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1章 出名

“不好請啊……”明達思索,“就是國子監都很難請到幾位老大人去講課,更不要說我們明學是女學了。”

白二郎和周滿對視一眼,一起給她出主意,“許之以利?”

“用人情?”

“可我與他們有什麼人情?”明達看向周滿,“論與他們的交情,我還比不過你呢。”

周滿“呀”的一聲,也認真思考起來,最後搖頭道:“不行啊,我的人情請不動他們,要不你先試著請趙國公?”

白二郎連連點頭,“對對對,先請趙國公,有了先例,後面就好請了。”

明達就思索起來,她要是去舅舅跟前打滾,舅舅能不能來給她女學的學生們上一堂課。

“我回頭試試,走,我們帶他們兩個出去逛逛。”

國子監、太醫署和各書院的學生都放了田假,因此附近幾條街上的學生特別多。

周滿三人牽著兩個孩子一進入書鋪就被裏面擠動的人群嚇了一跳。

然後明達一臉欣慰的道:“你看,我大晉學子欣欣向學,治學昌盛,將來我們的女學也必有一席之地。”

話音才落,有三個書生手疊著手推搡著到了櫃臺前,爭吵道:“這明明是我先看到的。”

“什麼你先看到的,我還說是我先看到的呢,我先抓到的!買書就應該以先到誰手上為準。”

“我出雙倍的價錢,掌櫃的,賣給我!”

“瞧不起誰啊,我出三倍!”

“我不出,我先拿到手裏的,便是要以正常價格來買,掌櫃的,你守不守信?”

旁邊有書生不由問:“什麼書啊如此寶貝?”

“白駙馬的《西行記》,最後一本了。”

“書局也真是的,明明知道這書好賣,怎麼印這麼少?”

“別提了,聽說現在駙馬的書都是公主府的書局自己引的,駙馬的書好賣,一印出來便有書商大把大把的接,落在京城的便少,還有的書商在書局那裏進不到貨,便從書鋪裏買了運出去,所以書更少了。”

周滿和明達一起扭頭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臉上有光,憋住笑道:“的確欣欣向學啊。”

周滿“嘖”了一聲,拍了拍兩個孩子的小腦袋道:“去選你們想要的筆。”

倆人立即邁著小短腿跑去,下人們連忙跟上。

周滿便左右看看,也看著書鋪裏的書眼饞,“我家藏書房裏還有很多空書架呢。”

“你現在還有空看外頭的閑書?”白二郎道:“不是你們說的嗎,買書不看相當於沒買。”

“你懂什麼,我現在不看,不代表以後不看,我不看,不代表孩子們不看,”周滿道:“看現在書多缺,有的買的時候就應該買。”

周滿上前去,叫來夥計問,“近段時間新出了什麼書?”

夥計是新來的,沒認出周滿,因此直接道:“最近白駙馬新出了一本海圖記,說的是一少年在海上歷險的故事,我們賣得極好,娘子要不要看看?”

那邊掌櫃才把三個書生的官司斷了,一擡頭看見周滿,立即迎上去,“周大人怎麼來了,快裏面請,最近有贛南一帶送來的《遊紹詩集》,您要不要看看?”

他扭頭對小夥計道:“這是太醫署周大人,乃白駙馬的師姐,他的書周大人還能沒有,別亂介紹。”

白二郎和明達走過來,掌櫃看見白二郎更是驚喜,根本沒註意明達,丟下周滿便一把抓住了白二郎,“白駙馬,難得你今日過來,有看中的東西嗎?本店可以送駙馬。”

“駙馬?”

邊上買書的人聽到,紛紛扭頭過來看,立即擠過來,“您是白駙馬?駙馬爺,不知那《西行記》可還有再版?”

“是啊,是啊,這書我們都買不到,不如再印一些。”

“其實我覺得西行記還可再寫,比如那牛痘最後是怎麼一點一點種出來的。”

“怎麼種出來的,難道你沒種痘?”

“我種了,但我種痘的時候已經沒多少風險,可第一批試的人肯定很危險,而且不知生死,能有如此勇氣,難道不值得細寫嗎?”

“我更想知道高昌打仗的細節,這上面還可以再寫寫……”

白二郎被他們的熱情嚇到,連連後退,有書生發現,忙道:“先別談書的內容了,白駙馬,我手上便有一本《西行記》,不知可否請白駙馬在書封後給某題一行字?”

“好不要臉,白駙馬憑什麼給你題字?我們這麼多人誰沒買過白駙馬的書,難道都可以讓他題字嗎?”

“就是,就是,不能題!”

白二郎連連後退,目光掃過被擠在了後面的明達和周滿,生怕她們出事,忙轉身出店,帶走一波人,“多謝各位厚愛,題字就不必了。”

大家追在白二郎身後呼啦啦的往外去,店裏其他本沒有那個心思的人見了,也跟著出去……

店裏一下空了下來,只留下周滿和明達幾個。

西餅和九蘭扶著周滿,手護在她的腹前,見人都走了,大松了一口氣,“嚇死我們了。”

周滿則看向驚呆了的掌櫃,拉了一把明達:“我們改日再來買吧。”

明達回神,“好。”

立即招呼下人們抱上兩個孩子就走。

掌櫃的回神,追出來,看看往左邊去的周滿明達,再看看追著白二郎往右邊去的書生們,不由沖著右邊招手:“郎君們,你們選的書還要不要了?”

白二郎帶著兩個下人跑了好久才甩脫身後的人,等到九德堂時,他都跑虛了。

見他跑進包廂,明達立即給他倒了一杯茶,“你這是跑了多久啊?”

白二郎伸出兩根手指,“三條街。”

明達看著他伸出來的兩根手指,忍不住又拽出一根,湊齊了三根心裏才舒坦。

白二郎收回手,呼出一口氣感嘆道:“沒想到我現在這麼有名了,奇怪,我每日上衙下衙也沒見有人去堵我啊?”

周滿:“大家平日都這麼忙,也不是時時都和今日這樣閑的。”

“我不管你怎麼說,反正我就是出名了,看樣子,崇拜我的人比你和白善還多,”白二郎高興起來:“甚至看著比楊學兄還多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