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5章 討花

周滿楞了好一會兒才回神,有些遲疑的道:“是下官的錯,帖子是早寫好了的,可能是交給下人的時候漏了,我一會兒回去找找,估計還在書房裏呢。”

恭王冷哼一聲,覺得周滿連個借口都不會找,這種時候直接說下人疏忽不就好了?

隨便將個下人叫到跟前來處置了,雙方面子上都過去了便可,她竟然自己攬下罪責,不過她自己願意受罪,恭王自然不會攔著。

恭王妃笑道:“不是什麼大事,周大人不必將此事放在心上,王爺,我們進去吧。”

周滿立即側身,“王爺王妃快請。”

恭王這才和恭王妃擡腳進去。

周滿親自將人送到前院,周四郎已經先一步安排好座位,總算沒再讓恭王體驗一把沒位置的尷尬。

同桌的是趙國公幾個勛貴,和恭王特別相配。

白二郎也趕了過來,與她悄聲道:“你去後院吧,前院交給我,回頭時機好了,我再讓人去請你,你出來敬一杯水酒便可。”

周滿應下,拱拱手道:“那就交給師弟你了,多帶一帶我四哥,他沒有功名在身,別讓人欺負了他。”

“放心吧,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他們既然來做客,誰會那麼不長臉?”話音說完,瞥見不遠處坐在上座的恭王,白二郎道:“也不是沒有的,我把剛才的話收回,會小心帶周四哥的。”

周滿便安心去後院了。

白二郎可不慫,除了有點兒怕皇帝和太子,恭王和其他勛貴他是不怕的。

後院比前院還要熱鬧,女眷們喝酒賞花,劉老夫人還請了伶人來歌舞,除此外還有說書的先生,男女皆有,更有各種遊戲靜待大家去玩耍,可以說是很熱鬧了。

周滿一路走過去,一路與人打招呼,等找到鄭氏時,臉都要笑僵了。

“母親,祖母呢?”

鄭氏便指了與宴客廳道:“你祖母穩坐釣魚臺,正在那裏接待一些上年紀的客人。”

周滿年紀輕,但她的同僚們年紀輕的卻很少,除了楊和書、郭大人幾個外,其他人被周滿邀請來的,歲數都有點兒大。

他們的夫人年紀自然也不會很小,她們會把自己的兒媳婦、甚至是孫媳婦帶來,但為了以示對周滿的看重,她們也會親自來。

而且,周滿現在官職不小,與她們的丈夫是同僚,有些交際小輩們出面不方便,須得她們來才好。

現在這些夫人都陪劉老夫人坐在宴客廳裏呢,聽到外面傳來的歌聲和琴聲,劉老夫人便請她們去看戲。

“我們家在花園邊的觀景樓外搭了戲臺,坐在花園和觀景樓裏都能看到戲臺,不如我們去觀景樓裏坐坐?”

夫人們應了一聲好,問道:“不知請的是教坊的誰?”

“鳳華姑娘。”

有夫人笑道:“還是周大人面子大,竟然請到了鳳華姑娘,臨近年關,教坊忙得很,聽說今年宮中要大辦,教坊便選了鳳華姑娘做領頭,這會兒應該都忙著練習,多少王孫勛貴這時候想要請鳳華姑娘出場都請不到呢。”

劉老夫人笑道:“是我們運氣好,正好趕上今日鳳華姑娘有空,其他時候也是請不到的,宮中宴席是大事,我們也不敢怠慢的。”

眾人耳朵是聽著這番解釋,但心裏怎麼想就不知道了。

周滿去宴客廳裏轉了一圈,然後就順著她們的蹤跡找到觀景樓來,“祖母,可算是找到你們了,諸位夫人今日可要吃好喝好,好好玩耍,有怠慢之處,還請海涵。”

“櫟陽郡主說笑了,我看今日一切妥帖,郡主果然能幹,難怪陛下和娘娘如此厚愛。”

周滿忙道:“這可不是我的功勞,全賴祖母和我婆婆操持,我就是個坐享其成的。”

這些夫人自然知道周滿是不管後宅的,她公務都這麼繁忙了,再管內務,還能管這麼好,那就不是人,是神了吧?

不過……

幾位年紀大的老夫人掃了眼戲臺上正演奏的伶人,和在花園各處坐著觀賞的人,暗道:她們要是有這麼個能建功立業的兒媳婦或孫媳婦,她們也願意這麼供著,替她操持內務。

周滿和她們說笑了一陣,確認她們都過得好便笑著告退出去。

等到了下面年齡相仿的夫人們那裏,周滿就要自在多了,她在廊中找了個位置坐下,身子往後一靠,深深嘆出一口氣道:“實在是太累了,我決定了,有生之年再不搬家。”

明達笑道:“這卻難,你不是還要雲遊天下嗎?難道打算一輩子窩在京城了?”

“我說的是不再搬家請喬遷酒,”周滿閉上眼睛休息,嘆息道:“天下為家並不困難,一馬一鍋便可走遍天下,難的是喬遷請客啊。”

楊夫人笑道:“我可是聽說這些事情都是你祖婆婆和婆婆替你操持的,你都做了什麼?”

周滿:“我待客了,今天站了半天呢。”

“也是辛苦櫟陽郡主了。”

眾人笑了一陣,明達看向花園道:“這裏的景致比不上周宅的。”

周滿不在意的揮手道:“有我婆婆在,三五年就好看起來了。”

周滿想起了什麼,微微坐直,沖著明達湊過半個身子,“我喜歡梅花,尤其是紅梅,雪天賞梅別有情趣,你那園子裏有一株多瓣紅梅,不僅好看,還自帶一股冷香,我往年就極羨慕,回頭春暖,你讓我折一枝栽種如何?”

明達笑道:“我也覺得那株紅梅好看,早前便讓匠人在盆中培育,那樣還可放在屋中欣賞,如今他們還不能使它縮小,但的確在盆中培育有兩年了,你要是喜歡,回頭我送你兩盆,你直接種在園子裏,想來過個兩年便能開了。”

周滿欣喜不已,“這個好,不過我打算種上一片的,你還是得給我一些梅枝。”

“好說,好說。”

長豫公主想起來道:“你不是愛牡丹和菊花嗎?我隱約記得你以前常在京城賣這兩種花,那牡丹和菊花都養得極好。”

“哦,相比花的艷麗和嬌媚,我更喜歡它們換來的錢。”周滿嘿嘿一笑道:“除卻這些俗物,真論喜愛,我還是最愛梅花。”

長豫無言,“那便罷了,本來還想著你既愛花就送你幾盆牡丹的。”

“我愛呀,”周滿立即改口,“牡丹天姿國色,我怎會不愛?送我,送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