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8章 春忙

過完年,不僅周滿,明達也忙碌了起來,所以沒空帶孩子。

周滿便在自家裏找了一個空置的院子,將周家未到歲數入學的孩子都叫過來,和白景行白若瑜兩個小朋友一起讀書。

說是讀書,一天四個時辰裏有三個時辰在玩兒。

每天一早小錢氏帶著周家的孩子過來,傍晚帶回去,鄭氏便教他們一些詩詞,偶爾給他們畫畫和彈琴,日子過得很愜意。

殿中省給的宮女派上了大用場,她們不僅禮儀滿分,也都識字,由她們帶著,聽小錢氏說,老周頭都被回去的幾個孩子帶得規矩了不少。

春耕日到,朝廷放田假,周滿將今天的脈案整理好封存,隨手將案上不急的公文放在藥箱上,提著就走。

太醫院裏忙碌的太醫還不少,見狀問道:“周大人下衙了?”

周滿頷首,“我的事做完了。”

大家羨慕的目送她。

“別看了,你們要能與她一樣一個時辰就把手上的公文都核對完,你們也能按時下衙。”盧太醫從他們身邊飄過,將一張條子拍在一人桌子上,道:“何太醫,今晚是你值守宮中。”

何廣白立即起身應道:“是。”

有太醫一聽,立即捧著手上的公文去找他,“何太醫,宮中長夜漫漫,閑坐無聊,不如幫我把這幾件公文處理了?”

其他人也紛紛拿著手上的公文去找他,何廣白一臉無奈的推辭,“下官可不敢受,萬一延誤宮中請醫,這可如何是好?”

盧太醫皺眉,不悅的看向他們,“自己的事自己處理了,推給一個才進太醫院幾年的人算怎麼回事?”

“盧太醫,你不也深受其苦嗎?我們以前只要看病開方就好,寫脈案,整理病例資料也不算難,可現在連各地申報藥材名單花費都要我等核算,我們又不是戶部的書吏,算一筆賬比看一百個病人還累。”

“是啊,我們年紀都大了,比不得何太醫他們年輕,腦子又機靈,能者多勞嘛,他們的病人我們可以分擔嘛。”

“你們……周太醫……”盧太醫看向他們身後,大家扭頭,看見去而復返的周滿,立即低下頭去,紛紛把手上的公文拿回去了。

盧太醫瞪眼,周滿在太醫院裏何時有此威望了?

以前大家不是更怕他嗎?

何廣白也臉色微變,老實的垂首站著,“先生。”

從太醫署裏出來的學生,尤其是周滿帶過的幾個班,他們都更習慣叫周滿先生,而不是周大人。

“我忘記帶一些資料,回來拿,”周滿目光掃過他們手上的公文,微微皺眉,“這些是什麼公文?”

見她伸手,旁邊一個年紀較大的太醫便把公文放在她手上,小聲抱怨道:“我這個是唐州醫署去年藥材消耗的公文,還有今年申請的藥材單子和預算,說是讓下官根據上一年的消耗核對出今年該給的數目,周太醫,這,我這一把年紀了,又不是戶部書吏,哪裏知道算這些?”

周滿翻了翻,合上,“誰給你們的?這是太醫署的活兒,並不在太醫院的職責範圍內,而且這東西早就弄好了。”

這個年前就都做好了,開春只需核對後下放各州醫署采買的錢就好。

其他幾位太醫對視一眼,上前行禮道:“是蕭院正讓我們核對的。”

周滿一聽,便把公文還給他,“那你們核對吧。”

眾太醫:……

周滿去辦公房裏取了自己要的資料,拎著藥箱便離開了。

大家再次目送她,這一次有太醫特意去門口看了,見她走得老遠了才回身道:“走了。”

“唉,還以為周大人會幫我們出頭呢。”

“別想了,周大人和院正好得能穿一條褲子,怎麼會違逆院正的話?”

周滿的確不會違逆蕭院正的話,不過她也很好奇蕭院正為何這麼做,因此她出了宮後沒走,而是轉去太醫署。

太醫署裏官員們更加忙碌,哪怕已經到了下衙的時間,官吏們依舊忙得腳不沾地,周滿一路進了自己的辦公房,隔壁是羅大人的辦公房,他案頭積累了不少公文,門開著,偶爾一擡頭便見周滿從他門前經過,他立即握著筆追出去,“周大人,河東道的醫署藥款戶部可送來了?”

周滿頷首道:“送來了,我已讓人去核對無誤,已經入庫,等過完田假便可發出。”

“都這時節了還過什麼田假?”羅大人道:“我看今日天氣挺好,周大人若得空,今日便發出吧,這樣田假結束各州縣剛好能收到。”

周滿看了一下時間,蹙眉:“這麼急?”

“不急不行啊,剛收到中書省轉過來的淮南道折子,說是淮南一地時疫嚴重,傷寒之人極多,死亡率還高,淮南道好幾個州縣的醫署署令都上書請求太醫署派資深太醫過去查看,到時候務必要帶一批賑濟的藥材過去,忙碌的很。”

“前段時間倒春寒,的確容易感染風寒,我知道了,一會兒便去發銀。”周滿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筆,提醒道:“羅大人,你筆上的墨要幹了。”

羅大人這才想起來自己手上還抓著筆,哎呀一聲,忙轉身回去。

周滿想了想,還是去找蕭院正。

蕭院正也在忙,抽空擡頭看了她一眼便低下頭去,“有話便直接說。”

“院正為何將已經處理過的公文交給太醫院的太醫們再處理一遍?”

“選人,”蕭院正道:“太醫署缺人。”

周滿摸著下巴道:“進士考已過,過不了多久便是吏部考試了,院正沒想過從中挑選一些有才之士?”

蕭院正:“他們又不懂醫理藥材,藥價這些我們且不論,藥單是一定要核對的,非醫者不可為。”

周滿道:“藥單可以固定下來,我們前期多辛苦點兒,將各道適用的,可免費的藥單確定下來,他們就不會弄錯了。”

蕭院正:“若有增減……”

“固定時間核準一次,或一年,或兩年,重新制定藥單。”

蕭院正:“……這樣一來,工作量可都堆在我們這幾個人身上了。”

周滿道:“現在這樣從太醫院裏選人,更是浪費人力,多出來的活兒最後還不是分攤到我們身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