官職,這還不值得恭喜啊?”

“你知道他外放前是什麼職位嗎?”

“什麼職位?”

“中書舍人!”

“那是犯了錯外放的?”

“不是,而是為了積累經驗。”

“怎麼外放成了縣令?中書舍人外放,便是不能當一地刺史,也該是個長史、司馬之類的吧,怎麼做一中縣縣令?”

“是下縣,那北海縣在他去的時候只是下縣,後來才升的中縣,你當他外放的時候多大?也才及冠而已,怎麼可能就當刺史?”

“那他這一趟是外放了個寂寞?五年,兜兜轉轉,回京竟然還是五品。”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