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4章 回京述職

周滿驚得一時忘了說話,白二郎都震驚的扭過頭去看殷或,“你,你現在膽子這麼大了?連軍備都敢牽頭買賣?”

殷或:“想什麼呢,白善給了提議,我便和我父親提了一句,事情是他們自己談的,此事陛下知道的。”

禁軍的軍備一直是最好的,每年都有一部分折舊,淘換下去的軍械都還不錯,直接給一些軍隊,或是兵部收回,轉手分配下去。

青州地處偏僻,又不在重要關隘,所以不管是新的軍備,還是舊的軍械,都輪不到它。

劉刺史有心加強軍備剿寇,這才通過白善聯系殷禮,由殷禮和皇帝進言。

殷或道:“都是大晉的軍隊和子民,給別的軍隊是給,給青州軍也是給,所以陛下同意了。”

只不過白善素來謹慎,膽子雖大,卻不是會接觸軍隊的人,所以殷或不免好奇,這一留意便察覺到了白善的布置。

他和周滿笑道:“他可是從去年便開始布置此事了,顯然是急著回京呢。陛下既然已經調他回京,他就不會在路上耽誤。”

白善的確快馬加鞭的往京城趕,行李押後,他只帶了兩個護衛快馬回京。

他進城時,還未到巳時,他看了一下天上的太陽,吩咐兩個護衛,“你們回家報平安,我進宮述職。”

“是。”

白善快馬進宮,等他趕到太極殿時,大朝會正要結束,他便候在了外面。

文武百官出大殿,看到站在門邊的白善,微微驚訝,有認識他的連忙與他打招呼,“原來是白大人,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啊。”

白善忙笑著回禮。

有不認識的不免多看了幾眼,悄聲問身邊的人,“這是……”

“這是周大人的夫君,北海縣縣令白善。”

“原來是他,竟回得這麼快?”

周滿和楊和書落在後面,“今年單於都護府采購的成藥也太多了,其中青黴素的數量占了一大半,他們這是把青黴素當水喝了?你們戶部竟然還批準了。”

楊和書正要說話,眼角瞥見站在門外的人,立即站住腳步,忍不住露出笑容,“速度還挺快,這是一入京便進宮了?”

周滿擡頭看過去,便見白善一臉笑的走過來,一時怔住。

白善回答楊和書,目光卻盯著周滿看,“嗯,要向陛下述職。”

他上下打量過周滿,見她面色還算紅潤,便克制的站在楊和書對面,輕聲與她道:“我回來了。”

周滿眼睛微紅,眼前霧蒙蒙的一片,點頭道:“你餓不餓,我這兒有點心。”

她低頭從袖子裏拿出一個荷包,卻遲遲不遞給他,白善見狀,自己伸手去拿,一滴淚便落在了他手背上。

白善忍不住上前兩步,一手拿著荷包,一手去扶她的肩膀,小聲道:“舍不得,我不搶你的點心吃就是了。”

楊和書側身擋住其余人的目光,無奈的看著倆人道:“陛下剛退朝,應該要休息一下,你去偏殿候著吧,周大人,你不是要找陛下匯報藥坊的事嗎,不如一起?”

白善感激的沖楊和書點點頭,牽著周滿的手護著她便往偏殿去。

楊和書走在周滿的另一側,等他們進門後便招了守著偏殿的內侍笑道:“北海縣縣令進宮述職,他舟車勞頓,還未用過早膳,還請內侍幫忙取些吃的來。”

楊和書遞給對方一枚銀角,道:“再打一盆溫水來,他不好風塵仆仆的面見陛下,要梳洗一番。”

內侍看了眼進門了的周滿和白善,伸手接過錢,躬身應下。

楊和書朝屋裏看了一眼,搖頭一笑便站在門口那裏擡頭望天。

進了屋,白善擡起周滿的臉,見她一臉淚,便用手指拭去,低聲道:“讓你受委屈了。”

周滿搖頭,用手背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小聲道:“並沒有委屈,但不知為何,剛才眼淚就不受控制自己落下來了。”

周滿摸了摸肚子,“懷孕時情緒總會不穩,我應該也是此原因。”

白善看著她認真的神色,心裏疼惜,不由伸手將她整個人攬進懷裏,“傻姑娘,你就是受委屈了,只是你自己不知而已。政事繁忙,就是康健之人都壓力甚大,何況你還懷著身孕,我是孩子的父親,是你的夫君,卻不能守在你身邊,不能為你分擔壓力,這不是你的委屈是什麼?”

白善緊緊地將她抱在懷裏,輕聲道:“我回來了,我以後不與你分開這麼久了。”

半年的時間,在他看來好久好久了,久到他以為好幾年沒見到周滿了。

自他們相識以來,他們從沒有分開過這麼久。

周滿的眼淚本來都停止了,這會兒眼睛又忍不住酸澀起來,淚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心裏酸酸的,偏要啞著聲音道:“真是奇怪,我分明不覺得委屈的,可眼淚就是忍不住,一定是懷孕的緣故。”

白善抱著她忍不住笑,眼眶也有些紅,應和道:“是是是,就是懷孕的緣故,你說什麼都是對的。”

周滿便捏起拳頭給了他一下,“你說這話顯然就是不對的,還說我說什麼都是對的。”

周滿推開白善,用帕子擦了擦臉,這才發現臉有點兒臟,她楞楞的看向白善的衣服,這才發現他肩膀和胸前的衣裳濕了一片,因為是深色的衣裳,不太看得出來。

她伸手拍了拍他身上的衣服,一陣灰塵飛揚,周滿忍不住咳嗽起來,她說呢,她就擦了一點兒潤白霜,怎麼會一擦臉帕子都灰了?

白善也發覺了,忙掏出帕子來給她擦臉,忍住笑道:“是我不好,路上灰塵大,我……”

白善提了茶壺,正想著是不是倒些茶水將就一下時,有內侍端了一盆水和兩盤點心進來。

倆人立即往後退了兩步分開來。

內侍只當看不見快要貼在一起的兩個人,將水和點心放下後行禮道:“周大人,白大人,這是楊大人為二位要來的。”

白善連忙謝過,等人出去後便用帕子擰了水給周滿擦臉,“接下來可別哭了,一會兒見了陛下紅著眼眶就不好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