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3章 謀算

白善搖頭,“不,陛下憂心亂軍冒犯沿海百姓,肯定會下令讓我們追擊百濟亂軍,直到把所有亂軍趕出去為止,所以他們一日不走,我便一日不能回京。”

他道:“還有兩個月我夫人便要生產了,我等不了陛下的聖命到了再動手,而且刺史大人忍心讓沿海百姓多受這十幾日的苦嗎?”

劉刺史:“……我不是已經派人去追擊了嗎?你留在此處並無多少用處,還不如回北海縣處理政務。”

白善搖頭,“我可以為大人後勤,保證讓將士們鬥誌昂揚,保持熱情,至於北海縣,有方縣丞在,不必太擔心。”

他頓了頓後道:“大人不也想趁機看一看方縣丞的能力嗎?”

劉刺史看了白善老半天,最後背著手問道:“你確定了?真的要回京城去?”

白善在北海縣立的功勞太多了,現在北海縣雖然被定義為中縣,但以它現在的發展速度,進為上縣是遲早的事,他大可以再在北海縣留上兩年,到時候直接便可接手整個青州。

一下跳三級,又是在熟悉的地方任職,前程並不比回京差的。

白善頷首,確定道:“我必要回京城的,還得趕在五月前回去。”

劉刺史搖搖頭,“罷了,那白縣令就留下吧,我軍的軍需調配就交給你了。”

白善應下。

劉刺史最後看了他一眼,轉身帶著隨從離開,“點兵,本官親自去巡邊。”

“大人,為何這麼急?”

劉刺史道:“白善說的沒錯,總不能讓海邊的百姓受亂軍之苦,而且,有人急著回家,就當還他一個人情。”

“我們也沒攔著白大人回家呀?”

“傻子,此家非彼家,唉,英雄難過美人關啊,還是本官好,沒有這種煩惱。”

“大人,這話要是讓夫人聽見了……”

“你閉嘴,聽到這話的只有你,你不說,夫人怎麼會知道?”

皇帝的聖旨到的時候,劉刺史不僅把散亂各處的亂軍剿滅得差不多了,還把附近島嶼上重新聚起來的海寇又剿了一遍。

耗費的糧草軍餉都由北海縣提供,不過一番剿匪下來,北海縣的財務補回來了一點兒,最主要的是,還給將士們分了一些,以至將士們剿匪熱情高漲。

白善也分到了一些戰利品,還興沖沖的跑去找劉刺史換珍珠。

劉刺史大方的和他換了,“只聽說拿珍珠換金銀的,白大人卻正好相反。”

白善笑道:“這些金銀我拿著沒用,但家中有妻女,又都喜歡珍珠,剛好合適。”

劉刺史問,“使臣團就要到青州,這邊亂軍也清理得差不多了,白大人打算何時回北海縣?”

白善便正色道:“下官明日便隨官船回去。”

他深深一揖,恭敬的道:“下官要回京述職了,縣務交接還需大人放印。”

劉刺史大方的揮手道:“我一會兒就給你,不過,”

他頓了頓道:“白大人推薦方縣丞接任,朝中未必會答應,白大人大才,可是把北海縣打造成了一個香餑餑,現在不知多少人想來咬一口呢。”

方縣丞在朝中可沒有根基。

白善道:“下官會再上書一封,成與不成便看天命了。”

劉刺史點頭,“本官也會隨一封折子的。”

不過不管來接手的是誰,白善都要回去交接縣務,準備回京了。

當然,在此之前,他還得把朝廷派來的使團送出龍池碼頭。

白善在北海縣做交接時,京中也收到了他的折子,皇帝把他和柳刺史的折子丟在案上,伸手又把邊上的幾封折子打開並在一起。

太子見狀,問道:“父皇是在為北海縣縣令一職煩心?”

皇帝道:“想要接手的人不少,甚至還有上縣縣令想要調任過去,哼,上縣縣令去做中縣縣令,又不是犯錯,朕為何要這樣調任?”

太子不在意的道:“適用就行,當初白善去北海縣,不也降職調任?”

皇帝就掀起眼皮看他,“那你這是有屬意的人選了?”

“沒有,不過兒臣私下問過周滿,她說北海縣現在就是一個聚寶盆,要想它一直生錢,不僅造福北海縣本地的百姓,也福澤大晉,那便需要一個既正直又開明,知道經營之道的官員前去。”

皇帝:“若沒有呢?”

“那便需要一個懂經營之道,又識時務的官員去,”太子道:“再沒有,那邊派一守成官員去,哪怕是什麼都不做,只是照著現有的規矩繼續,那北海縣也不會太差。”

皇帝敲了敲桌子,道:“北海縣縣丞在朝中沒有根基,卻在北海縣經營多年啊。”

太子道:“兒臣問過周滿,那方縣丞並不是北海縣人,甚至不是青州人,而是萊州人,且他家境一般,這五年,就算北海縣發展迅猛,除了縣衙送了他一棟宅子外,他並沒有多余外財。”

皇帝問:“你屬意這位方縣丞?”

太子:“北海縣是白善和周滿的心血,既然倆人都推薦此人,那便說明此人有過人之處,至少可以暫時守住北海縣。”

皇帝沈默半晌後微微點頭,將案上的折子收起來丟到一旁,”如此一來,北海縣和白善受到的壓力便大了。”

太子道:“以白善的心大和能力,此事不值一提。”

事情就這麼定下了。

周滿從崇文館裏查找資料出來,路過前面的詹事府時便知道了這一消息,一顆心徹底放下,北海縣總算有合適的接手人了。

周滿喜滋滋的出宮回家去,白景行小朋友不在家,而是在後門對面的公主府裏,她便扶著腰過去接孩子。

正巧白二郎送殷或出來,見到她便笑問:“再過三四日白善就該回到京城了吧?”

“我沒收到信,你是怎麼知道的?”

殷或微微一笑道:“我猜的。”

周滿一臉的不相信,殷或便道:“反正他肯定會在五月前回來的,為了這個,他可是派了不少人穿越大海去卑沙城傳授曬鹽法,還在海商中大肆宣揚此事,聽說卑沙城的城主對他是又愛又恨,倆人還在卑沙城打了一架。”

周滿驚訝不已,“我怎麼不知道?不對,你怎麼知道的?”

“不知道不行啊,青州劉刺史手下缺少的軍械便是從我父親手上淘換去的折舊,我給牽的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